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995年6月,江泽民(中)在张德江陪同下视察长春长生。(长春长生官网图片)
1995年6月,江泽民(中)在张德江陪同下视察长春长生。(长春长生官网图片)

长春长生宣告破产 中国疫苗乱象却无解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8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深陷疫苗丑闻的长生生物科技股份公司旗下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长春长生)宣告破产。外界认为,假疫苗(或称问题疫苗)乱象背后,是中共官商勾结黑幕和体制性腐烂,根本不可能得到解决。

长春长生宣告破产

11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发布了上述破产清算公告。公告说,近日,长春长生收到吉林省长春市中级法院民事裁定书,法院认为,长春长生已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无重整、和解之可能。管理人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故裁定宣告长春长生破产

10月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告说,长生生物股票终止上市,并从2019年10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第二个交易日,该公司股票将被摘牌。

6月19日,长春长生发布公告表示,长春长生被4家债主申请破产清算。

4月4日,长春长生19个药品批准文号被注销,其中有18个属于疫苗。

3月15日,长生生物被暂停股票上市。

长春长生疫苗丑闻 最大保护伞未揪出

2018年7月,长春长生生物公司被举报疫苗造假,假疫苗导致孩童死亡、残疾的事件曝光,引发群情激愤。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告称,长春长生生物公司在生产狂犬病疫苗的过程中,有的批次混入了过期原液、部分批次不如实填写生产日期和批号。

调查还发现,长春长生公司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65万余支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也存在问题,并且已经销往山东、河北、重庆等地。

随后长春长生的十多名高管和大股东被抓捕,至今未判刑,仅被提请批准逮捕;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等18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及其他直接责任人被行政处罚,不再允许他们从事药品生产经营活动。

10月16日,长春长生因违法违规生产疫苗,被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罚款91亿元等行政处罚。但长春长生破产清算后,能否缴纳91亿元的罚款?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唐明律师此前向财新网表示,实际情况下,企业破产清算后,资不抵债,连正常债权都难以偿还,罚款也就更不可能缴纳了。

中共官方也处置了一部分相关官员。2018年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被中央问责: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等6人分别受到免职、责令辞职、引咎辞职和做检查等处理。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毕井泉被“引咎辞职”;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

尽管官方查处了涉事企业及一批相关官员,外界质疑是“替罪羊”。比如,落马的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指当年是在吴官正关照下,得以升任药监局副局长,长期分管药品和疫苗业,成为“疫苗沙皇”,替吴家牢牢掌握着疫苗行业。

外界更关注有“疫苗女王”之称的公司董事长高俊芳背后的保护伞。网上热传一张江泽民高俊芳的合照,曝光了两人的关系,消息指曾任吉林省委书记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是高俊芳投靠江泽民的背后推手。

中国红十字会医疗救助部前部长任瑞红对美媒披露,疫苗厂家都是中共高官的“白手套”,医药业是由国级官员垄断。十几年来,长春长生被法院认定的涉行贿案近20件,但它依然平安无事,这只能是国家级层面的权力保护伞才能做到。

体制性、系统性腐烂 中国疫苗乱象无解

2018年7月,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长生生物)曝出“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6天后,“长生生物”再次被发现用废鸡蛋制作疫苗。 2018年8月,爆出百白破疫苗(即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合一疫苗)不合格的数量高达50万支,且大部分都已施打完毕。

早在2017年,长生生物的百日咳三合一疫苗不合格已被发现,但该公司不仅未公布详情,又爆出狂犬病疫苗造假。

就在长春长生丑闻未止息之际,今年初江苏金湖也发生过期疫苗事件,引爆家长怒火。

但中国国务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身兼全国政协委员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2月召开记者会时却声称,问题疫苗多出于监管疏漏及蓄意犯罪,“中国的疫苗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之一。”

假疫苗丑闻曝光之后,对于众多疫苗受害者和家属,官方采取推诿做法,让很多受害人依然求助无门,无法获得应有的医疗赔偿。

据《自由亚洲电台》10月20日报道,山西疫苗受害者家长易文龙的女儿2006年因接种了问题疫苗而患上“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事后,他为此上访多年,至今出行仍受到当局监控。

易文龙表示,他并不认为单靠罚款就能解决中国疫苗乱象。他说,当事人应当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单纯靠罚款(是不够的)。这些事件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我觉得罚款只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当事人要负刑事责任,这样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事实上,问题疫苗十几年前就有记者和维权律师在那里调查、揭露、报导、以图引起社会重视,结果调查者最后或被解职、或以某种方式被消失。

独立学者邓聿文在外媒撰文认为假疫苗事件是“中国体制性、系统性腐烂的一个缩影”。表面上的严厉监管实际上会演变成无人监管和无人负责。“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媒体监督,没有民众和行业自治,没有法律,党包办一切,无人负责和作为,只依赖领导意志,中国的体制性和系统性腐烂在疫苗面前显露无遗。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