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四中全会上月底刚开完,习近平的权力稳不稳仍然备受关注。(美联社)
中共四中全会上月底刚开完,习近平的权力稳不稳仍然备受关注。(美联社)

大秘发信号 习近平对四中全会结果不满?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3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四中全会上月底刚开完,习近平的权力稳不稳仍然备受关注。习近平大秘、中办主任丁薛祥日前刊文强调维护习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而不是其他人,因过于直接而引发猜测,四中全会发生什么事了?有评论认为,这是习借亲信之口表达对四中全会结果的不满。也有人说,习现在党内是两面不是人。

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近日发表解读四中全会《决定》文章,当中提到:要深刻认识到“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而不是其他人;维护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中央而不是其他组织。而且不能层层套用随意延伸。

丁薛祥在上海时就是习的政治秘书,现在是中南海“大内总管”,作为习的心腹,其前述解释明白无误,两个维护其实是一个维护,就是维护习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后一个维护只是挂着党中央的名义,明讲党中央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习近平本人。

在11月12日《明镜》视频节目中,谈到四中全会后的中国国内政局。经济学者郑旭光在节目中表示,“维护习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而不是其他人”,听起来是废话,但很清楚,就是要把习当回事,强调保习的地位。丁薛祥这样做说明习近平认为四中全会开的不满意。第一是反腐败三字没出现在公报,可能是达不成协议。另外,公报中50多个“坚持”习很难受,因为他没做到。

四中全会结束当天,在五千多字的会议公报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及“坚持党指挥枪”等,不断重复“坚持”达55次。

郑旭光说,四中全会之后,习是想让丁薛祥出来表达了对四中全会的不满,这是领袖对党的不满。当然习在四中全会也不是没有任何进展,一是强调了党管一切,二是强调了军委主席负责制。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认为,从公报看,四中全会上,香港问题、中美贸易战、反腐都没谈,本来想开会达成共识,看来没解决,反而更加严重。

谢田认为,这次习由手下的人丁薛祥来出面,指责不是下边的人,而是上边的,习周围的人,政治局内部的人。

他认为现在习处于的位置显然是两边不讨好。他说中共内部显然有几派,大略可分两大派也行,一派是强硬、顽固的保党派,另一派是比较实际一点的开明派,希望有所变革的一派。习是想在两派之间取得空间,寻找两面调和,但两边讨好结果是两面不讨好,现在没人相信他,也不把他当回事,也不服他。实际上他的所作所为也让人觉的困惑,不知他真正想做什么。

谢田说,中共在说什么自信什么自信时,实际上它是没有自信的。习对怎么走没有清晰的路线。实际上海外不少人给他指出,当年他认为是共产党给了他权力,让他上了这个位子,但现在是他在想保住共产党。他应该认识到共产党本身要解体了,他还在试图保住共,他不知道,他只要不保,下边的人都会同意。这个党已经垮到这个地步,需要有人站出来,需要叶利钦也好,戈尔巴乔夫也好,该承认现实,真正敢这样做,就象川普当年不承认建制派的一些东西,坚持走出自己的路来。习近平应走出自己的路,不被建制派,顽固派的左右。你看现在在贸易战、香港问题,以前江派控制的体系不断在制造麻烦。香港搞坏了,对香港、大陆和世界都不是好事。但现在北京还是这种打压办法,这样下去整个世界都会受损失。

谢田说,如果习不能痛下决心,一定会被保党派拉下水,他们会把香港毁了,连中国经济和民生全都毁了。现在已越来越清楚了。

节目主持人则认为,看起来习近平权力并没有显现出那么稳,除了中办主任丁薛祥出来发声为习近平发声。另一个异常是习近平当年从福建带起的亲信、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被公布罕见兼任公安部特勤局局长,这是一个负责一帮高官警卫的机构,由此说明习没有可靠的人。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