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小銀行定向發行股票搭售不良貸款。 (AP Photo/Andy Wong)
中國小銀行定向發行股票搭售不良貸款。 (AP Photo/Andy Wong)

彭博:中國小銀行補血搭售不良貸款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2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國小銀行面臨流動性風險,爲補充資本並處置不良貸款,不少這類小型金融機構在定向發行股票時會按一定比例搭售不良資產。據彭博報道,這類交易很少公開進行,主要是由地方資金充裕的國企參與,成爲目前地方銀行處置風險的一個模式和渠道。

中國小銀行定向募股搭配不良貸款

彭博11月12日報道,中國小銀行在經濟下行和監管趨嚴的夾縫中處境維艱,爲補充資本並處置不良資產,不少小型金融機構在定向發行股票時會按一定比例搭售不良貸款

據彭博統計,今年以來至少已有11家農商行在定向發行股票的募集說明書中,要求參與股東按一定比例購買不良資產。

上週五刊登在證監會網站信息顯示,廣東翁源農商行擬以1元/股價格定向發行股票,發行對象在認購股份的同時須另行支付1.3元/股用於購買不良資產。月初發佈方案的安徽宿州農村商業銀行也計劃以1元/股的價格定向發行股票融資4.8億元,收購其不良的比例爲認購股數的0.5倍金額。

穆迪金融機構部副總裁萬穎表示,“中小銀行受經濟增速放緩的影響,未來資產質量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她認爲,此前監管實施了更嚴格的不良貸款認定標準,使得銀行不良貸款進一步暴露,補充資本的壓力也會增加。

交易過程並不公開 主要靠資金充裕的國企參與

彭博報道說,以上11家公開披露“搭售”方案的小銀行只是滄海一粟。

據山西銀保監局9月召開發佈會披露的信息,自2016年以來,僅該省轄內城商行、農商行就已經通過上述辦法吸收資本金達到257億元,由股東購買的方式處置的不良貸款達225億元。

Natixis SA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Alicia Herrero Garcia指出,這些交易基本上是“地方政府通過現金充裕的國企進行救助”,監管機構認爲這種方式比公開清理要好得多,因爲公開清理可能會導致危機蔓延。

上述11家銀行的發行價均低於每股淨資產,但對於不良資產包的轉讓價格並沒有披露;投資者的信息也大多未有提及,僅有的兩家披露了投資人的定增方案可見,參與定增的投資人均爲地方國企或下屬企業。

其中,安徽肥東農商行是次定增對象是當地國資委下屬企業合肥東城產業投資有限公司;宿州農商行披露的定增對象亦爲當地國企

據一家已完成該類定增的機構人士透露,參與該行定增的投資者包括地方國企和城投平臺等;其定增搭售的不良資產包有小幅打折,部分資產免除利息,並有部分本金打八折或九折,高於市場上農商行不良資產包平均三折到四折的折扣水平。

此外,對於地方資產管理公司(AMC,俗稱“壞賬銀行”)而言,其受制於自身資本約束,恐怕也難以大批量承接這類地方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

山西銀保監局二級巡視員、新聞發言人李瑞傑在9月份山西銀保監會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是地方法人銀行機構拿真金白銀處置風險的一個最有效的方式,也是一個主要的渠道。”

中國金融業不良貸款壓力增加

彭博報道說,經濟下行正讓金融體系的壓力不斷增加,四大行一季度不良貸款增速就已經是至少2017年以來最快。大行尚且如此,中小銀行處境更加艱辛。

以宿州農商行爲例,其募集書中透露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末,該行不良貸款率高達12.12%,並已連續三年超過10%,撥備缺口高達近6.2億元;不良貸款率和撥備覆蓋率均未達到監管指標。相比之下,二季度末農商行不良貸款率3.95%。

彭博彙總上述11家農商行定增方案中披露的數據並顯示,有5家銀行的不良率超過4%,比如江西湖口農商行截至今年6月末不良率高達10.98%,河北灤平農商行截至去年9月末的不良率接近8%,山東壽光農商行去年末則爲4.44%。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