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她體驗到了真實不虛的因果報應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2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中國大陸西北人,居住在西北地區的一個小城市,靠做些小生意維持生活。妻子在一家公司上班,我們有兩個孩子,日子雖然過的平平淡淡,但我們都是普通百姓,很知足。

我因爲身體不好,有多種慢性病,吃藥看病成了常態,可病還是越來越重,感覺人生很苦。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走入法輪功修煉,沒多久各種病都好了。親身的體驗讓我感到法輪功很神奇,修煉的決心越來越大。我妻子是個很固執的人,愛認死理兒,而且是無神論的忠實信徒,從來不相信神啊佛啊,認爲那都是迷信。但是面對我身上發生的變化,她又無法否認,所以開始時對我煉法輪功既不反對也不支持。而當我勸她也煉法輪功時,她卻不以爲然的說:“人應該瀟灑的過一生,我可不想受這個約束。”

在中共打壓法輪功的嚴酷形勢下,她越來越害怕,既害怕我會受到迫害,也怕自己受到連累,就開始反對我修煉。從言語規勸,到不停的找茬兒吵架,阻止我煉功,還把與大法修煉有關的書籍都藏起來,撕毀了我手抄的與修煉有關的文字材料。更嚴重的是她還威脅我,說:“你要再煉功我就一頭撞死在牆上。”有一回我也急眼了,對她說:“你不要做傻事,會有報應的。”

而她不知收斂,反而理直氣壯的說:“世上本就沒有神佛,我不怕報應,有報應就來吧。”聽她這樣說我更擔心,可又不知道該怎樣阻止她。

過了一段時間,妻子看沒什麼事兒,就更加肆無忌憚,總說不怕報應,還說我太迷信。

此事大約過了兩年,也算相安無事,可是到了第三年就不一樣了,那一年可以說是諸事不順。

平常我們出門辦事都是騎摩托車,那一段時間車子總壞,一個多月就大修了四、五次。有一回正趕上過年,可在一次外出時摩托車的前後輪胎一起爆,這是從來沒遇到過的。

那段時間她還總做噩夢,早上醒來總說“昨晚又做惡夢了,很不好”。記得有一次她還說:“昨晚夢見從樹上掉下來的杏砸到了後背上,這不是要‘背興’(當地方言的意思是要走黴運)嗎?”

後來有一天下午,妻子騎摩托車出去辦事兒,一出門就和大卡車撞上了。當時她滿臉是血,渾身發抖,我趕緊叫了救護車送她去醫院。路上我對她說:“以後可不要再說‘報應’了,快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能管你。”妻子當時不知是害怕還是沒轍了,就聽了我的話,連着唸了三遍“法輪大法好”。到醫院檢查,發現她的胳膊斷了,額頭縫了幾針,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她沒有感到疼痛,即使到了晚上麻藥勁兒過去了,仍沒有感到疼痛。我對她說:“你說這不是奇蹟嗎?這麼嚴重的傷哪有不痛的,你不得好好想一想嗎?”她“嗯”了一聲,然後感慨的說:“你說這世界上真有神佛嗎?”

我對她說:“現在有許多人什麼壞事都做,報應來了也不明白怎麼回事兒,死了都不知道咋死的。如果沒有神佛,這個世界上誰都不願受約束,那不就亂套了嗎?你出了這麼大車禍,只是臉上多了道疤,也沒缺胳膊少腿的,老天真是對你不薄,就是因爲你相信‘法輪大法好’。如果你今後堅信這一點,必有後福。”

從那以後,妻子再也不說“不怕報應”了。但時間一長,好像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又開始反對我修煉,並且脾氣越來越大。有一次因爲我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出去辦事回來晚了,她一怒之下,把我的《轉法輪》書燒了。第二天她就感到心口不舒服,到醫院一查是得了心臟病。之後就一把一把的吃藥,嘴裏還唸叨:“現在醫學這麼發達,我豁出去吃它一年藥,你看能好不?”

轉過年來,她的心臟病越來越嚴重,工作不能做了,在家裏什麼活兒都不想做。每次去醫院都要求醫生給開特效藥,以爲這樣的藥吃了就能好。每月的藥費從開始的幾十元漸漸的漲到三、四百元,可仍然看不到有任何效果。有一段時間吃了藥胃受不了,可不吃藥心臟又受不了,那真是苦不堪言。她還總說“這空氣咋就不夠用了呢?老覺得喘不上氣來”,說“感覺自己像是快要死了”,我能感覺到她其實是害怕了。

看她這個樣子,親戚、朋友來看她時都勸她煉法輪功,還舉了好多例子。有一天她對我說:“看來是沒有其它出路了,我就聽你的,開始煉功。不過有一句話說在前頭,即使煉功我也得吃藥。”

我說:“師父可沒說不讓你吃藥,你煉過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開始她只煉第一、三、四套功法。三天過後,她就說心口好受了,心跳也正常了。我就說:“那就說明你受益了,光煉功不行,還要看書學法。”

她說:“我先煉着功,看書的事以後再說吧。”我知道她其實是怕書中的法理約束她,而她特別不想被約束。

有一回,一個客戶欠我們一千元錢,妻子打電話要錢時對方說只能給五百,還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妻子當時就氣紅了眼,我知道心臟病怕驚嚇,更怕生氣,一生氣藥量就要加大,當時我的心裏七上八下的,非常擔心。沒想到第二天早上醒來後,她興奮的對我說:“我昨晚夢到佛了,金光閃閃的,非常清晰。”我說:“看來你還是與佛有緣,這是好事,那你現在的心臟感覺怎麼樣了?”她說:“好了,沒感覺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妻子對我說:“我的病不是煉好的,是我總吃好藥,藥效上來就好了。”我聽後真是無語了。大約一個月後,妻子的心臟病又嚴重了。

有天晚上我們一起煉第二套功法時,煉完後妻子激動的說:“這回我可真信了,在我難受的堅持不住時,我就想了一下‘死也得煉’,突然就感到一下子輕鬆了,很美妙,從來沒遇到過這麼美妙的事!”

第二天,妻子開始看《轉法輪》,前七十頁她還說看不懂,可以後的內容句句入心。她連着看了三遍,一邊看還一邊說:“這書怎麼寫的這麼好?你怎麼不早點讓我看?”我聽後太詫異了,感覺就像在做夢一樣,我知道她開始上路了。

從那時起,沒過多長時間,妻子的病就全好了。至今已經六年過去了,沒有再吃過一片藥。她的脾氣也變了,以前兩個孩子都不願理她,現在都願意跟她聊天了。以前我們進貨時,她總是抱怨人家這樣那樣,時不時的還跟人家吵一架。而現在不再挑挑揀揀,怎麼都說好。

通過妻子的前後變化,使我對法輪大法的神奇有了更多的認識。現在的人受無神論的蠱惑,很多人敢罵天罵地罵神佛,對這樣的事兒以前我只是感到震驚,明知不好卻不知該怎麼說,而現在我就會說:你怎麼和我妻子以前一樣!然後將妻子的故事講給對方聽。許多聽過故事的人都沒有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惡唸了。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