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鼠疫还是夺命瘟神吗?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5日】(主持人:石涛)《封神演义》当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神,就是瘟神,瘟神吕岳。姜子牙第一次就没干了他,他前后出现过两次,但是在小说中记述他是正神。瘟神的功夫不得了,它里面有一个潜在的说法,在跟姜子牙对垒的时候,他一个人带着另外东西南北瘟神,他是中间的神。他往西域城里下毒,其实就是下瘟神,结果只有两个人没事。一个是哪吒,一个是二郎神,哪吒不是肉身,二郎神他的生命原处就不在人这儿,剩下的全都不行了。没招了,二郎神就找他师父,他师父说我也没办法,你去找炎帝神农,找到神农,神农给了他一味药,出了洞府之后,就从地上摘了一个草给他,说你带回去吧。带回去把它和和往水里的扔就行。柴胡在中药当中跟其它的中药完全不同,所有的中医都知道柴胡有着特别之处,但它为什么特别?只有在传说中说,所以柴胡应对着瘟疫,瘟疫对人中是大淘汰,淘汰的概念是人丧失了道德,而在丧失了道德的概念中,基本都是性乱,丧失道德之后来的惩罚,但神又慈悲于人,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

有人说了,那费那劲干嘛,就别有瘟神不就完了吗?就别淘汰,淘汰还让你把柴胡弄下来。

那是人的想法,人老想舒服,其实没有一个舒服的。

所以这前后的故事就是这么来的,人间有瘟疫,被人们称为瘟神,而人的利益角度来讲,骂人就说,这小子,你别招他,他就是一瘟神,走到哪儿哪儿倒霉。但人间又有了柴胡,所以这里我想说的瘟神是正神。给人间带来的表面就是灾难、死亡。

在文艺复兴时期,我们节目中讲过,文艺复兴时期很特别,它与黑死病影响着整个欧洲版图。欧洲的整个它的历史的过程,在文艺复兴时期,在黑死病的概念当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比较准确的数字,1346年到1353年,前后7年,有说是从意大利开始,有说是从东部开始的,欧洲大陆突然出现了瘟疫、黑死病、肺鼠疫

如果你查欧洲的故事,它讲的是一个商人,把这样的瘟疫是从中国带去的,而瘟疫的起源是蒙古,它所承载瘟疫的病源体叫做沙鼠,一种老鼠。这个意大利生意人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正他就回到了意大利,在意大利突然爆发肺鼠疫

7年的时间,在整个欧亚大陆,死了7500万人,它是7年的时间,每年换一地方。在欧洲本身死了2500万人,这是一个笼统的数据,而大概相当于当时欧洲的60%的人口。所以在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到了137几年,公认的文艺复兴时期开启,大批淘汰人。人被淘汰完之后,人开始重新归正自己的念头,去崇向神。

反过来,在第一次大灾难出来的时候,对很多人而言,完全是无能为力的,从而在无能为力的背景之下,他们才转向自己内在生命的善念。第一波被淘汰的上千万人,他们没有资格再重新归顺于神之下,告诫的是这么个道理。而黑死病在当时被教会称为叫上帝之鞭,后来据说教会也不敢说了,因为很多教会的牧师也都得这病死的,教会就不敢说了。

很多牧师得这病死了,教会不敢说了,这也正是这种病是上帝之鞭的原因,他才不管你人间是什么职务,你在宗教里如何,人修炼修的是人心,对神是心,人心的概念,而不是你的贪婪的概念。换个角度来讲,在宗教中大批的人死去的同时,同样是净化那些虚假的,对神以虚假之心态而崇尚神的外在表现的人。很有趣,黑死病结束之后,欧洲大陆没了。

在文艺复兴最鼎盛的15世纪跟16世纪,欧洲大陆没有黑死病,到了17世纪的中叶,人们承认那是文艺复兴走向结束的那个阶段。文艺复兴经过了300年到400年,但是在最后100年的时间里面,黑死病骤然出现,突然出现在米兰,然后再次沿着各地走了一圈,伦敦、巴黎、罗马、佛罗伦萨,你能讲得出来的有名的地方都有。最后结束在1771年的莫斯科。

文艺复兴开始于黑死病,结束于黑死病。文艺复兴中间就出现了最鼎盛,影响到今天。

没有人,不懂得为什么和如何这黑死病没了,就叫肺鼠疫鼠疫有三种,肺鼠疫是最厉害的。

所以真正说,黑死病在整个世界大陆消失了200年。有人说在崇祯年代中国有过,可能是吧。我只能说可能是吧,因为在真正影响当中,从技术当中和能够看到的资料当中,都讲黑死病在18世纪末19世纪就开始没有了。

黑死病的消失是被共产党邪灵代替的,1771年到1772年黑死病结束之后,1779年巴黎公社出现。其实我眼睛里就是这么对应的。

敬神的文艺复兴时期结束,完全与神对立的魔鬼出现,影响到今天,走到了今天。

11月12号,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一对内蒙的夫妇得了肺鼠疫,就叫黑死病。两个人是11月3号入住朝阳医院,在朝阳医院竟然经过了8天。朝阳医院的主治医师是个女的,当她检查完这两个人之后,她是个中年人,她说多年的专业经验,让她感到很惊奇,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貌似感冒发烧的流感的病历,她总觉得哪里有蹊跷,结果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竟然用了8天时间才确诊他们是肺鼠疫

两个人已经在政府的“关怀”下,在安全的医疗控制中心,妥善安排。

这话说的,把两人杀了就行了。这个医疗室在地下室里面,全封闭的,我们看到的科幻影片应该是那样的。所有人,所有医生,所有的皮肤都要给他控制起来的,因为肺鼠疫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染的,而这期间,这两个人曾经被转到过地坛医院,而他们在11月3号来到朝阳医院之前,他们是内蒙的,锡林郭勒的,他们在当地医院看过病。这件事情就是这么个过程。

在我眼睛里,应该是大陆的医疗控制中心没有意识到肺鼠疫就是黑死病,而在整个西方世界对黑死病到现在都是极其恐惧的,因为黑死病消失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它怎么走的。而中共的国家级的医院控制中心发表声明说,大家别害怕,那个东西完全控制住,而且中国不是鼠疫的发源地。

鼠疫黑死病历史的源头就在蒙古。另外一个说法,它的传递的过程经历过喜马拉雅山。

今天的医生,今天的中国大陆的中国级的医疗控制中心没有基本知识,没有基本常识。连我这什么都不懂的都能知道,而鼠疫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大瘟疫。

所以这件事情刚刚出现了大概前后不到36个小时,成为了媒体当中的相当大的新闻,而这个新闻却是集中在中国大陆出现了极度的恐慌。

《中国惊现鼠疫病患 引发民众恐慌》。

写这篇文章的人都没有意识到,有一种鼠疫叫腺鼠疫,那个东西没有威胁性。那个东西是它在先,很多发病的人有那样的鼠疫在先,大概在24小时之内,有可能转向肺鼠疫。原来的概念是这样的。

但中国人对这些东西都是很忌讳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于周三表示,北京市各级医疗卫生部门正在有序开展各项防控工作,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朝阳区人民政府也在一份公告中说,相关防控措施已落实。中国国家卫健委也已安排专家赴内蒙古,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

你翻翻当年的萨斯非典,他们的表态是一样的。我跟大家解释,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没意识到这是肺鼠疫就是黑死病,它没有这个知识。如果它有这个知识的话,它当初就不公布了。出完事之后,它开始屏蔽。

【但据《纽约时报》中文网周三报道,中共曾有掩盖和延迟公布传染病暴发的历史。《纽约时报》称曾看到一份指令,中共审查机构指示国内的在线新闻聚合网站“屏蔽和控制”鼠疫相关新闻的在线讨论。】

鼠疫的表现跟流行感冒一样,发高烧,咳嗽,比较特别的就是淋巴肿大。但是对一般人来讲,没有这种概念,很多人很难判断。所以这两个人被弄出来,是那个姓李的医师,她只是觉得这种感冒很少见,它的病源体在哪儿,她从来没有见过。中国医疗控制中心还说,他们已经控制了病源体。

说实话,放屁!200年前就没了,它上哪控制这个病源体?

原来有个电影叫《卡桑德拉大桥》,那是我们那个年代看过的。那个女主角是意大利的索菲亚罗兰,那是坐着欧洲铁路的豪华列车在行驶的过程中,有一个人到了欧洲的最顶级最严密的医疗控制中心去偷什么东西,结果无意中把其中的一个肺鼠疫的疫苗给弄破了,他就感染了。而这个人跑出来了,是个运动健将,结果他也上这个列车了,人家有钱嘛玩嘛。运动员去给那些富裕的女人当玩偶。这个电影就这么拍的,这个过程突然这小子就不行了。他一旦发病就完了,身上是黑的,指甲盖是黑的。这辆列车里面有医生,意识到坏了,说这是200年前消失的黑死病。欧洲人是根深蒂固的惧怕,然后就去讨论这辆列车的最后的结果。瑞士政府的安排就是和国际世界卫生组织安排就是把他扔到瑞士的山谷里,让他永远消失,冰冻起来。在过一个山崖的时候,把铁路炸掉切断了。而电影的主题就是说一个人怎么伟大,他创造了一个疫苗,然后就可以把这些人给救了,所以人命至上,肺鼠疫无所谓,我们可以战胜它。它讲的是这么段故事。但里面它描绘的同样的立足点,人的性欲的败落,滥就是狂滥败落之后带来的伤害。这里面是一样的。

当经过半天传递之后,中国意识到很大麻烦的时候,就开始封闭了。

BBC的报导《中国北京惊现“黑死病”:鼠疫还是夺命瘟神吗?》。

当你叫它是瘟神的时候,人就没有能力战胜它。人战胜不了鬼,人战胜不了共产党,人只能与神同行。但有瘟神存在,那就是说,如果遇到这种大淘汰的话,那是个神,他要杀掉谁,是有名单的。在瘟神的手里面,被人称为细菌什么也好,它是完全可以被他控制的。

刘伯温有预言提到,大疫出现在9到10月份。

他出事的时间是11月3号,你看看是阴历9月底的,不是阴历10月初?这个你都可以查到,而在中国出现的这件事情,是平地而起的。所以中国科学家的医疗控制中心很负责任的说,我们要去查源头。

傻东西,源你个大头鬼啊,他叫瘟神。你去查这个源头,就象你去查自己的梦之源头一样的愚蠢,你完全在其中,你却根本碰不到它。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