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莱比锡1989年10月9日的抗议游行(美联社)
莱比锡1989年10月9日的抗议游行(美联社)

“无法逆转的潮流” 前东德秘密机构眼中的“柏林墙”倒塌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7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三十年前的1989年11月9日,曾将德国和欧洲一分为二的、不可一世的冷战时期的重要标志性建筑“柏林墙”在柏林人的欢呼中被推倒,随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东西德就于1990年10月3日实现统一,而随着这一切不可逆转地灭亡的是东德的秘密警察机构:恶名昭著的"斯塔西"。

近日德国出版了一本《斯塔西眼中的东德》, 记录了这个被称为是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的剑与盾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的灭亡过程。

二战后的德国作为战败国被一分为二

二战结束后, 由于战胜国分为由美、英、法领导的自由社会阵营,和由苏联领导的被扩大到整个东欧的专制主义阵营,因此战败的德国也被一分为二为西德和东德,而苏联领导的东欧阵营有一个普遍特征,就是计划经济、没有法制、没有新闻自由,没有迁徙自由, 在意识形态上,虽然这些国家自称是人民民主体制, 但实际上实施的是专制统治。

1961年为了防止东德人在自由理念的引导逃亡至西德,东德政府修建了柏林墙,而在柏林墙修建之前就有约350万东德居民冒着被射杀的危险逃入西柏林,其中1949年至1961年间约有260万人。而柏林墙修建之后,仍然有东德居民试图穿越该墙进入西德,由于东德允许边防军对非法越境者开枪射击, 据估计共有5043人成功逃入西柏林, 3221人被捕, 239人死亡, 260人受伤。

柏林墙倒塌

1989年11月9日,由于大批东德人改道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 逃往西德, 新东德政府准备开放对东德居民的旅游限制,于11月10日生效; 然而当时东德统一社会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沙波夫斯基错误宣布“柏林墙”即刻开放, 导致整个德国陷入极度兴奋状态, 很多柏林人爬上“柏林墙”,在上面涂鸦,并拆下建材当成纪念品, 而两德于第二年10月3日的统一, 则成为“柏林墙倒塌”的高潮。

近日德国出版了一本《斯塔西眼中的东德》, 记录了这个被称为是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的剑与盾的东德秘密警察机构的灭亡。斯塔西主要负责压制东德的政治异议人士,是东德政府监视国民的工具,该组织自称“我们无所不在”, 通过广泛庞大的情报员网络来收集东德民主方方面面的信息, 并用公开或隐秘的方式消灭异见;同时该机构也通过境外间谍网渗透西德。该组织与苏联克格勃的关系也非常密切,克格勃在斯塔西德八个主要部门都安插有其自己的联络员,而且每个克格勃的联络员在斯塔西办公大楼都有他们自己的办公室,克格勃还邀请斯塔西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建立其自己的情报基地,以监视访问东德的外国游客。截止1989年东德约有600万人被斯塔西建立秘密档案,超过东德人口的1/3。

然而该组织于1989年10月8日发出了“社会主义东德处于严重危险中”的哀嚎,虽然东德领导人昂纳克于当年的10月7日还在庆祝东德成立40周年; 虽然该组织又为了能够最后得以存在而于11月14日在其报告中声称,希望能够支持东德的变革,重建因其而造成的东德统一社会党与东德人民之间的关系, 但是东德总理莫德罗于1989年12月8日解散斯塔西,东德部长委员会于12月14日批准了此决定。

“和平的抗争”

在1989年至1990年期间,东德每周一傍晚都会爆发和平反政府示威游行,游行者打出了“ 我们是人民”、“自由,自由选举”和“不要暴力”等口号。 这些游行首先起自于莱比锡、然后扩延至德累斯顿、哈雷、马德堡、普劳恩、阿恩施塔特、恩斯托克、波茨坦和施威林等地,其中在1989年10月9日傍晚莱比锡的抗议游行中有7万人(该市当年人口为50万人)参加了游行,同月16日该市有爆发了12万人参与的抗议,23日32万人参与了和平示威游行。

德国历史学家朗格(Sascha Lange)曾经参加了当年的示威游行,他认为德国1989年民主抗争胜利主要受益于两点:首先东德民众用示威游行表达了要求变革的渴望,连斯塔西首先没有料到会有7万民众参与莱比锡于10月9日的示威游行,因为东德当局当时禁止反政府抗议,德国已经有数十年没有爆发过如此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而且东德政府配备了机枪和坦克的部队就在附近集结;同时也由于示威群众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不对警察使用暴力,这种无条件的非暴力抗争令东德这种专制政权无镇压民众的借口。

责任编辑:常青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