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地球驚現多處時光隧道(pixabay)
地球驚現多處時光隧道(pixabay)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4日】(本台記者田喆綜合報導)(接上文)

陸地時空隧道

兩個士兵在一夜之間從菲律賓到墨西哥

茫茫大海,高深莫測,有很多不爲人知的祕密自然不足爲怪。但是,生活在陸地上的人們神祕失蹤,並在另一地點再現,這可就奇怪了。

1893年10月25日,兩個西班牙籍的士兵正在菲律賓總督府大門口站崗。突然,這兩個士兵感到一陣迷糊,就不知不覺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這兩個士兵醒來一看,周圍的景物全變了,不知身在何處,便趕快找人去問這是什麼地方,發生了什麼事。這一問不打緊,他們馬上就被好奇的人們團團圍住,有人告訴他倆這裏是墨西哥政府大廈。

人們問他倆是從哪裏來的,兩人連說帶比劃地把經過一說,當地人便嘲笑他們不是神經病就是騙子,並強行將兩人弄到教會。

他倆到了教會,還在向人們解釋“我們昨天晚上真的是在菲律賓總督府門前站崗來着,不知道怎麼就到了這裏。我們不是騙子,也不是精神病人”,可是沒人相信。他們爲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就向教會裏的人說出一件事,讓人們去證實:“前天夜裏,菲律賓總督被人用斧子殺了,你們好好打聽一下有沒有這件事,到時候你們就知道我們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那個時候,通信沒有現在這麼發達,過了兩個多月,正好有一艘輪船從菲律賓航行到這裏。好奇的墨西哥人趕緊上船去問,證實菲律賓總督確實在是兩個多月前被人用斧子殺死的。

墨西哥人這才相信這兩個士兵沒有說謊。不過,大家心裏都挺納悶,那兩個士兵怎麼會在一夜之間,從菲律賓橫渡太平洋跑到墨西哥來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兩個士兵是被“外星人用飛碟從菲律賓高速運到墨西哥”,還是無形之中進入到時空隧道,通過“四維空間”來到了墨西哥?直到若干年後,科學家纔給出一個結論,認爲這兩個人進入了時空隧道,並且在異地再現。

 兩個士兵在一夜之間從菲律賓高速運到墨西哥(希望之聲合成)
兩個士兵在一夜之間從菲律賓高速運到墨西哥(希望之聲合成)

哥倫比亞約有100餘名聖教徒到阿爾里斯山的山頂去朝拜失蹤

1999年7月2日,在中美洲的哥倫比亞,約有100餘名聖教徒到阿爾里斯山的山頂去朝拜。他們相信1999年8月“世界末日”會來臨,於是上山去祈禱上帝的拯救。誰知這夥教徒上山以後再也沒有下來,就此失蹤了。

此事驚動了哥倫比亞政府,當局派出了大批警察在阿爾里斯山四周大面積尋找,並出動了直升機。搜尋持續近一個月,但仍一無所獲。直到現在,這100餘人還是沒有再現。人們期待着,有朝一日他們也能神祕地重返人間。

莫斯科地鐵失蹤案

1975年的一天,莫斯科的地鐵裏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失蹤案。那天晚上21時16分,一列地鐵從白俄羅斯站駛向布萊斯諾站。在平常,只需要14分鐘列車就可抵達下一站,但這列列車在14分鐘內,載着滿車乘客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列車與乘客的突然失蹤迫使地鐵全線暫停,警察和地鐵管理人員在內務部派來的專家指揮下,展開了一場地毯式的搜索,但始終沒有找到地鐵和上面的幾百名乘客。

滑雪者紐約雪山失蹤,6天出現在3000英里外的加州

一名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滑雪者,在紐約雪山失蹤,搜尋6天無果後,竟離奇出現在離紐約差不多3000英里外的加州。更離奇的是,這名男子被髮現時仍穿着同一件滑雪服,但卻剪了頭髮。不過,他自己卻記不起自己經歷了什麼。

據《紐約郵報》報導,來自多倫多的消防員康斯坦丁諾斯.丹尼.菲利普迪斯(Constantinos Danny Filippidis),2月7日在紐約上州的白麪山(Whiteface Mountain)滑雪時失蹤。超過140人進行了搜尋,但沒有發現菲利普迪斯的蹤跡。

請看城市新聞(CityNews)的報道

然而,在6天之後的13日星期二,菲利普迪斯突然與加州首府薩克拉門託市政府聯繫後現身。多倫多職業消防員工會(Toronto Professional Firefighters’Association)的弗蘭克.拉馬格納諾(Frank Ramagnano)稱菲利普迪斯精神狀況混亂,無法對發生的事情做出確切回答。

菲利普迪斯只記得自己有去過紐約滑雪,他相信自己頭部受了傷。另外,他隱約記得自己被一輛卡車一直帶到加州。但爲何會上了卡車、卡車司機長的如何等等細節他卻無法記起,他只記得自己在車上“睡了很多”。然後司機在離機場大約11英里外的地方讓他下了車,他好像就在那裏剪了頭髮……

薩克拉門託市一名警察稱,很顯然,菲利普迪斯對事情經過失去了大部分記憶,但相信他並非因爲醉酒或吸毒而導致失憶。

空中時空隧道

1955年,一架飛機從美國的諾福克飛往墨西哥的坦皮科機場,但起飛不久就與地面失去了聯繫。後經好長時間的搜尋,也沒有找到這架飛機。

1990年,35年前失蹤的這架飛機卻好好地到達了墨西哥坦皮科機場。飛機到達時,機場方面沒有接到任何信息和指令。機場如臨大敵,有關工作人員立即將這架飛機團團圍住。倒是飛機駕駛員感到奇怪了,他嘲笑着問:“你們難道從來沒見過飛機嗎?爲什麼用這種眼神看我們?”

人們問:“你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怎麼還穿着50年代的服裝啊?”飛行員鎮靜地回答:“今年是1955年,本來就是50年代,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機場人員一聽全笑了:“什麼,現在是50年代?告訴你們吧,現在是1990年,已經進入90年代了。”機場人員把他們送到一個軍事基地,對他們嚴格盤問。

 墨西哥坦皮科飛機(示意圖)(pixabay)
墨西哥坦皮科飛機(示意圖)(pixabay)

1990年,35年前失蹤的這架飛機卻好好地到達了墨西哥坦皮科機場

這架飛機的飛行員一口咬定:“現在就是1955年,我們只是完成了一次例行飛行。”後來經過調查,人們確認這架飛機的確是1955年失蹤的飛機。機場方面調來機組人員的照片,發現與現在沒有一點變化。

現在,美國航空史上還保留着這樣一起神祕再現的事件。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1942年的北非戰場上,以英國爲首的同盟國與軸心國德國之間展開了一場北非爭奪戰,也叫沙漠戰爭。美國於1941年加入戰爭並於1942年5月11日在北非開始直接軍事援助。在此期間美軍一支p-38“閃電”戰鬥機中隊,在掩護運輸機返航時發現少了一架p-38“閃電”戰鬥機。該中隊所有飛機立即在中隊長的命令下在附近空域展開搜索,最後因燃料問題只能放棄搜索馬上返回基地,並呼叫基地起飛了兩架戰鬥機反方向原路搜索,但未發現失蹤的這架p-38“閃電”飛機的殘骸,也未發現飛行員跳傘後爲搜索飛機留下的求救標記。

最後,基地爲這名“失蹤”的飛行員舉行了祈禱活動,其實所謂“失蹤”實際上可能已經陣亡了。原因是從時間上計算,油料早已耗盡那架失蹤的p-38飛機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飛回基地裏。

祈禱活動還未結束時,基地防空警報突然響起,高炮手衝進各自炮位,值班戰鬥機飛行員立即進入機艙等候起飛攔擊命令。防空雷達發現一架來歷不明的飛機正低空快速接近該基地,但不像一架準備進攻的戰鬥機。在被數盞探照燈鎖定照射下,基地官兵清楚的看見是一架P-38“閃電”飛機像基地而來,因爲它的外形太特殊了,即便閉上眼睛,哪雙座引擎獨特的震耳欲聾聲也會讓人百分之百的猜到。基地無線電明碼呼叫要求該飛機說明身份,但這架P-38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基地信號燈隨即打開頻繁閃爍用燈語,要該機飛行員作出敵我識別動作,但飛機還是沒有任何反應;指揮官下令炮手暫時不要開炮。

 P-38雙座引擎戰機(wikimedia commons)
P-38雙座引擎戰機(wikimedia commons)

這架P-38“閃電”開始下降了,可就在機場跑道正上方,奇怪的事發生了,它突然像撞上了一道看不見的牆,在空中瞬間被肢解成多個碎片。現場既看不到火光,也聽不見爆炸聲。基地的人們看見一個人從飛機被肢解成碎片前跳出來,降落傘被打開了,先是副傘隨風拽出白色的主傘,隨即主傘也成功打開,消防車、救護車同時往殘骸落點與降落傘着落處疾駛,救護車趕到現場時與隨後趕來的官兵都驚呆了,他們目睹了不可思議的事情!該飛行員頭盔上印着的編號證明這架P-38“閃電”正是白天失蹤的那一架P-38,按時間計算它不可能有充足的燃油,可它是怎麼飛回基地的呢!而該機跳傘的飛行員已前額中彈,子彈貫穿至後腦,造成一個大大的“窟窿”,他又是如何操縱飛機,並且最後執行跳傘、拉環、降落完成這一系列動作的呢!

這件怪事最後由基地所有目擊者簽署保密協議後,被列入了美國空軍第五機密檔案,向所有目擊者作出的解釋是:原因待進一步調查,但戰時狀態爲避免造成以訛傳訛的混亂,命令所有目擊者必須保密。

若干年後,此事件被軍方解密,科學家試圖採用多種方式來解釋這種奇特的現象。其中一種觀點認爲,現實世界有兩個時空,當這位P-38駕駛員在被德軍擊中的一瞬間,他駛入了另一時空,在這個時空,飛機仍保持完好無損,駕駛員雖已陣亡,但時間與事件軌跡,仍按照原有的方向發展,當飛機飛臨基地上空時飛機又轉入當前時空,於是發生了這一連串不可思議的現象。這隻是諸多解釋中的一種。

(未完待續)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田喆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