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德国民众11月9日举行了“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仪式。(Markus Schreiber/ AP)
德国民众11月9日举行了“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仪式。(Markus Schreiber/ AP)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9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30年前的今天,柏林人推倒了象征共产主义的“柏林墙”。11月9日(周六),作家普兹德(Andy Puzder)和经济学家哈特利(Jon Hartley)在《福克斯》联合发表评论文章,表示从未经历过苏共解体的千禧一代年轻人应该了解“柏林墙”倒塌的意义,抛弃他们认为“流行”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文章说,30年前的今天,占领柏林的德国人推倒了将柏林市分割为东西两半的“柏林墙”。这一历史性事件拉开了苏联社会主义共和国及其周边共产主义卫星国解体的序幕。两年后,世界最大的社会主义经济体苏联解体。紧随其后的,是其周边的共产主义卫星国渐渐抛弃社会主义,成为独立的国家。东德西德也合二为一,成为了一个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作者表示,对于人类来说,这些事件意义重大。当时在东德,精英阶层的独裁统治,令社会绝大多数的民众在痛苦和绝望中挣扎;而从东柏林的高楼上,人们能够看到墙那边自由经济为西柏林带来的繁荣。所以最终,他们推倒了那堵墙。

“柏林墙的倒塌和苏联的崩溃,标志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破产。即使是极左派人士费尽心思想掩盖失败的事实,但也无法自圆其说。当时有一个笑话,说只有在哈佛大学的教师休息室里,或许才能再找到一个社会主义者。”

作者说,然而,千禧一代的年轻人因为没有经历这些,再加上美国现在政治环境的影响,许多人都忘记了社会主义的灾难及其带给人类的教训。现如今,超过一半的千禧一代年轻人说他们自己是“社会主义者”。作者认为,这是因为这一代人从未了解到“柏林墙”倒塌的意义,以及被里根总统称为“邪恶帝国”的苏联为国际自由带来的威胁。

文章中分析,“对于许多进步主义者来说,苏联的崩溃是一个很大的灾难。因为他们早已将苏联视为社会主义者的‘工人阶级天堂’,但是却从未实现。”在集体主义意识形态像野火一样烧遍全球的形势下,千禧一代未能看到里根(Ronald Reagan)等反共的美国总统所做的努力。

“里根等总统的胜利,创造了一个更自由和繁荣的世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苏联崩溃之后,全球的经济自由度大大提升,而贫困、饥荒、儿童死亡率、污染度、文盲数量等等指标都大幅度地下降。”

作者谈到,受千禧一代支持的民主党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目前已经以毫无遮掩的社会主义政策为基础,在角逐美国总统的位置。

“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直接将所有资源收归政府所有,但他们提出的‘绿色新政’计划将给予政府无限大的权力,让政府控制几乎所有的国家经济医疗保险、能源、交通以及建筑行业。”作者认为,当政府的权力越来越大的时候,美国社会将逐渐演化为变种的社会主义经济体。

文章中谈到,在“绿色新政”的政策下,掌控政府的精英阶层将制定商业目标,遏止创新和投资,限制自由市场下消费者的选择权。仅沃伦和桑德斯提出的“全民医保”这一项措施,就可能消灭几乎占美国经济比例20%的所有私人保险公司。

“同时,沃伦和桑德斯还计划建立一个新的政府部门,专门负责美国企业在政府的登记注册。政府会将控制权延伸至各大企业,让企业董事会按照政府的意志来分配资金。除此之外,加税是社会主义政策的重中之重。通过形形色色的高额赋税,政府将个人和企业的资金收归政府来支配。所有这些政策,都将彻底消灭代表着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激励机制,让未来的风险投资不可能获得成功。”

作者表示,根据沃伦和桑德斯的政策,他们治下的美国政府会比丹麦和瑞典的政府权限更大。即使丹麦和瑞典拥有优惠的福利体系,但他们也保留了自由市场经济。根据传统基金会发布的自由经济数据,去年丹麦的自由经济指数为全球第14位,瑞典则排在第19位。同时,这两个国家也都在过去几十年间取消了财产税。

“沃伦和桑德斯的目的是要攫取消费者的权利并亲自指导我们的经济,来决定哪些企业能成功,哪些企业将失败,同时,将政府的权利交由一小撮政府精英来掌控。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的含义。”

1976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反对自由市场的大多数观点的背后,都隐藏着对自由本身的不信任。”

作者最后告诫千禧一代年轻人,难道你们真的信任那些政客,要将这种绝对的权力交给他们吗?“柏林墙倒塌后为德国人带来的益处,真实地证明了自由的重要地位。而我们的国家本就建立在以自由为信仰的基础上。”“我们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让这一代年轻人重新建立对自由的信仰。”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