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的影響。(美聯社圖)
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的影響。(美聯社圖)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2日】(本台記者周揚綜合報導)1989年11月9日的這一天,“柏林牆”被推倒。這無論對於東德西德,還是對於歐洲乃至世界來說,都是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一天。那麼,宗教信仰對推到“柏林牆”是否有影響?影響又有多大呢?

教會成爲政治反對派的天然盟友

蘇聯的改革在東歐造成連鎖反應,東德民衆對政府獨斷專行的教條主義越來越明顯地表示出不滿,民間各種草根運動趁勢興起,成爲推翻東德政權的潛在力量。長期以來,教會充當這些運動的庇護者和推動者。支持教會,也成爲普通公民對蘇聯體制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反感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基督教文化中蘊含着深刻的和平主義思想,並不意味着基督徒是絕對的非暴力主義者。基督教提出了“正義戰爭”的理念,闡明瞭戰爭的合法性,即便是不得不爲之的自衛戰爭,也須有節制,不能演變爲武力的濫用,戰爭必須以社會公共利益爲準則,否則將是不合法的。

在所有蘇聯“衛星國”中,東德仍然是宗教政策最寬容的一個。凡是無法在公衆場合討論的事物,人民可以在唯一的自由空間——教堂裏討論。這樣,教堂就代表了人們自由的獨特精神和物質場地。在教會裏,人們學會了將恐懼變成勇氣。

1989年4月,包括天主教會在內的東德各大教派,在德雷斯頓舉行跨宗派宗教大會,會議提出十二條決議。這次會議,也意味着教會成爲東德政治反對派的中堅力量。《新德意志》(Neues Deutchland)報稱,教會爲“東德內部的特洛伊木馬”。

許多示威者擔心警察可能會開槍。當時,人們對中共當局在天安門廣場鎮壓抗議依然記憶猶新。東德政治局高官克倫茨(Egon Krenz)就曾公開讚揚中共對學生的鎮壓。

所以,萊比錫的抗議人羣在街頭高呼“不要暴力!”活動人士還敦促示威者,不要給警察開槍製造任何藉口。

後來才曝光,東德當局其實已經下令萊比錫醫院準備更多的牀位和血漿。

10月7日,是民主德國的最後一次國慶典禮,在教會的組織下,東柏林、萊比錫和德雷斯頓都舉行了大規模的和平祈禱會,成千上萬民衆參加了徹夜祈禱。

到了10月底,要求民主自由、加入抗議活動的東德人達到50萬。11月4日,大約50萬人,在東柏林市中心的亞歷山大廣場舉行民主集會。

柏林牆倒塌  東西德統一

11月9日,“柏林牆”被推倒。隨後幾天裏,大量東德人通過“柏林牆”,輕易進入了西德境內。

12月1日,東德議會廢除憲法賦予德國統一社會黨的領導地位。兩天后,統一社會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東德議會都宣佈辭職。

從臨時政府上臺,到兩德統一的過渡時期,教會繼續在政壇上發揮作用。1990年,作爲過渡政府的德梅齊埃(de Maiziere)內閣中,共有4名牧師,包括國防部長雷納·艾伯曼(Rainer Eppelmann)和外交部長馬庫斯·梅克爾(Markus Meckel),臨時議會的400名成員中,有14名牧師議員。

東德政治劇變中,教會起到的作用引人關注,有人將這一變革稱爲“清教革命”(Protestant revolution)。

1987年6月12日,里根總統在西柏林的勃蘭登堡門發表了著名的演說:“戈爾巴喬夫先生,打開這扇門……戈爾巴喬夫先生,拆掉這堵牆!” 這次演說預言了共產黨政權的垮臺。

波蘭哲學家克拉科夫斯基發現,蘇聯東歐國家的共產意識形態沒有道德脊柱,這個意識形態企圖謀殺一切對超驗道德與普世價值的信仰。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總統在“柏林牆倒塌30週年紀念日中表示,推到那個威權主義的象徵,向全世界傳遞一個信息:民主和法治永遠會戰勝壓迫和暴政。

注:參考資料源自維基百科、普世社會研究科學網、BBC、德國之聲等。

相關鏈接:

宗教信仰對推倒柏林牆的影響有多大?(上)

宗教信仰對推倒柏林牆的影響有多大?(中)

責任編輯:常青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