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習近平招鬼上身後見林鄭之日 北京爆發黑死病 (音頻/視頻)

【石濤評論】習近平招鬼上身後見林鄭之日 北京爆發黑死病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3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很多事情就確定了,沒有人能改變。剛剛看到彭博社披露一個消息,明天,今天是星期二,明天參議院的一些議員將跟參議院的多黨領袖見面,他們爲參議院故意推遲香港人權民主法案的投票表示極其擔憂。今天在香港爆發的一切和展現出來的那種強硬的手法,與川普的態度和多黨領袖直接相關。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講倒覺得反而是對應的,對應的原因很簡單,真正的要給人以教訓,天滅中共,神佛的存在,無神論跟進化論會促使今天的很多人遠離神,即使與神同行的人很多人站在利益的角度去與神同行,並不是能夠就像天滅中共的概念,人很能清楚自己與天地同在,與神佛相互之間的生命關係。什麼意思?與神同行的人,裏面有相當大的成分是自私的,在今天的宗教當中是自私的。很多人講,我有宗教我有信仰,沒有的,你只是擁有的表面的那麼一點點東西,你洞徹不了,你根本感悟不了生命之間的關係。有朋友如果你看我說的“濤哥侃封神”,我相信很多人就不敢隨便說,我擁有信仰,那根本不是,那是一種殘留的文化,文化都不是全部的,是一種殘留的文化。而在整個說法當中,相生相剋的對應這種報應的道理,是所有人都懂的和接受的。

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十月一號習近平招鬼上身;十月十四號二十幾萬香港人在中環渣打花園集會,希望美國能夠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十月十五號美國衆議院無差別通過了這件事情;十月二十八號,中國人的北方人的鬼節,寒衣節,中共召開四中全會,三十一號結束。十一月四號,從十月一號招鬼上身之後的第三十五天,第五個七天,習近平突然見林鄭月娥,不在計劃中的。而見林鄭月娥的概念是在上海,中共的產生地,江澤民曾慶紅的就是非人類生物的起源地,而習近平首次在上海面對林鄭月娥,定下了在今天的香港採取香港版的六四鎮壓的方式,止暴制亂。我在上期節目中講了,那是源自於當年陳希同鎮壓的方案,鎮壓的做法,那是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十號,陳希同的報告,止暴制亂,制止暴亂平息什麼什麼什麼,他是在這個概念下的一個縮版,所以習近平願意使用香港版的八九六四來處理今天的香港事務,就從這個詞這兒出來的。這種詞的定性,在中共的語言系統中是非常重要的。十一月十一號在香港出現了直接槍殺抗議者,在多處不同的地方同時間香港警察拔出槍,是自身沒有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直接以槍擊的方式出現,從而激發了香港在中環的很多人的抗議,就是持續了一天。

香港警察在十一號開始進攻大學,學校、學堂、教堂,是任何一個人都應該尊重的地方,特別是強權者,對很多人而言是尊重學校的,尊重教堂的,不能越雷池半步,因爲那是一個尚被稱爲人的一個行爲底線。當年的曼德拉在南非監獄裏被關了二十多年,曼德拉沒遭受一點點虐待,曼德拉的老婆去看他的時候,當時的白人警察有過不太好的言論,曼德拉直接罵娘,跟那個警察直接懟出來。今天的香港警察的表現是百倍千倍於共產黨嘴中叫種族歧視、種族統治時的南非警察,所以他們不是人來的。那到今天十一月十二號出現的基本就是香港版的八九六四。結果就在同一時間,我在節目中早就跟大家提醒過,天滅中共會出現在中國大陸的,北京突然出現當代鼠疫病人,網上瘋傳,官方謹慎,官方沒有否認哪。《蘋果日報》今天報道說,北京爆發鼠疫,朝陽醫院兩個人已經被確診,醫務人員不知情,領導沒有跟我們說。他是說今天啦,應該是十二號的報道,對等的是十一號香港警察出手之後爆發的故事。如果真的是鼠疫的話,幾天就可以把北京城幹掉,我這裏想跟大家明示的就是大家要懂的什麼叫天滅中共。

這麼講,我換個角度講,肺鼠疫其實就是黑死病黑死病是沒得治的。第一次黑死病出來好像是在羅馬,一三七幾年,它橫穿了整個歐洲本土包括西班牙、法國的巴黎、倫敦、羅馬、米蘭、威尼斯,幾乎我們現在知道的歐洲有名的大城市,經歷了四百年從一三七二年到一七七幾年,幾乎傳遍了文藝復興時期曾經昌盛的城市,它也都走遍了。如果你去威尼斯,威尼斯有一個類似叫白教堂,它是在威尼斯的廣場的對面那兒。當時修那個東西就是因爲威尼斯死去了百分之五十的人口,沒有任何辦法,結果他們祈求聖母,應該是聖母大教堂,可能叫。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的數量的暴增就是因爲黑死病大規模死人,使得整個意大利國家,那個時候它是城邦國,比如說威尼斯就是威尼斯自己是獨立的一個行政單位,米蘭是獨立的行政單位,當時的整個意大利就是因爲死去的人太多,所以剩下活着的人,不用什麼很辛苦的工作他們就豐衣足食啊,那些富有的家庭也足夠有條件去養這些藝術家。米開朗基羅、拉貝爾都是被大家族養的,因爲藝術家本身他們在生活上就不像那些富有者對財富的那種追求,他們更傾注於自己在藝術上的這種發達。所以文藝復興的昌盛,古典主義的復興其實就是對神的頌揚,對神的那種敬畏和迴歸,這是當時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們稱讚。

與此同時在法國出現了諾查丹瑪斯,對未來的預言,同時在意大利出現的哥白尼,背叛人的靈魂,哥白尼的日心學說就是兩三百年之後進化論跟無神論的基礎,背叛自己的生命的根本,物質化的一切,有形看到的一切就成爲絕對的。所以這是真正他被燒死的原因,那就是魔鬼,那魔鬼的概念是從他的靈魂魂魄的角度去說。這邊都是人,咱就是那句話,還是那句話,妲己是狐狸還是人?街上有個女的,掛一個蛇精臉,你娶她回家做媳婦兒,你娶了條蛇還是娶了個人?你隨便用啊,你隨便享受啊,你隨便去理解啊,如果你敢下手的話,這就是今天的中國對不對?蛇精臉馬路上到處都是,那就這麼回事了,你也迴避不了了。所以我提到那段,這就是黑死病

有人說現在科技發達了,嘿嘿,是妖魔鬼怪盛行了,就像我說的科技發達了,對等的蛇精臉也多了,道理是一樣的。你不用講科學發達了,流感沒人能治的了,啊,現在奇奇怪怪的病跟那科學發達的概念是一樣的。吹牛皮呀你科學發達,你今天得病毒性流行感冒,你問問你媳婦,你問問你自己,你花了多少錢?還科學呢,現代科學就是錢,別在那兒吹牛皮,就看誰蒙誰誰騙誰,拿這塊肉去頂。再科學,病毒性流行感冒不到日子好不了,你問問去。這是我想說,他承認是肺鼠疫,是不是報應,不知道。但那個東西來無蹤去無影。你查文藝復興莫斯科黑死病在它完了之後,它自己就沒了,而文藝復興時期結束在威尼斯是因爲不同的宗教的文化混雜在一起,已經不如當初純淨了,威尼斯的很多教堂裏面有很多來自於東方來自於土耳其的藝術的那種痕跡在裏頭,又摻雜大概三種不同的宗教,在他建築物中都表現出來。再後來人就認爲,再發展下去就沒法往下走了對不對?就是背離神了,其實是背離神了。那今天的概念是相當類似的。

在當時的宗教角度,把哥白尼視爲魔鬼,因爲他背叛神造人是產生靈魂爲人的生命中心的,他最大的罪惡在這裏,正是他的罪惡的出現衍生出到後來一八几几年的馬克思、無神論、進化論,一直到今天的現代科技、現代觀念。所有這些都是讓人拋棄自己道德基礎生命基礎,拋棄自己對自己靈魂的尊重,只生活在你這塊臭肉上,只仰仗在人的貪慾上,來滿足自己的貪婪。必遭天譴,因爲人是神造的。我們也跟大家解釋過,川普是人來的,所以在現在看來,香港人想仰仗美國戰勝中共,讓香港人很失敗很失望。香港走了一個Be Water,在天地人當中他是地,中共到現在戰勝不了他,而香港的作用結束了,我們跟大家解釋過,香港的作用結束了。習近平會表現出極端邪惡的做法,在十月一號之後,這是我們在節目中明確跟大家講的。

從十月一號算起第四十二天,就在第四十二天爆發出,他說確診是這樣的,北京出現鼠疫,這是在傳統中所有人都害怕的東西。我一直跟大家講,天滅中共發生在中國,我沒說發生在北京,但一定發生在中國,與中共同在,包括他習近平,共產黨的核心人物,有一個算一個。如果這個東西就這麼走下去,有人說他去採取一切手段,我跟你講,放他個驢屁,上個世紀初西班牙大流感,到現在沒人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羅馬時期耶穌被殺之後,在羅馬帝國前後兩百多年出現了三次大型的瘟疫。鼠疫就跟瘟疫是一樣的,沒人搞得明白,變天了,得感冒的人多了,對不對?你上醫院去,醫生除了騙你錢你不到日子你好不了。嘿,現代科學的最欺騙的事,就是把人推崇成一個最精蛋的傻瓜,因爲你根本不懂得自己生命的本身的那一份珍貴,我罵你的是這個。你不知道自己的珍貴你只知道自己的臭肉,你不知道自己的靈性你知道自己的縱慾,你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的家園你真正的生命的歸屬。我沒有權利說這就是報應來了,但他確診了。中國內地社交網絡上說今天廣傳,北京朝陽醫院爆發鼠疫,兩位來自於內蒙古的病人今天確診,說醫院的急診室已經關閉。北京跟內蒙衛生部門深夜發稿證實此事件,說病人已得到妥善救治。

我跟你說一個零三年非典,海外叫薩斯,北京叫非典,我印象當時是中南海有兩個政治局的人沾上那個東西了。王岐山處理非典是從廣東調到北京,任北京市副市長處理非典,他在處理非典的做法,他把所有得非典的人關到了小湯山療養院,那個地方可能到現在都是完全荒掉的。我講這話呢是咱有朋友,老朋友,就是療養院的,現在這就沒再聯繫啦,怕把人給人惹出毛病來。那時候說濤哥啊,那個地方就跟軍營一樣,所有北京得非典的全關裏頭啦,沒人知道那是什麼,讓所有這種,他叫(因爲我也不吃藥),就像那個四環素,就各種抗生素一起打,活了就活了,死了就死了。妥善處理,得到妥善救治,你讓我說是不是把他們弄死了,不知道,但那東西,兩碼事的,在我眼睛裏這是徵兆。《蘋果日報》的記者致電給朝陽醫院,護士稱急診門診正常,關於鼠疫的消息,他說領導沒有跟我們說這個事兒。朝陽醫院的醫生護士不知道,而北京跟內蒙的衛生官員們卻通報了此事件。有誰能夠保證,這兩個病人進入朝陽醫院之後,他在接觸的過程中,不能夠對其他人造成影響呢?就這傳染病沒傳出去呢,你信嗎?看我節目的有朋友家裏可能就是朝陽醫院的,而北京跟內蒙古晚上發稿說,兩名患鼠疫人來自內蒙的錫林郭勒,經過專家確診叫做肺鼠疫,兩人在北京市朝陽區的相關治理機構妥善救治。多少年沒有鼠疫了,什麼叫相關醫療機構啊?對不對?

本月四號入住朝陽醫院,這兩個人,醫護人員將他們檢驗的樣本送到了中國疾病控制中心測試,今天中午確診爲肺鼠疫,那這應該是今天十二號。北京市政府跟北京衛生監製什麼委員會沒有及時公佈消息,只要求市內所有醫療機構開發燒門診。鼠疫一開始是發燒的,所以他要針對發燒的病,發燒的症狀進行門診,重點抽查病人如果在本月三號到五號曾經到朝陽醫院急診室求醫的同時出現了發燒,淋巴腫大,咳嗽等症狀,要及時隔離抽取樣本,向當局彙報。報消息出來是十二號,北京時間十三號,事情已經過了十天了。大家查查當時非典的時候中間間隔多長時間。這就是共產黨,這是北京城,這是習近平。這是不是天滅中共的開始?我不知道,但老人說一聽鼠疫那就嚇死人,死個千八百萬就跟遊戲似的。有人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不用怕那個,現在就是現在這個年代,可能沒有人親自碰過肺鼠疫的病毒,只在實驗室裏面曾經研究過,可能沒有任何人大批量的面對過。什麼年代就這個年代,無知的年代,對肺鼠疫很可能是無知的年代。嘿,課本上讀書,現在女人生孩子都按照書本生,牲口畜生自己都知道怎麼生孩子,人不知道現在,讀書。大家聽着樂,我說的意思就是說人已經退化了,先進的過程是退化的過程,是自我傷害和失去本能的過程,這可是他自己說的對不對?

從三號到五號,這兩個人是四號來的,今天事情被披露出來是十二號,如果有人來自內蒙,過去十天內曾經到內蒙旅遊,那出現症狀都要上報,那他就把整個內蒙古全都包括了,你說有多少人?如果內蒙有的話,過去的十天裏內蒙的人都去哪兒了,到上海打牙祭的那保不齊呀。記者致電朝陽醫院,護士說,門診正常,急診正常。網上傳的有關肺鼠疫的消息,領導沒跟我們說這個事。內地經濟觀察網引述相關人員說,沒有必要恐慌,一切盡在掌握中。完蛋了,就在這句話就完蛋了,一切盡在掌握中,嘿嘿,我還是說那句話,就這個領導,今天吃仨豆子,明天你放幾個屁啊?人人坑別人,人人坑自己,這是今天的中國社會。

強調兩個病人已經轉院,但沒說轉哪兒了,兩個人是否有生命危險,他說要等官方通報。我覺得就這個話這完全足矣啦。這兩個人要沒事兒,他不這麼說,這兩個人要沒事,根本不會這麼說,這兩個人是死是活已經不知道了。鼠疫是中共官方要通報的傳染病,鼠疫桿菌是透過老鼠跳蚤傳播的,歷史上曾多次爆發過,導致數以千萬人死亡。中共建政前曾多次爆發,病死率極高。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從來沒經歷過鼠疫,我問你他憑什麼掌握?拿出你科學的腦瓜來。很抱歉我嘲諷科學的說法,科學的概念就是抗命,就是毛澤東的人定(腚)勝天,拿屁股對着天放屁,就說人定(腚)勝天。你別介意啊,南方朋友可能不知道,北京人管屁股叫腚,人定(腚)勝天這是毛澤東說的,所以一撅腚,大屁股撅起,一個屁就上天了,這就是今天中共宣傳系統,共產黨賴以生存的根本之一。

大陸的朋友好自爲之,我不知道你退黨退團退隊,你相信有多少,信不信隨你,政治是狗屁,人的善惡是人生命的真實的選擇,你可以不相信神的存在,但神佛道一定淘汰那些對人不尊重的,侮辱人的生命,那叫高級動物。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