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已落马的周永康等人被曝常对政敌搞电话窃听。(美联社)
已落马的周永康等人被曝常对政敌搞电话窃听。(美联社)

周永康手段落后 陈破空:未来或现“高科技权斗”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高层你死我活的权斗中,已落马的周永康等人被曝常对政敌搞电话窃听,现在可能落后了。在刚过去的中共四中全会,其公报大谈“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外界认为意味着当局将加强利用人脸识别等高科技进行监控治国。有观察家认为中共党内未来也可能出现“高科技权斗”。

10月31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闭幕并发表公报。在五千多字的四中全会公报中,“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及“坚持党指挥枪”等,不断重复“坚持”达55次。并强调其党一项重大战略任务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在美国之音11月8日的讨论节目中,政论作家陈破空指出,中共四中全会公报虽然强调了“现代化”这个词,但这里的“现代化”绝对不是世界上流行的含义。陈破空认为,中国现在说的现代化就是“文革化”,改革就是“文革”;他觉得这就像是王沪宁按照奥威尔《1984》中的哲学所创造的“新话”。

他认为,这里的“现代化”是另一层含义,它指的是用现代化的手段、现代化的工具监控人民,号称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这已经是个阳谋,是个公开的秘密,全世界都知道,立即可以解读。这就是用最先进的监控手段来监控人民,从而实现一党长期专政。

中共当局近年对人脸识别技术大量投入和大规模使用,其中在新疆和香港利用高科技进行监控和镇压就是例子。

陈破空还表示,但任何工具,任何的先进武器都可能是双刃剑。今天中共搞人脸识别主要针对人民,把中国人民控制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以至于灵魂、情绪、血液、器官都控制起来。而中共内部也可能使用这种东西互相对付。

他认为,有一天,如果中共的内斗或权斗发展到一定程度,不排除互相使用高科技技术对付对手,其中包括人脸识别或者指纹识别等技术。一旦识别到这个程度,中共高官也没有安全感,连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都有可能被锁定。

如果将来中共内部出现政变和暗杀,可能一方对另一方采取更为精准的高科技手段,那时候他们会感慨,所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最后尝到“玩火者必自焚”这种滋味。

习近平上台前后,不时传出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等涉政变的内幕消息,但所使用的都是“传统”的技术手段,电话窃听最为常用。

据彭博社报导,周永康曾利用国安及公安系统,用电话监听和其它方法来搜集有关中共高层的家族资产、私生活和政治立场等信息。

《苹果日报》报导,2017年8月2日传出被查的公安部警卫局原局长张智文,曾任公安部12局(技术侦察局)主管,涉及在周永康时代负责监听王岐山等政要。

《纽约时报》2014年初曾引述跟中共和军队领导人关系密切的人说。时任北京国安局局长梁克涉嫌通过非法传递从首都国安局特工,电话窃听和线人那里收集的信息来协助周永康

王立军薄熙来东窗事发后,《纽约时报》爆出,薄王两人在重庆建立了一整套监听、监视系统,包括胡锦涛在内的几乎所有中共高层的电话均被窃听。

另外,同样已落马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传通过京西宾馆总经理刘存水,对京西宾馆会议代表的电话进行监听,因此掌握了许多省部级以上高级干部的隐私和爱好。

大陆媒体曾报导,一位名为齐红的男子擅长于拆除专业的高端窃听装置,每周都要为政府官员工作,有人曾发现被窃听,有人则没有发现。

这名因此成为窃听器检测专家的男子对大陆媒体透露,2011年,他曾为一百多名官员拆除了三百多个窃听器。最忙碌的一个星期他拆除了40个窃听器。

齐红说,中共官员之间广泛使用间谍设备。有的是下级想抓上级的把柄取而代之,有的是竞争对手相互暗算,有的是上级对下级摸底以便控制,窃听器常常安装在官员的汽车、办公室或者卧室中。

《华盛顿邮报》表示,这种不受控制的监听已经弥漫在整个中国的官僚体系中。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