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今年7月下旬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了近4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乾旱。(AP图片)
今年7月下旬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了近4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乾旱。(AP图片)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0日】(本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22年前(1997年)的11月8日,中共当局举行“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三峡二期工程正式在巨大争议声中强行上马。事实证明,中共宣传的三峡工程“具有防洪抗旱、发电、航运、环保等巨大的综合利用效益”并没有实现,相反,今年7月下旬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了近4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乾旱,鄱阳湖更提前出现枯水期。中共已故元老叶剑英养女、中国政治和社会观察家戴晴表示,三峡工程给中国百姓带来的灾害近年来不断显现,这渐渐引起了国人对中共决策的思索和质疑。

戴晴女士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中共强行上马的三峡工程,实际上给长江沿岸居民乃至所有中国人带来了太多的危害。

【录音】好像是从1980年代算起,那一步一步(危害)实际上太多了。最需要去关注的应该是整个三峡工程造成的环境灾害,包括三峡工程对环境的污染、对移民的补偿,我们应该弄清楚。从三峡工程的上游一直到三峡工程的下游到上海口,实际上都有影响,这么大一个大坝对它的环境、它的生态都有很大的影响;所有出现的洪灾、出现的旱涝、出现的乾涸、出现的船舶的碍航、出现的上海海岸线的挪移、出现的比如说一些生物的灭绝等等等等,因为它涉及的领域太广了,涉及的人数就主要是沿着长江的。第三个就是移民(问题),这些三峡移民他们实际上就像黄河上的三门峡移民一样,他们一直离乡别井,得不到一个正常的生活条件。

戴晴表示,近年,三峡大坝所带来的种种弊端,也让一些中国学者开始对中共的各项决策产生思索和质疑。

【录音】再有一部分就是知识分子,无论是研究政治学和社会科学的知识分子,他们最需要知道的就是,一个这么重大的工程,你(中共)的决策过程是什么?你的决策出现了失误,你在决策过程中不允许反对意见发表出来,那么整个对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工程、一条长江,而全中国这么多事情、这么多年、这么多错误的决策,这个(决策)过程实际上是政治学和比如说社会学者、经济学家和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关注的问题。我觉得再有就是科学家,现在科学家分成更注重工程的挣钱,和更注重保护我们的生态环境这样的两大派。科学家就是从整个地球的生存、人类的生存、地球的平衡这个角度上来讲,说我们人类把自己的能力估计的过高了,我们并不能这样“人定胜天”,我们并不能改变自然,我们一定要和自然还是一种和谐的态度,尊敬自然的规律,然后怎么来保护我们整个地球的生态。

戴晴认为,至今,中共不但拒绝对三峡工程出现的危机承担责任,还将三峡工程列入所谓的“敏感问题”而禁止讨论,这都是中共一党独裁、忽视民意所招致的灾祸。

【录音】比如说98年的时候大洪水,就说洪水并不大,但是洪灾很大,为什么呢?就是三峡工程造成的;后来的洞庭湖和鄱阳湖都乾涸了,再接着长江的航运都出现了这些事情,这个他们(中共当局)讲的很少,就是整个对地质的影响。这是三峡工程他们内部的人最担心的问题,他们不敢说,现在也没有公共的讨论。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最近出现的变形,出现比如说垮坝什么的这样的事情。这个呢,三峡工程(官方)他们就是非常原则上的、又非常严厉的语言说“胡说!你们胡说!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什么什么的,但是更细致的分析没有出来。所以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还这么遮著、掩著。现在看起来这个问题就等于是三门峡工程和三峡工程,就是国家(中共政府)以“领袖”,前一个是毛泽东,后一个是邓小平,以他们“一言九鼎”这样的权力说干就干了,那么实际上给中国的国土留下了这么严重的灾难。我觉得确实是值得我们这代人、特别是后代人,真的要认真的研究并且吸取教训。现在三峡工程也是破天荒地被列为了不可以说的“敏感问题”。我觉得就是有严重的问题,他们才把它列到“谁也不许说(的禁忌话题)”。

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赵紫阳就曾向邓小平谏言三峡工程对中国的诸多不利因素,也有一些民主党派人士对此持反对态度。但邓小平却认为,这是一个具有政治意义的工程,正因为民主党派人士的反对才要修建,以此来显示共产党“绝对权威”的政治统治地位。而中共前任党魁江泽民为捞取政绩,直接推动了三峡大坝的修建。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王倩 萧晴 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