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华府资深外交专家、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教授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
华府资深外交专家、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教授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6日】(根据本台《热点大家谈》节目整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在 10月31日以党派划分投票通过了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程序决议案。这个表决一出来,川普总统就立即再次批评民主党对他的弹劾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白宫也再次强调这个弹劾程序是不公正的,是违反宪法的,并且根本上是反美国的。

很多读者可能对这个事件的进展感到糊涂了,不是说弹劾说了很长时间了嘛,怎么现在又出来一个针对弹劾程序的决议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台记者馨恬稍早前采访了华府外交专家、约翰霍布金斯大学教授艾丽西娅·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勘琵博士也是本台读者和听众非常熟悉的一位华府专家,她的见解非常独到、深刻,令人思路大开。我们也来看一看勘琵博士对这起弹劾案的分析和观点。

很多人不了解弹劾的真正程序  应该是众议院提出弹劾指控 参议院听证审理

川普总统是要被弹劾了吗?

勘琵博士认为,有些人已经被新闻误导,认为川普要被弹劾了,包括一些投票支持川普的选民。这其实是因为他们不懂弹劾的真正意思。

“弹劾”相当于大陪审团认定,是否有足够多的证据来决定这个人是否应该受审;“弹劾”不是受审。

对于是否进行弹劾指控,这是由国会众议院的投票决定的,而弹劾的听证审理是由参议院进行,这是为了公平起见。在目前的参院,需要67票赞成,也就是说要至少17位共和党参议员反水,才能进行弹劾审理,但是即便有几个对川普不高兴的共和党参议员可能反水,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票。

所以,即便众议院按照党派投票决定川普应该被弹劾,送到参议院要求听证,参议院可以进行听证,也可以进行一轮投票,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是没有足够的票数进行弹劾听证。

民主党不用惯例程序决定是否弹劾 这样就可以不给川普辩护的权利和“无罪推断”原则的法律保护

民主党在不提出正式弹劾要求的情况下,就在不同的委员会里进行听证,而不是一开始就按照惯例程序在国会众议院进行正式投票决定是否弹劾,这是为什么?

勘琵博士认为,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迟迟没有按照程序在众院进行正式投票的原因,是因为:一旦这样做了,就必须给予川普总统应有的法律权利,以及他得到辩护的权利,包括共和党议员也可以要求发传票让证人作证,任何被众议院发传票的证人都可以有律师代表,以及任何指控川普的资料都必须公开给川普的辩护律师团队,就像正常的法庭程序一样。

因为弹劾程序就相当于法庭审理,区别是被弹劾者面对的不是法官或陪审团,而是国会。但是法律法规必须给予被弹劾者 —— 川普总统 —— 应有的权利,让他同样受无罪推断原则的保护 ,即应该先被假定为无罪,直到被证实和判决有罪。但是,目前这样不做正式的弹劾投票,而是在不同的委员会做听证,就可以不给川普这些权利。

所以,民主党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来尽可能长久地控制舆论,这就是为什么弹劾程序迟迟不正式地进行,而媒体上对川普的负面报道则越来越多的一个原因。

民主党对2020大选精心策划的通盘计划 转移民众对民主党丑闻的关注 转向贬低川普

勘琵博士认为这是民主党在2019年下半年转移注意力的一种策略,因为随着民主党进行更多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很可能会有候选人之间互相揭短的情况出现,这些丑闻可能在明年的大选中成为共和党候选人攻击民主党候选人的把柄。为了不让媒体和民众把关注力注重在这上面,民主党要转移媒体和民众的在这方面的关注,而把压力加在川普政府和川普竞选连任上。这是从今年一开始民主党就一直在计划的。在今年年初时,还没有乌克兰的事。

所以,勘琵博士指出这是民主党精心策划的对明年大选的通盘计划。一方面,来贬低、攻击川普的连任竞选;另一方面,随着民主党党内提名竞争越来愈激烈,候选人之间的互相攻击会越来愈厉害,这些攻击的话虽然现在是为了攻击对方、挫败对方让自己胜出,但到了明年民主党总统提名人跟川普竞选时,可能会被共和党用来攻击。在今年10月、11月就有好几场民主党候选人辩论会,但假如弹劾总统在这个阶段能成为媒体的最热门话题,那么在辩论会上爆出来的一些民主党候选人丑闻就不会占据媒体的注意力。

因此,勘琵博士认为,弹劾事件跟川普总统,以及他对乌克兰总统说了什么是完全无关的,这只是民主党的竞选策略。她认为,民主党、共和党都知道这只是为了控制新闻周期而做的。

川普和川普政府对前朝官员可能存在的腐败行为进行调查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川普的政治对手若存在腐败犯罪也不能被豁免

不过,赞成弹劾川普的人认为,如果川普没有做错什么事,就没有被弹劾的理由了。怎么看这个说法呢?

勘琵博士表示,按照过去的传统,美国总统有权跟外国领导人谈论任何事情。所以不管川普是否有威胁乌克兰总统去调查拜登父子,都没关系。这也是白宫的立场,但现在川普却被批评。白宫也可以说,好吧,要打就可以达到法院去,一直到最高法院。让法院决定我们这个立场是否合法。因为现在最高法院是保守派占多数,川普政府应该会赢。所以白宫对这个弹劾并不太担心。

第二点,勘琵博士指出,川普不是一般的美国总统,你不可能通过羞辱他、让他尴尬、而迫使他主动退出的。这已经不是理论了,事实已经证明了的。

第三点,勘琵博士介绍说,我们在谈论的拜登儿子的事情, 就是拜登的儿子亨特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所进行的明显非法的行为,几年前奥巴马时期在华府就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那是早在2015年,因为亨特·拜登的吸毒问题,人们好奇他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买毒品,才翻出了他跟乌克兰能源公司之间的关系。当时华府的媒体都有广泛报道,但可能在美西和其他州没有怎么报。总而言之,拜登父子的这个丑闻并不是共和党拱出来的,而是大家知道了很久的事情。

那么,勘琵博士认为,假如民主党众议院在最高法院提出的观点是:总统不能对他的前任可能的腐败行为进行调查,或者不能针对他的政治对手调查。但是拜登并不是川普的前任,而是川普前任政府的官员;拜登目前也还不是川普的政治对手,民主党还没有选出哪个候选人将跟川普竞争总统宝座。

所以,勘琵博士百分之百地相信,最高法院会说,关于川普和他的政府对前朝官员可能存在的腐败行为进行调查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勘琵博士进一步分析说,从法律角度讲,民主党所看到的川普所为是犯罪(不论是轻罪还是重罪)的指控是不成立的。如果真的到时候双方争执不下,就会打到最高法院,由最高法院来解释法律,包括宪法。而关于弹劾的法规是写在宪法里的,那么就让最高法院来做这个裁定吧。

如果前朝官员也被定为现任总统的政治对手,那他的政治对手就太多了,包括党内和党外的。不能因为某个人可能成为总统的竞选对手,就限制总统或联邦政府对这个人可能存在的腐败犯罪进行调查,或者说这个人可以被豁免或受到保护,美国历史上没有这样的法律,最高法院也不会允许这种解释。

所以呢,勘琵博士认为,整个弹劾事件是浪费时间。川普的律师团队懂得这方面的法律,不管民主党和媒体怎么说,而且可能不管川普到底做了什么,即便可能有问题,但根据案例法——美国的法律很主要的一方面就是根据之前发生的案例定下的法律——加上最高法院是保守派占多数,他们胸有成竹,不会输掉的。

民主党弹劾事件会对美国政治创下不好的先例 两党会用弹劾进行争斗

不过,勘琵博士更担忧的是这会为两党之争设下了不好的先例。怎么说呢?比方讲,民主党还可以用另一个指控再次试图弹劾川普;或者,明年大选如果民主党总统胜选,那么共和党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弹劾新任总统。

这将会完全导致联邦政府瘫痪,做不了任何实事,整天只是没完没了的听证。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现在就面临这个危险。一般来说,一个总统上台,总有人不喜欢他,你就等到下一次选举把他选下去。但这一次,民主党决定不这么做,所以从2016年11月大选结果出来后就一直这样。

如果往下发展下去变成这样恶性循环,这是很危险的,会让联邦政府完全进入僵局。那又该怎么办?

勘琵博士指出,唯一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是在2020年大选中,国会参众两院都由同样的政党以大多数的优势掌控。如果是共和党掌控,就不可能再弹劾川普。如果川普连任总统,而民主党掌控两院的话,他们就可以用同样的策略弹劾他。但如果是民主党候选人当选总统,民主党国会当然不会去弹劾。所以目前的情况令人最担忧的,就是可能会造成两党用弹劾来争斗的先例。

但是,勘琵博士还是担忧弹劾事件可能为美国政党政治创下不好的先例,造成严重的后果,那么会有多严重呢?请关注下集内容。

接下集: 勘琵博士说弹劾(下):对政府失去信任不危险 美国有“安全阀门”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