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陳秋實(最前排)親往香港瞭解反送中。(視頻截圖)
陳秋實(最前排)親往香港瞭解反送中。(視頻截圖)

陳秋實接受外媒採訪:如果因爲說話被槍斃 我無怨無悔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9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大陸年輕律師陳秋實,在今年8月以“肉身翻牆”方式親身到香港瞭解“反送中”(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並與大陸網友即時分享心得,之後被中共當局緊急召回,事件引發廣泛關注。陳秋實回國後的安危,以及現在的想法是怎樣的呢?在美媒日前的採訪中,陳秋實說,如果因爲說話被槍斃,也無怨無悔。

美國之音11月8日報導,1985年黑龍江生的陳秋實,北漂十餘年,有着律師、演講明星、網絡大V等多重身份。2015年1月,北京電視臺《我是演說家》節目中,陳秋實曾贏得比賽亞軍。

自今年6月9日爆發逾100萬人的示威遊行後,港人大規模的反送中游行和集會至今沒有停止。大陸媒體與外界媒體的報導截然相反。8月,陳秋實親身到了香港。連續幾天,在香港抗爭者和建制派的集會上都有他的身影。陳秋實罕見地通過社交媒體,向防火長城內的大陸民衆傳遞未經審查的信息。三天后,迫於中國大陸當局壓力,他被迫離開香港。他回去後的境況受到人們關注。

11月4日,陳秋實在北京通過電話接受了美國之音訪問。

陳秋實向美國之音表示,他從香港回來約一週左右,微博、微信公衆號全都不見。比起過去曾經在微博兩次被禁言半年,這次微博也是徹底地不見了。他知道開新的也會被刪掉。

他說自己的律師資格證還在,因爲從法律上講我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也沒有違反中國的律師管理相關條例。加上他本身也是一個比較自由的職業狀態。他接下來可能要調轉到另外一個律師事務所去,因爲原來的律師事務所遭受了官方的批評。

他不知道還能在律師行業幹多久,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問題,但他會樂觀面對。

陳秋實說,9月30號他發了一個照片,被警察盤問了一天,然後放回來了,這就是大陸經常所說的被請去喝茶。

他說那天被帶走的時候剛好就是當着我父母的面。他不想這樣。當時是10月1號,陳秋實正好在青島的家裏跟父母一起看北京閱兵,警察就敲門進來了,說他涉嫌尋釁滋事,要跟他們走一趟。他安撫了父母,他說:“因爲父母會很緊張,很害怕,我就很配合地跟他們走了。”

陳秋實描述被帶走的情形:“一天的時間不停地被盤問,10個小時在派出所跟警察聊了很多東西。剛開始他們會對你很兇,很嚴厲,要求我打開手機,說你把密碼告訴我們。我說我沒有義務打開手機。他們說你必須配合,我說我一定配合,你問什麼我們就聊什麼,我也不對你撒謊。”

陳秋實說,其實自己也經常跟警察打交道。自己不是一個多粗魯的人,一點一點跟他們聊,慢慢氣氛就緩和下來了。隔壁就有小年輕的警察也過來說:“陳律師,我以前就是您的粉絲,看您的視頻,我上大學的時候老師還在教室裏給我們放呢。”

他們是地方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官,上邊要他們抓人。

陳秋實說,當天早上10點鐘被帶走,到晚上8點鐘送回來。回來的時候母親一直在哭,父親就很氣憤,也很緊張地訓斥。

陳秋實說,自己最大的煩惱就是讓父母很擔心,很牽掛,很害怕。至於別的,他說自己遭受什麼,覺得自己既然想出來說話,這些就是必然承受的代價。

被問及是否覺得被監控,陳秋實表示:現在的通話,微信是否被監控了,有這種揣度,也有朋友告知,說你有可能或肯定被監控了。但是他沒有證據證明確實被監控,所以不能亂說。

陳秋實說曾跟朋友開玩笑,如果這個國家安全機關的人真的認認真真地看他的視頻,認認真真地看他微信的通話記錄,就會瞭解自己真正是個什麼樣的人。因爲他也許比這些國家安全機關的人還要熱愛這個國家。

說到是否翻牆,陳秋實說現在也買了一個翻牆軟件,現在每天在家看看書,看看視頻。但是他英語不好,看不了英語資料,看一看港澳臺的,還有海外華人的。

他說從香港回來之後,就會“翻牆”看一看香港的,包括境外的媒體怎麼報香港,也會點開微博看微博熱搜,微博上面這些大號,《人民日報》、新華社是怎麼報導香港的事件。他舉例,同一個香港議員被打了,被砍傷了,《人民日報》的報導方式和美國之音的報導方式肯定是有着巨大的差別。這些信息他都想去獲取。

美國之音問到陳秋實出來做事是否有目的或者使命,陳秋實迴應說,不管是寫文章、做視頻還是說話,其實本身就是自己的目的。但他不是想通過說話達到某種目的,他說:“讓我說話,讓我行使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利,這就是我的目的”。

他說,言論自由其實也是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但事實上中國的言論自由環境和西方國家是有着重大差別。

陳秋實說,“如果說未來我成爲中國第一個因爲說話和錄視頻被槍斃的人,我也無怨無悔。”

責任編輯:元明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