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越南峴港大學校門與該校講師阮胡南(Nguyen Huu Nhan)
越南峴港大學校門與該校講師阮胡南(Nguyen Huu Nhan)

生命的昇華——記一位年輕的大學講師【音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8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編譯)

阮胡南(Nguyen Huu Nhan)是越南峴港市峴港大學的一位年輕講師,該學校是符合國際標準的綜合性大學,是越南中南部規模最大的高等學府,同等規模的大學在越南只有四所。他擁有韓國物理學博士學位,雖然已經回國工作,仍保持着在韓國的博士後研究項目。他不僅事業成功,還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毫無疑問,他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圖1 阮博士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他的成功不僅在於勤奮和努力,也與天賦有關。他說:“我從上小學起就很優秀,未經考試被直接招入中學。 初中時,我獲得了區和省的優秀學生獎,這使我很容易就進入了省級中學。 在高年級學習期間,我取得了許多成就,獲得過省和國家的最佳學生獎。正因如此,我無需參加高考就直接被大學錄取。當同學們不得不加倍努力準備考試時,我卻呆在家裏很悠閒。最後我選擇了在南方最負盛名的大學學習。大學畢業後,我獲得了出國留學獎學金,去韓國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我所取得的這些成績讓我的家人都感到非常自豪。”

圖2 阮博士獲得博士學位時與妻子合影

也許有人會問,擁有如此驕人的成績,可能與他的家庭背景有直接關係吧。他說:“我的家庭只是一個普通的家庭,與其他家庭沒有太大區別,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整個家庭保持着傳統的道德價值觀,比如溫良恭儉讓等等。對我而言,道德和禮儀是基礎,是成功的根源,而不僅僅是教育和知識。”

然而在他成功道路上卻出現了一次重大轉折,對他的人生產生了巨大影響。

那是在2015年,他還在韓國攻讀博士學位,卻患上急性結核病。由於事發突然,他入住醫院時已經處於昏迷狀態,醫生對家屬說“情況不容樂觀,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在失去意識兩天后他才醒過來,醒來時發現自己整個身體上有六、七根管線連接到身邊的檢查和監控儀器上。

他這次在醫院被搶救十一天,醫生對他說,今後要接受長期治療,每兩個月要進行複查,至少要服藥一年。按照醫生的說法,他這種結核病死亡率很高,即使搶救過來也會留下嚴重後遺症。他說:“這次生病讓我發現,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和無常,出院後我不得不抽出時間爲自己的健康尋求更好的解決方案。”

他首先選擇了印度瑜伽,經過大約一個月練習後,發現它並不適合,因爲要投入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卻看不到效果。此時,一位朋友向他推薦了法輪功,他很好奇,就上網查尋,發現法輪功的練習方法竟然非常簡單,就立即嘗試按照教功視頻學習。

圖3 阮博士在閱讀越南文版《轉法輪》

因爲剛出院不久,他的身體還很虛弱,經常感到頭痛。住院期間,他做了幾次骨髓檢查,對脊椎造成傷害,經常感到背痛。經過一段時間煉功後,他的第一反應是頭痛減輕了,背部疼痛的症狀也得到了有效緩解,身體狀況有了明顯改善。煉功三個月後,他停服了所有藥物。

他說:“我能清楚的感覺到,修煉帶來的改變比服藥的效果好很多。六個月後我去複查,醫生說我的身體恢復得比其他人都快,即使我已經停止服藥超過兩個月,結核病菌幾乎消失了。 一年後,我再次做最後一次檢查,醫生說所有結核病菌都消失了。回顧這段時間,我真的很感激法輪功,否則就要持續服藥一年,如果那樣我不知道它會對我的身體造成多大傷害。”

圖4 阮博士在校園裏打坐煉功

因爲親身感覺到了法輪功的神奇,在煉功的同時,他開始閱讀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作爲學者,他非常喜歡探索和研究,他說:“我研究得越多,就越清楚業力和疾病之間的關係,對人生中很多不解之謎都找到了最合理解釋,知道人應該多做善事,避免做壞事;我學習的越多,對我自己做出的選擇就越自信,甚至感到自豪,感到這種機會的珍貴,因爲我所學的是真正的佛法,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在工作中,他用“真、善、忍”標準指導自己做人做事,做事之前首先考慮別人。有一位同學曾這樣評價他,說:“做項目時他總是站在學校的角度去思考,從不把個人放在前面,就像從來沒有競爭對手一樣,與其他同學完全不一樣。而我們總是在考慮競爭對手會怎麼樣,怎樣超過他們。”

阮胡南說:“我知道這種讚揚是對我修煉法輪功的肯定,其實這是作爲大法修煉者應該有的狀態。當然我也有做得不好的時候,但是我會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好。以前我很自私,但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我知道如何更多地去關心別人。”

在韓國讀書期間,他遠離家人,只有陪讀的妻子跟他在一起。當孩子出生以後,家庭出現了很多問題,夫妻之間有很多衝突,有一段時間他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平衡好家庭關係。當他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時,才發現了自己的不對。他說:“我需要對妻子更友善,不能因爲修煉而忽視了家人。作爲修煉人要始終爲他人着想,以同樣態度對待每一個人。”從那以後,他能夠站在妻子的角度思考問題,儘管只是做了一些瑣碎的事情,但夫妻在一起很快樂,很少再有衝突。

他說:“我只需要改變自己,發現自己的錯誤並糾正錯誤,一切都會變得更好,而不是強迫他人怎麼做。現在我太太也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和妻子經常一起學法、聽法,我女兒也喜歡學習師父的詩詞,並喜歡看書中師父的照片。現在我們全家人非常幸福,我對大法充滿感激。”

作爲一名科學家,在對客觀世界的認知方面,他也有了很多新的認識。

他說:“當我還是一名物理專業的大三學生時,我本人是非常固執地不相信超自然現象,認爲它們都是僞造的、虛假的,或使用技術製造的。但是讀完《轉法輪》後,我被師父用現代科學知識解釋的客觀現象所吸引,併發自內心的心悅誠服。比如說‘德’也是一種物質,當人在行善或受苦時能夠積德,也可以在做壞事時被消耗,就像進行商品交易一樣,這話說的通俗而又深刻。在這之前我是很模糊的,我知道很多人都是這樣,這也成爲人幹壞事的原因和理由。還有關於‘第三隻眼’、‘植物是有感覺的’等等,都解釋的非常深刻。所以我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只有佛法纔可以解釋宇宙中的萬事萬物。對科學家來說,這不也是最幸運的事情嗎?!”

從韓國回到越南工作後,他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有了更多接觸,對大法修煉也有了更爲深刻的認識。面對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迫害,他也有了越來越清晰的判斷。他說:“現在我認識到,這種迫害不僅是人權和信仰問題,而是善與惡之間的鬥爭;這也是對世界上每個人的良心檢驗:我們是要維護‘真、善、忍’的價值觀,還是選擇沉默,這關係到每個人的未來,因爲未來不就是由今天的決定所決定的嗎? 因此,我認爲每個人都不應在邪惡面前保持沉默,也不應讓這些謊言繼續誤導和阻礙個人的命運。在面對媒體宣傳時,請先做好自己的獨立判斷,最好去親身體驗。”

現在,他也經常利用工作之餘,向民衆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將代表“真、善、忍"美好信息的蓮花傳遞給善良的人。

(本文根據DKNtv報道編譯)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