简体正體
左为新书《反对总统的阴谋》作者李·史密接受大纪元采访。(Courtesy of The Epoch Times)
左为新书《反对总统的阴谋》作者李·史密接受大纪元采访。(Courtesy of The Epoch Times)

调查记者:“通俄门”像“水门事件"是希拉里入侵窥探川普的竞选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8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调查记者李·史密斯(Lee Smith)日前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川普竞选顾问进行调查的缘由可以与“水门丑闻”(Watergate scandal)相比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调查是一种电子入侵——一种通过搜寻竞选活动通讯系统的电子入侵。

水门丑闻”是1972年查理德·尼克松任总统时,派人窃听民主党对手的政治丑闻,最后导致了尼克松的辞职。

据大纪元报导,调查记者史密斯在11月4日的《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中对《大纪元》的资深编辑让·捷克雷克(Jan Jekielek)说道:“如果你用‘水门事件’的角度来想这件事,就很容易理解了。”

史密斯说:“这是一种电子入侵。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中心希望找到的一个(2016年)10月份的意外事件以(在大选中)甩掉唐纳德·川普 。”

史密斯是保守派的哈德逊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的资深研究员。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反对总统的阴谋》(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论点: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总统竞选中心为破坏情报,让联邦调查局(FBI)窥探了她的对手唐纳德·川普的竞选活动。

史密斯进一步称,奥巴马政府可能自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针对川普采取行动了,比联邦调查局于2016年7月31日正式开始对川普的反情报调查还要早。而在川普当选后,史密斯说,他们针对川普的行动有了变化,开始着力于撤消选举的结果。

通俄门”档案的起源是希拉里团队

史密斯一部份的工作重点是试图追溯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的“通俄门”档案(Dossier)的起源。斯蒂尔的档案是一系列无根据的指控,构陷川普的竞选活动勾结俄罗斯以影响选举结果。

经过近三年的多次调查,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川普与俄罗斯有那样的勾结。

普遍认为该档案是由前英国间谍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制造的。但史密斯说,克里斯托弗·斯蒂尔的工作是有酬劳的,他透过中间人,获得了希拉里竞选中心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所给予的报酬。

该档案被联邦调查局用来取得对川普的前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授权监视”(Spying Warrant),这是一个基于国际情报监视法(FISA)的授权。目前,该授权事件受到司法部的审查后,已经转变为刑事调查了。

史密斯认为该档案实际上不是由斯蒂尔撰写的,它是希拉里竞选中心的集体努力的结果,目地是能够对川普的团队进行监视。

史密斯说:“我们把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弄错了,是吧?首先它是从知道如何写某些东西的人开始的,如何写一个能够获得“授权监视”的文件。” “这并不是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突如其来的想法,说他发现了所有这些奇妙的东西,必须去找联邦调查局(FBI)。它是正好相反的。”

在史密斯看来,斯蒂尔在某种程度上是个“推销员”,他的作用是利用他在联邦调查局的工作资历所获得的声誉,让他的档案在当局和媒体中有了市场。史密斯还进一步提出,联邦调查局本身可能在撰写档案中也扮演了一个角色。

史密斯以俄罗斯情报局前局长弗拉地米尔·特鲁布尼科夫(Vladimir Trubnikov)为例,据称他是斯蒂尔的消息来源之一。

实际上,这个俄罗斯的前情报局长特鲁布尼科夫((Vladimir Trubnikov)也是剑桥大学教授斯特凡·哈珀(Stefan Halper)的消息来源,而哈珀是联邦调查局过去的一个线人,曾经去窥视川普的竞选顾问。

而哈珀(Halper)还将特鲁布尼科夫(Trubnikov)列为他在2015-2016年为一个秘密的国防部智库准备的文件的消息来源。根据参与过剑桥情报研讨会(Cambridge Intelligence Seminar /CIS)的人,史威特拉那·罗寇发(Svetlana Lohkova)对哈珀提起的诽谤诉讼状中提到,哈珀还至少邀请了特鲁布尼科夫两次在剑桥情报研讨会上授课,一次是2012年、一次是2015年,而特鲁布尼科夫两次都来了。

起诉人罗寇发(Lohkova)是英国的俄罗斯裔历史学家,她声称哈珀(Halper)对媒体撒谎,这导致公众误以为她已经与川普的前国安顾问迈克尔·弗林中将(Lt. Gen. Michael Flynn)接触并代表俄罗斯情报部门与他建立了关系,或者可能是恋情。

弗林将军为何中箭

根据史密斯的说法,这是反川普行动的重要组成部份,把弗林将军,这位在国防领域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兵,之前的国防部情报局负责人,刻画成被俄罗斯收买的人。

史密斯说,主要的原因就是弗林谈论了要改革美国的情报系统。

他说:“弗林想知道情报界在做什么:情报在多大程度上服务于美国人民,而在多大程度上在填补他们(指情报人员)自己的钱包,以及满足了他们自己的政治欲望和幻想,他们如何看待代表他们自身利益而不是代表美国人民的官僚主义的不断形成。”

弗林甚至对情报界进行了审查。

史密斯说:“弗林正在谈论要让数百名高级情报人员辞职,这些人跨越整个情报界”

弗林说,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官员们会被解雇,“但他们必须调整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而其中许多人不会被裁掉。”

史密斯说:“因此,我们看到,将弗林赶走,叫他不要挡路,对这些人是多么的重要。而相反的,我们也看到弗林的工作是多么的重要。”

弗林是被指控与俄罗斯有关系而被联邦调查局调查的川普总统的第一任国安顾问。

弗林将军的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在最近的法庭文件中说,弗林于2017年11月30日对联邦调查局(FBI)的一项说谎指控表示认罪,但最近采取了法律攻势,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动议,要求联邦法官撤销攻击他的案件。

鲍威尔(Powell)指责政府扣押了弗林的无罪讯息,并且一开始就没有适当的理由调查弗林。

重新看待情报界

史密斯认为,反川普的行动将从根本上影响美国的情报机构。

他说:“我看不出情报界将如何从现在的形势中解脱出来。情报界的作用和意义到底是什么,是要有一个深刻而彻底的重新评估的。”

他说:“想当然的,没有一个美国人愿意受情报界的统治。 ……我们不想被非选举出来的官员统治。我们不希望被非选举出来的官员监视。而且,我们不希望非选举出来的官僚们试图拿掉由美国公众选举出来的总统。”

媒体的未来

史密斯将许多传统媒体描绘为反川普行动的同谋者,甚至是必不可少的共犯。

当你了解了史密斯解释的川普与俄罗斯“勾结”的“阴谋论”后,你就会看到传统媒体对自己的信誉和生存造成的“严重”损害了。

斯密斯说:“这是一种(涉及媒体生死存亡的)灭绝性事件。”

责任编辑:杨晓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