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她体验到了真实不虚的因果报应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2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中国大陆西北人,居住在西北地区的一个小城市,靠做些小生意维持生活。妻子在一家公司上班,我们有两个孩子,日子虽然过的平平淡淡,但我们都是普通百姓,很知足。

我因为身体不好,有多种慢性病,吃药看病成了常态,可病还是越来越重,感觉人生很苦。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走入法轮功修炼,没多久各种病都好了。亲身的体验让我感到法轮功很神奇,修炼的决心越来越大。我妻子是个很固执的人,爱认死理儿,而且是无神论的忠实信徒,从来不相信神啊佛啊,认为那都是迷信。但是面对我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又无法否认,所以开始时对我炼法轮功既不反对也不支持。而当我劝她也炼法轮功时,她却不以为然的说:“人应该潇洒的过一生,我可不想受这个约束。”

在中共打压法轮功的严酷形势下,她越来越害怕,既害怕我会受到迫害,也怕自己受到连累,就开始反对我修炼。从言语规劝,到不停的找茬儿吵架,阻止我炼功,还把与大法修炼有关的书籍都藏起来,撕毁了我手抄的与修炼有关的文字材料。更严重的是她还威胁我,说:“你要再炼功我就一头撞死在墙上。”有一回我也急眼了,对她说:“你不要做傻事,会有报应的。”

而她不知收敛,反而理直气壮的说:“世上本就没有神佛,我不怕报应,有报应就来吧。”听她这样说我更担心,可又不知道该怎样阻止她。

过了一段时间,妻子看没什么事儿,就更加肆无忌惮,总说不怕报应,还说我太迷信。

此事大约过了两年,也算相安无事,可是到了第三年就不一样了,那一年可以说是诸事不顺。

平常我们出门办事都是骑摩托车,那一段时间车子总坏,一个多月就大修了四、五次。有一回正赶上过年,可在一次外出时摩托车的前后轮胎一起爆,这是从来没遇到过的。

那段时间她还总做噩梦,早上醒来总说“昨晚又做恶梦了,很不好”。记得有一次她还说:“昨晚梦见从树上掉下来的杏砸到了后背上,这不是要‘背兴’(当地方言的意思是要走霉运)吗?”

后来有一天下午,妻子骑摩托车出去办事儿,一出门就和大卡车撞上了。当时她满脸是血,浑身发抖,我赶紧叫了救护车送她去医院。路上我对她说:“以后可不要再说‘报应’了,快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能管你。”妻子当时不知是害怕还是没辙了,就听了我的话,连着念了三遍“法轮大法好”。到医院检查,发现她的胳膊断了,额头缝了几针,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感到疼痛,即使到了晚上麻药劲儿过去了,仍没有感到疼痛。我对她说:“你说这不是奇迹吗?这么严重的伤哪有不痛的,你不得好好想一想吗?”她“嗯”了一声,然后感慨的说:“你说这世界上真有神佛吗?”

我对她说:“现在有许多人什么坏事都做,报应来了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儿,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如果没有神佛,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愿受约束,那不就乱套了吗?你出了这么大车祸,只是脸上多了道疤,也没缺胳膊少腿的,老天真是对你不薄,就是因为你相信‘法轮大法好’。如果你今后坚信这一点,必有后福。”

从那以后,妻子再也不说“不怕报应”了。但时间一长,好像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反对我修炼,并且脾气越来越大。有一次因为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出去办事回来晚了,她一怒之下,把我的《转法轮》书烧了。第二天她就感到心口不舒服,到医院一查是得了心脏病。之后就一把一把的吃药,嘴里还念叨:“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豁出去吃它一年药,你看能好不?”

转过年来,她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工作不能做了,在家里什么活儿都不想做。每次去医院都要求医生给开特效药,以为这样的药吃了就能好。每月的药费从开始的几十元渐渐的涨到三、四百元,可仍然看不到有任何效果。有一段时间吃了药胃受不了,可不吃药心脏又受不了,那真是苦不堪言。她还总说“这空气咋就不够用了呢?老觉得喘不上气来”,说“感觉自己像是快要死了”,我能感觉到她其实是害怕了。

看她这个样子,亲戚、朋友来看她时都劝她炼法轮功,还举了好多例子。有一天她对我说:“看来是没有其它出路了,我就听你的,开始炼功。不过有一句话说在前头,即使炼功我也得吃药。”

我说:“师父可没说不让你吃药,你炼过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开始她只炼第一、三、四套功法。三天过后,她就说心口好受了,心跳也正常了。我就说:“那就说明你受益了,光炼功不行,还要看书学法。”

她说:“我先炼着功,看书的事以后再说吧。”我知道她其实是怕书中的法理约束她,而她特别不想被约束。

有一回,一个客户欠我们一千元钱,妻子打电话要钱时对方说只能给五百,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妻子当时就气红了眼,我知道心脏病怕惊吓,更怕生气,一生气药量就要加大,当时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非常担心。没想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她兴奋的对我说:“我昨晚梦到佛了,金光闪闪的,非常清晰。”我说:“看来你还是与佛有缘,这是好事,那你现在的心脏感觉怎么样了?”她说:“好了,没感觉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妻子对我说:“我的病不是炼好的,是我总吃好药,药效上来就好了。”我听后真是无语了。大约一个月后,妻子的心脏病又严重了。

有天晚上我们一起炼第二套功法时,炼完后妻子激动的说:“这回我可真信了,在我难受的坚持不住时,我就想了一下‘死也得炼’,突然就感到一下子轻松了,很美妙,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美妙的事!”

第二天,妻子开始看《转法轮》,前七十页她还说看不懂,可以后的内容句句入心。她连着看了三遍,一边看还一边说:“这书怎么写的这么好?你怎么不早点让我看?”我听后太诧异了,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我知道她开始上路了。

从那时起,没过多长时间,妻子的病就全好了。至今已经六年过去了,没有再吃过一片药。她的脾气也变了,以前两个孩子都不愿理她,现在都愿意跟她聊天了。以前我们进货时,她总是抱怨人家这样那样,时不时的还跟人家吵一架。而现在不再挑挑拣拣,怎么都说好。

通过妻子的前后变化,使我对法轮大法的神奇有了更多的认识。现在的人受无神论的蛊惑,很多人敢骂天骂地骂神佛,对这样的事儿以前我只是感到震惊,明知不好却不知该怎么说,而现在我就会说:你怎么和我妻子以前一样!然后将妻子的故事讲给对方听。许多听过故事的人都没有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恶念了。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