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德国柏林墙东边画廊局部。(图片:Wikimedia Commons/HerrAdams,CC BY-SA 4.0)
德国柏林墙东边画廊局部。(图片:Wikimedia Commons/HerrAdams,CC BY-SA 4.0)

地标景点柏林墙 泪宫 史塔西博物馆...30年后德国仍历历在目的冷战伤痕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0日】(本台记者李靜柔综合编译)2019年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的三十周年。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详细介绍了德国遗留的冷战期间的地标景点,以纪念这意义非凡的日子。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已被定位为20世纪最关键的时刻之一,它标志着将欧洲一分为二界线的崩溃,不久后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等国家摆脱了铁幕的控制,苏联在两年后解体,冷战也随之结束。

30年后,纪念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庆祝活动及网站不胜枚举,而如果想在柏林曾经被铁丝网路障分隔的街道上,在图林根州(Thuringia)寂静的森林中, 在勃兰登堡(Brandenburg)宁静的河岸边,找寻历史留下的痕迹则易如反掌。

柏林墙 (The Berlin Wall)

曾经的路障在德国首都还有部分存留,其中最著名的一段被称为东边画廊(Eastside Gallery)位于腓特烈斯海因-克罗伊茨贝格(Friedrichshain-Kreuzberg)的磨坊街(Mühlenstrasse),近一英里长,是柏林墙上的艺术作品展示区。东边画廊的命名是因为它收录了墙上绘制的102幅绘画作品, 使该地成为了流行的自由象征和纪念地。

在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还可以看到作为纪念保存下来的六块平板。1961年至1989年之间因为被柏林墙横穿,波茨坦广场曾经是无人问津的废墟,但现在变成了繁忙的广场和交通枢纽。

泪宫(The Palace of Tears)

德语Tränenpalast泪宫是柏林腓特烈大街车站原边境检查站的俗称。从1961年至1989年的柏林墙时期,搭乘柏林城市快铁、柏林地铁和火车来往于东德与西德之间的旅客在此过境, 但只有西德人可以前往东德,东德人则不予通行。因此该建筑前面常常出现含泪离别的场景,故名为泪宫。

也许因为三十年来的积怨,泪宫如今还保持着一种肃穆的气氛,2011年联邦德国历史博物馆基金会开设永久性展览,供人免费参观。 (hdg.de/en/traenenpalast)

滕佩尔霍夫(Tempelhof)

滕珀尔霍夫机场于1923年正式启用,当时是德国的第一个飞机场。1939至1945年在纳粹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冷战期间是西柏林的交通枢纽。

1948年苏联封锁所有前往西柏林的陆路及水路交通。西方开始为西柏林居民以空运形式提供物资,运输机满载着食物、煤炭以及其他日用品在滕佩尔霍夫降落,持续十五个月,造就航空史上一大壮举。

 滕珀尔霍夫机场跑道。(图片:wikipedia/Tony Webste)
滕珀尔霍夫机场跑道。(图片:wikipedia/Tony Webste)

由于经营亏损严重,滕珀尔霍夫机场已于2008年底停止营业,所有航班均转至扩建中的柏林勃兰登堡国际机场(Berlin Brandenburg Airport)。这十年来机场被改为公众休憩处,称为“滕珀尔霍夫公园”(Tempelhofer Feld),面积355公顷,是世界上最大的市中心公园。人们可以沿着旧时的跑道散步,骑自行车和跑步。

舍恩贝格市政厅(Rathaus Schöneberg)

这座巍峨的砂岩建筑建于1911年至1914年之间,位于勃兰登堡门西南约四英里的地方,自1991年以来一直是柏林滕佩尔霍夫-舍嫩贝格区(Tempelhof-Schöneberg)的区公所,自1949年至1990年,它曾作为西柏林州的州议会所在地。

1963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在此发表著名演说《我是一个柏林人》。五个月后,他在达拉斯遇刺,数千人聚集在此表示哀悼。枪击事件发生三天后,舍恩贝格市政厅前面的广场改名为约翰·肯尼迪广场(John-F.-Kennedy-Platz)。

东德博物馆(The DDR Museum)

东德博物馆(ddr-museum.de)位于东德政府机构集中的市中心,对面是柏林大教堂。它开幕于2006年,展示了东德时期的日常生活风景,展品包括一栋五室塔楼公寓,儿童托儿所和电影院,还包括展示阴暗面的监视室和审讯室。现在是比较受欢迎的博物馆。

史塔西博物馆(The Stasi Museum)

史塔西博物馆stasimuseum.de)位于柏林东部利希滕贝格区(Richtenberg)的鲁舍大街(Ruschestrasse),曾经是东德秘密警察的总部。博物馆是由民权活动家组织的,于1990年开放,旨在将东德秘密警察的残酷铁腕公诸于世,其中包括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埃里希·梅尔克(Erich Mielke)的办公室。他任职期间自1957至1989年,在东德短暂的40年历史中,他掌控这个要害部门的时间长达32年。在他任职期间,签署了对向西德的越境逃亡者格杀勿论的命令。

易北河-勃兰登堡河生物保护区(Elbe-Brandenburg River Landscape Biosphere Reserve)

这片辽阔宁静的沼泽地,水草丛和池塘(elbe-brandenburg-biosphaerenreservat.de)掩盖了不少秘密。在它的南部,易北河把公园和勃兰登堡与对岸的下萨克森州(Niedersachsen)隔开。在冷战期间,易北河形成了东西德之间的边界。因此,在勃兰登堡一侧的岸边仍能看到守卫哨的桩子,尽管现在它们的唯一的用途是猎鹰和其他有翼野兽的筑巢点。

格林尼克桥(The Glienicker Brücke)

距柏林市中心西南约20英里是位于德国哈弗尔河(River Havel)上的一座绿色铁桥,建于1907年, 连接了柏林和勃兰登堡州首府波茨坦(Potsdam)。桥的名称来自于附近的格林尼克宫。在冷战期间,哈弗尔(Havel)是西柏林与更广阔的东德之间边界的一部分, 格林尼克桥是个渡口,又有绰号“间谍桥”,是因为美国和苏联特工在该桥交换相互俘虏的秘密特工和其他主要军事人员。

 格林尼克桥。(图片:wikipedia/Uwca)
格林尼克桥。(图片:wikipedia/Uwca)

1952年5月东德当局关闭了格林尼克桥,但它在柏林墙倒塌的第二天重新开放。如今桥上的一切又重归令人倦怠的平静,只有埋在路中的一块牌匾很简洁的讲述了它黑暗的过去:“德国分界至1989年”。

普罗布茨拉站(Probstzella Station)

普罗布茨拉是德国中部图林根州的一个小镇。在冷战期间,图林根州(Thuringia)位于东德的南部边缘,比邻西德的巴伐利亚。普罗布茨拉小镇的火车站就成了东西方之间穿行的火车边检站, 设施包括护照检控,海关和一条20米长的所有旅客都必须走的“管控通道”。统一后这座建筑被废弃,并于2008年被拆毁。但2010年一个纪念该站历史的博物馆(grenzbahnhof-museum.de)在车站主楼中开放。

 普罗布茨拉车站。(图片:wikipedia/Störfix)
普罗布茨拉车站。(图片:wikipedia/Störfix)

两国博物馆(Zweiländermuseum Rodachtal)

在图林根州的农村施特劳芬(Straufhain)也有东西德的边境穿越,感受到了分裂的力量。现在,斯特勒夫多夫(Streufdorf)的两国博物馆(zweilaendermuseum.de)回顾了这种分离状况对农村社区的影响。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李雨微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