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的影響。(美聯社圖)
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的影響。(美聯社圖)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2日】(本台記者周揚綜合報導)1989年11月9日的這一天,“柏林牆”被推倒。這無論對於東德西德,還是對於歐洲乃至世界來說,都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天。那麼,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是否有影響?影響又有多大呢?

表面上宣揚爲人民的政府  其實並不是爲人民

東德緊跟蘇聯的腳步,實行計劃經濟,國家建立全面的生產計劃、生產目標、價格,並根據計劃調撥資源,生產方式幾乎完全由國家所擁有。統一社會黨管理和控制國家的經濟以及社會的各方面,擁有最高的領導地位。

1952年7月,統一社會黨決定開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這時宣傳的口號是:“學習蘇聯就是學習如何取得勝利”。在經濟上,對工業進行國有化;在農業上,通過農業生產合作社進行集體化。伴隨着這一行動,在思想領域裏,實行壓制,特別是針對教會。

1959年,統一社會黨發起了第二次“建設社會主義”運動。1960年,第一季度百分之四十的農業用地屬於農業生產合作社,一年之後則迅速增加到了百分之九十。

20世紀60年代,東德仍遭受着糖、咖啡等基本食物的短缺。

1979到1980年的第二次石油危機,引起了東德經濟加速衰退。彩電、冰箱和洗衣機同西方相比,不僅相對昂貴,並且等待時間漫長,一臺洗衣機的交貨時間最長可達3年,一輛特拉貝特轎車需要等待至少10年。

1989年,東德的所有湖泊和河流中,只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沒有被污染,只有百分之五十八的居民生活在有污水處理廠的地方,森林面積的百分之五十二被破壞。僅有不超過百分之四十的廢物被妥善處理,對於危險廢物也沒有高溫焚化爐。1970年,當局以環境數據會被階級敵人用來抹黑爲由,將環境數據列爲“機密信息”。20世紀80年代初,將環境數據在檔案局定爲“機密資料”。任何對環境政策的批評也會被無情鎮壓。

東德共產黨用洗腦宣傳,封鎖消息,封鎖人民,但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成功。民衆通過偷看西德的電視節目等方式,尋找真相。他們知道了差別,也知道了這個表面上宣揚爲人民的政府,其實並不是爲人民。

東德政府修建“柏林牆” 仍然阻擋不住人民大逃亡

由於政治壓迫和經濟落後的原因,離開東德的人數迅速增加。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有大約兩百七十萬東德居民越境到西德。大規模移民潮使其生存受到威脅,特別是離開的人中大多是知識分子、熟練的技工、年輕人等。

1961年,在蘇聯方面的支持下,東德政府沿着西柏林邊境修建了“柏林牆”,以阻止東德居民通過西柏林逃往西方,並對越境者加以射殺。至少有80人因試圖跨翻越“柏林牆”而被槍殺。1962年,彼得·費查因嘗試越過圍牆,成爲第一個死在圍牆前的東德人。1989年2月6日,一名大學生穿越禁區逃亡過程中,被射殺於柏林牆下,他成爲死於“柏林牆”的最後一名犧牲者。

有些人躲藏在卡車分隔間或轎車的後箱中,有些人乘坐熱氣球,還有些人趁着黑夜從城市的下水道紛紛逃亡。在逃難過程中,許多人被共產黨軍人射殺。延着漫長的“柏林牆”,安放着那些犧牲逃亡者的名字和照片及小骨灰合。

成千上萬的東德人經西柏林轉投西方,流失的勞動力足以使東德經濟崩潰。

1989年5月,匈牙利開始拆除位於匈牙利與奧地利邊境的鐵絲網和崗樓。東德人意識到,他們有可能徒步穿越匈牙利,進入奧地利,從那兒很容易就能到達西德,他們將這個能自動取得西德公民身份的消息迅速傳遍東德。在5至8月間,有超過6000名東德人,從匈牙利非法進入奧地利。

從1948年到1990年,東德人口從1900萬減少到1600萬。在1961年“柏林牆”修建之前,大約四分之一居住在東德領土上的德國人離開了東德,並且自那之後東德的出生率一直很低。

東德人民大規模逃亡,是共產黨政權羞辱性的失敗,也是導致共產黨政權跨臺的重大事件。

注:參考資料源自維基百科、普世社會研究科學網、BBC、德國之聲等。

相關鏈接:

宗教信仰對推倒柏林牆的影響有多大?(上)

宗教信仰對推倒柏林牆的影響有多大?(下)

責任編輯:常青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