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宗教信仰对推到“柏林墙”的影响。(美联社图)
宗教信仰对推到“柏林墙”的影响。(美联社图)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2日】(本台记者周扬综合报导)1989年11月9日的这一天,“柏林墙”被推倒。这无论对于东德、西德,还是对于欧洲乃至世界来说,都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天。那么,宗教信仰对推到“柏林墙”是否有影响?影响又有多大呢?

表面上宣扬为人民的政府  其实并不是为人民

东德紧跟苏联的脚步,实行计划经济,国家建立全面的生产计划、生产目标、价格,并根据计划调拨资源,生产方式几乎完全由国家所拥有。统一社会党管理和控制国家的经济以及社会的各方面,拥有最高的领导地位。

1952年7月,统一社会党决定开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这时宣传的口号是:“学习苏联就是学习如何取得胜利”。在经济上,对工业进行国有化;在农业上,通过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行集体化。伴随着这一行动,在思想领域里,实行压制,特别是针对教会。

1959年,统一社会党发起了第二次“建设社会主义”运动。1960年,第一季度百分之四十的农业用地属于农业生产合作社,一年之后则迅速增加到了百分之九十。

20世纪60年代,东德仍遭受着糖、咖啡等基本食物的短缺。

1979到1980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机,引起了东德经济加速衰退。彩电、冰箱和洗衣机同西方相比,不仅相对昂贵,并且等待时间漫长,一台洗衣机的交货时间最长可达3年,一辆特拉贝特轿车需要等待至少10年。

1989年,东德的所有湖泊和河流中,只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没有被污染,只有百分之五十八的居民生活在有污水处理厂的地方,森林面积的百分之五十二被破坏。仅有不超过百分之四十的废物被妥善处理,对于危险废物也没有高温焚化炉。1970年,当局以环境数据会被阶级敌人用来抹黑为由,将环境数据列为“机密信息”。20世纪80年代初,将环境数据在档案局定为“机密资料”。任何对环境政策的批评也会被无情镇压。

东德共产党用洗脑宣传,封锁消息,封锁人民,但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成功。民众通过偷看西德的电视节目等方式,寻找真相。他们知道了差别,也知道了这个表面上宣扬为人民的政府,其实并不是为人民。

东德政府修建“柏林墙” 仍然阻挡不住人民大逃亡

由于政治压迫和经济落后的原因,离开东德的人数迅速增加。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有大约两百七十万东德居民越境到西德。大规模移民潮使其生存受到威胁,特别是离开的人中大多是知识分子、熟练的技工、年轻人等。

1961年,在苏联方面的支持下,东德政府沿着西柏林边境修建了“柏林墙”,以阻止东德居民通过西柏林逃往西方,并对越境者加以射杀。至少有80人因试图跨翻越“柏林墙”而被枪杀。1962年,彼得·费查因尝试越过围墙,成为第一个死在围墙前的东德人。1989年2月6日,一名大学生穿越禁区逃亡过程中,被射杀于柏林墙下,他成为死于“柏林墙”的最后一名牺牲者。

有些人躲藏在卡车分隔间或轿车的后箱中,有些人乘坐热气球,还有些人趁着黑夜从城市的下水道纷纷逃亡。在逃难过程中,许多人被共产党军人射杀。延着漫长的“柏林墙”,安放着那些牺牲逃亡者的名字和照片及小骨灰合。

成千上万的东德人经西柏林转投西方,流失的劳动力足以使东德经济崩溃。

1989年5月,匈牙利开始拆除位于匈牙利与奥地利边境的铁丝网和岗楼。东德人意识到,他们有可能徒步穿越匈牙利,进入奥地利,从那儿很容易就能到达西德,他们将这个能自动取得西德公民身份的消息迅速传遍东德。在5至8月间,有超过6000名东德人,从匈牙利非法进入奥地利。

从1948年到1990年,东德人口从1900万减少到1600万。在1961年“柏林墙”修建之前,大约四分之一居住在东德领土上的德国人离开了东德,并且自那之后东德的出生率一直很低。

东德人民大规模逃亡,是共产党政权羞辱性的失败,也是导致共产党政权跨台的重大事件。

注:参考资料源自维基百科、普世社会研究科学网、BBC、德国之声等。

相关链接:

宗教信仰对推倒柏林墙的影响有多大?(上)

宗教信仰对推倒柏林墙的影响有多大?(下)

责任编辑:常青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