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
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

走投无路亦有路 大难来临莫迟疑【音频】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0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

我是中国大陆河北省的一名普通女性,生活在离张家口市不远的一个小地方,与丈夫一起靠做小生意为生。虽然日子过得辛苦,但还能够维持。没想到一向健康的丈夫突然在身体上出现了大问题,使我们家遭遇了从未有过的灾难。

那是2009年冬天,华北地区下了很大一场雪,有一尺多厚,火车、汽车都停运了,当时丈夫正在石家庄进货,无奈滞留在那里了。丈夫为了省钱,鞋子浸湿了也舍不得买双新棉鞋,每天都穿着透水的鞋子办事,硬是坚持一个星期后回家了。

当时他也没感到怎么样,可是回家后症状就出现了:双脚发麻,并且越来越严重,连小腿都感到麻木,走路只能拖着两腿走。最后两只脚都没知觉了,走路总摔跟头。这时他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整天愁眉不展。

到本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颈椎、腰椎骨质增生,不放心我们又到张家口市医院做了个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是颈椎第二、三、四节增生,第五节水肿,第六节变形,医生说要做手术,否则以后会瘫痪。丈夫当时问医生:“能不能进行保守治疗?”医生回答说:“做手术能不能治好都很难说,如果不做手术以后肯定要瘫痪,没有别的办法。”

无奈之下我们回家了,丈夫开始找偏方尝试。有一回遇到一位江湖郎中,说他的药能治,180元一瓶,虽然贵了些,可我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但吃了一段时间后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期间也使用过理疗、烤电等方式以及其它偏方治疗,病情不但没控制住,反而更严重,那时他走路都要两个人搀着。看到丈夫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在家人的帮助下,我们又去了北京的301医院(编者注:即解放军总医院),医生仍然说必须做手术,由于颈椎压迫下肢,不做就面临着瘫痪,而且要尽快做,越快越好,不能拖。因为当时医院没有床位,让我们先回家,等有床位了会给我们打电话。

一个星期后,北京真来电话了,说让周末就赶过去,周一就可以做手术。可我们还没有把做手术的钱凑够,就把这事推了。

在我家,我妈和我哥都是炼法轮功的,而且炼了多年了。之前他们都多次劝我们炼法轮功,还说了自己的很多亲身体验。可当时中共在疯狂打压法轮功,我们有些害怕,再说我们忙于挣钱,也无暇顾及这些,我还把我妈送给我的一本《转法轮》书藏了起来。

看到丈夫已经走投无路了,我哥又对我们说:“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已经洪传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你。”我妈也说:“《转法轮》是天书,师父是救度世人来了,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你们千万不要再错过了。”

听到这里,我就对丈夫说:“大小医院能去的也都去了,偏方也用了,都没有效果。你又不想做手术,再说手术也不一定能救了你,要不就学法轮功吧!你看我妈都七十多岁了,自从炼功之后就没病过,我哥当年腰疼的很严重,其它气功也学过不少,最后还是炼法轮功才好了。”就这样丈夫同意了。

我把一直珍藏的《转法轮》书找出来,与丈夫一起学,每天看五、六讲。当坚持半个月时,怪事儿就出现了,丈夫的两小腿往下开始往外流一种液体,包括两脚的脚趾处都往外流像水一样的东西,还有一种怪怪的味道,把被褥都弄脏了。后来发现是一种油烟的味道,而且从丈夫身上也能闻到这种很浓的味道。我想也许是因为丈夫抽烟二十多年的原因吧,这个现象让我俩都感到很神奇。

之后丈夫就说:“我想炼功。”我一听也很高兴,于是就决定跟丈夫一起学、一起炼。

当天晚上开始炼第一套功法,当炼功音乐中师父喊“弥勒伸腰”时,我们就跟着一抻,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声音很大,接着丈夫就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们倍受惊吓,不敢炼了。接着我俩就开始哭,心里充满了恐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过了几分钟后,丈夫说:“可能是地板砖让我踩坏了吧?”我说:“地板上的瓷砖那么结实,怎么可能被你踩坏,也许是大立柜裂开了。”就在我俩琢磨着那个声音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丈夫却慢慢的站了起来,并且高兴的说:“我能站起来了!我站起来了!”我又哭了,这一次是高兴的流泪,因为我这才意识到是师父在给丈夫净化身体。再接着往下炼的时候,丈夫的动作就顺畅了,腰和胳膊都能伸直了,也不感觉疼痛了。

就这样,丈夫一天天的好起来。开始时我摸他的胸部都是凉的,掐一下他也没感觉。炼功以后,胸口一点点热起来了,从腿上一直往下冒凉气。过了几天后,肚子和腿都感到热乎了,也能正常走路了。

转过年的正月十六,丈夫说:“我想学第五套功法,炼静功打坐。”我说:“那就去跟我妈学吧!让我妈教你。”当天就去我妈家里学会了第五套功法。

那天晚上睡到两、三点钟时,丈夫突然在睡梦中惊醒了,还爬起来寻找什么东西,我就问他怎么回事儿。他说在睡梦中看到师父的法身来了,蓝色的头发卷卷的,穿着橙黄色袈裟,双手转动着法轮,从他的肚子里打出来五、六瓶黑色的东西。丈夫还说他用手摸了摸,感觉那东西还有点儿热乎乎、沉甸甸的。他还看到法轮慢慢变小,最后落到他的小腹部位。此时他就醒了,赶快起来,想寻找那五、六瓶黑东西,可怎么也找不到。他说他看的特别清楚,真真切切的。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第二天就跟我妈说了,我妈说“那是师父的法身给你净化身体呢!是在另外空间里显现的,你在这边当然找不到了。不过你很幸运,说明师父已经管你了,好好珍惜这个机缘吧!”

从丈夫得病到康复,我是亲眼见证了这个过程。在中共对法轮功打压最残酷的时候,我们因为丈夫的这个特殊机缘走进大法修炼,亲身的体验让我们知道这个机缘来之不易,对师父的感激之情不知该如何表达是好。弟子明白,唯有修好自己,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