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33 雇工田不满-武清县倪婆婆 (音频/视频)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 34 / 166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33 雇工田不满-武清县倪婆婆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9日】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纪晓岚的叙述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中国前辈祖先敬天信神,举头三尺有神灵,相信善恶有报的民俗风情。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雇工田不满

     家中有个雇工叫田不满,(他的名字起初我还以为取自‘不自满’之古意。 后 来才知道是因为他特别贪心,大家就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借他的姓‘田’与‘填’同音,填不满之意。)一天夜里他赶路走错了路,走到坟地里,一脚踩上一个骷髅。

这个骷髅发声说:“别踹破我的脸,小心我要报复你!”

不满性愚昧而且很混横,一点儿不怕,叱喝说:“谁让你挡在路上?”

骷髅说:“有人把我挪到这里,不是我要挡在路上。”

不满又骂道:“你为什么不报复挪你的人?”

骷髅说:“他的阳运正旺盛,我拿他没有什么办法。”

不满不由得又笑又怒地说:“难道我衰败了吗?畏惧强盛欺负衰弱,这是什么道理?”

骷髅抽泣着说:“您的阳气也很旺盛,所以我不敢害你,只是用空话吓唬您。畏怕强盛,欺凌衰弱,世道人情都这样,您怎么能责怪鬼呢?您若可怜我将我拨拉到土坑里,这就是您对我的恩情了。”

不满理也不理,径自走了。只听见背后呜呜的哭泣声,最终也没有什么怪异的事发生。

   我说这个田不满毫无仁爱之心。但遇上如此卤莽的人,却还用大话激起他的怒气,这个鬼也是有过错的。

==

武清县倪婆婆

        倪老婆婆是武清县人,不到三十岁就死了丈夫。公婆想要把她嫁人,她发誓宁死也不改嫁。公婆发怒,把她赶出家门,让她自谋生路。她流离失所,非常艰苦。自己一人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抚养成人,都结婚成了家,却都没有出息,她孤零零地没有依靠。只有一个孙女削发做了尼姑,她就寄食在尼姑庵里,赖以生存。

如今她已七十八岁了。她可以说是年轻时立志,一辈子贞洁。我怜悯她的气节,也时常周济她。马夫人曾经对我说:“老爷身为礼部尚书,主管天下节妇烈女的旌典表彰,而这个老太太就在眼前却不能表彰她,这是为什么?”

我说:“国家的典章制度都有程序。节妇烈女,由学校推举到州郡,州郡上报给御史台,然后才启奏皇上下圣旨,下达礼部衙门评议,为的是听从公论。礼部进行调查核实,来决定表彰或者不表彰,但不能个人擅自搜罗人选,以防止营私或滥加表彰。比如掌管科考的,可以在科考的答卷中,行使权力录取,但不能录取没有经过考试的人。

这位老太太长期离开家乡,既没有推举她的人,在京城的人海中,又有谁知道有这么个孤寡的老太太?沧海遗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是我能做而不做。”

     我想古往今来被埋没的有德之人,往往借助小说,才得以发出一点光亮。因此,我大略记些倪老太太的情况,附在这本琐谈录中。虽然本书属于志怪,写进这些内容与体例不合,但在表彰教化的宗旨上,却是一致的。 

====

文字由紫君根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整理

更多故事请看: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