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透過鏡頭講述香港人爲自由而戰的紀錄片(紀錄片截圖)
透過鏡頭講述香港人爲自由而戰的紀錄片(紀錄片截圖)

德國製片人拍紀錄片 講述香港人持續抗爭背後的故事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3日】(本台記者陳亦然綜合編譯)香港市民最初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一系列和平抗議,現在成爲事實上的關於民主未來的“戰爭”,在接近6個月的抗爭後,是哪些香港人讓這場看似不可能的抗爭還在繼續着?德國電影製片人霍茲透過鏡頭講述了香港人爲自由而戰的故事。

霍茲(Parjanya Christian Holtz)在這部爲《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全球觀點”(Global Opinions)拍攝的18分鐘紀錄片中,除記錄了港人在過去數月的街頭抗爭外,還採訪了三位參與抗議的香港人,透過他們的故事讓外界可以一窺香港人堅持走出來抗爭的根本原因。

霍茲解釋稱,當香港人6月開始抗爭時,他人遠在5000英里外的哥本哈根,雖然看到了相關新聞但沒有深入瞭解,直到遇到兩名香港學生,這對香港夫婦堅持不懈地向陌生人解釋香港的政治局勢,這讓他開始關注200萬港人走上街頭和平抗爭的新聞,並試圖瞭解港人的心聲。

參與抗爭的女教師:香港的現狀像“戰時”

“我們將香港的現狀描述爲‘戰爭時期’,現在就是一場戰爭”,一名協助將港人訴求譯成多種語言傳達到全世界的女教師CheryI講述道,“我們越來越像一個團隊,協力合作,比如在街頭”,不過我們本來並不是這樣,“香港是一個壓力大的地方,通常當你壓力大的時候,對人就不是很友善“,現在的這種改變(通力合作)都是源於這場抗爭運動。

香港人在爲自由而戰中展現的團結

”我使用社交媒體Telegram很多年了,我加入了一些組羣,起初當事情還沒有完全確定的時候,有人在羣組裏尋求不同方面的幫助,所以我自願地加入了翻譯的小組”,這位女教師娓娓道來了她在這場爲自由而戰中所扮演的角色。她帶着霍茲走入抗爭人羣中,向他一一說明遊行中的各種做法與舉動,以及他們的訴求。CheryI提到了前線的抗議者和非前線的抗議者之間的協力合作,“第一線發生重大沖突而‘和平的示威者(非前線)’卻沒有離開”,是因爲我們要和他們(前線的抗議者)在一起,在某種程度上保護他們,不過我們需要給他們留出空間,這樣他們在需要時可以從警察那逃離。

製片人霍茲在這部影片中稱,社交媒體在港人的抗爭運動中立下了汗馬功勞,爲香港人籌到了數百萬的港幣,用於在世界各大媒體上發表公開信,表達港人的“五大訴求”:徹底撤回“逃犯條例”;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捕的反送中抗爭者,必不追究;撤回“6.12暴動定性”;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過度使用暴力情況;全面落實“雙真普選”(目前港府已經撤回逃犯條例)。

“深水埗(Sham Shui Po)是香港收入最低的區”,一名曾經在抗爭過程中遭到香港警方逮捕的大學生Gayau帶着霍茲來到這裏,向他展示當地的小商家在有限的財力下,通過提供免費的食物飲料,以及以極低價格銷售安全帽等配備,來支持港人的抗爭運動。霍茲在紀錄片中稱,他在城市中的每個人身上都看到了這種團結。

每個人都是領導者

一名任職科技公司、只有20幾歲的男子Chong稱,他根本不敢計算自己在這場抗爭中投入的儲蓄,他估計約3萬美元。雖然從6月抗爭開始Chong就一直在最前線,不過他自稱自己只是關心香港的普通市民,“沒有實際的領導者給我們下命令或是指導我們怎麼做,我們做我們認爲對的事情”,就像數百萬個個體,無論你逮捕了誰,你都沒有看到這場抗爭運動在消亡,“我們仍在繼續”。

Chong還稱,北京22年前做出的“一國兩制”的承諾非常脆弱,脆弱的就像一張紙一樣,一戳就碎,“誠實地說,我們和北京之間什麼都沒有了”,“他們(北京)一直將其價值觀、文化和在中國使用的那套體系強加給香港”,這違反了“一國兩制”的承諾。

將繼續前行直到“五大訴求”悉數得到迴應

對於未來,CheryI稱她和朋友們都很擔心,若是抗爭最後未能取得成功,那麼所有人都將蒙受損害。在最前線的Chong則稱,雖然他非常疲憊,但(在抗爭運動中)的角色不允許他太情緒化,所以“每一秒我都在想如何讓抗爭更有效、直到戰勝)”,沒有休息,“一直繼續前行”,直到“五大訴求”全部得到迴應。

製片人霍茲:香港事件是對所有人的警告

製片人霍茲在紀錄片的最後總結稱,香港人受傷了,他們犧牲了自己的安全、時間和金錢,不過最重要的是他們犧牲了我們許多人認爲理所當然的正常生活;我們所有人對於香港事件都應該警惕,中共的經濟力量正在壓制全世界的言論自由,這顯示,這場戰爭不僅在香港街頭正在進行,而且在商業、藝術和文化等各個領域都在進行。

責任編輯:唐仲寶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