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川普总统11月14日在路易斯安那州参加竞选集会。(AP Photo/ Evan Vucci)
图为川普总统11月14日在路易斯安那州参加竞选集会。(AP Photo/ Evan Vucci)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5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美国保守派网络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周四(11月14日)刊文说,如果川普总统认为铲除乌克兰的腐败,并搞清楚乌克兰如何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他有权这样做,因为那就是他的特权。

文章说,虽然主流媒体歇斯底里的渲染,但美国众议院周三(11月13日)第一天的公开听证并没有重磅炸弹,而是无聊又乏味。

不过,在第一天的公开听证中,国务院高级官员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和乔治·肯特(George Kent)的确帮助澄清了弹劾调查内容到底是什么:那就是在美国应该对乌克兰采取何种政策的问题上,川普总统与许多职业国务院官员之间存在分歧。

坦率地说,这次民主党弹劾调查的实质是:谁应该确定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美国在国际上的国家利益?是美国总统,还是非选举产生的官员?

我们在星期三听到的是,泰勒和肯特对美国应在乌克兰实行什么政策,以及怎样才符合国家利益发表了很多意见。但是,如果川普总统有不同的看法,那谁的意见更重要? 显然,总统的观点更重要,因为是总统,而不是国务院官员制定了美国的外交政策。

但民主党的说法是,弹劾调查只是关于川普是否利用数亿美元的安全援助作为交换条件,要求乌克兰调查政治对手拜登的儿子。而媒体也在鹦鹉学舌地鼓譟。为了自圆其说,民主党必须坚持认定川普没有其他动机想要进行此类调查。

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的法律顾问丹尼尔·戈德曼(Daniel Goldman)在周三的听证会中一再提到“政治调查”,说川普想要整拜登的黑材料,以帮助他在2020年连任总统。

但是,完全有正当理由认为,乌克兰的腐败调查可能会有利于更多方面,而不仅仅是川普的连任。肯特本人作证时也说,鉴于乌克兰腐败的历史,特别是布尔斯马公司(Burisma)的腐败记录,这样的调查实际上是合法的。该公司曾经也被奥巴马政府调查过。

此外,鉴于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2016年大选期间向乌克兰官员索取川普的黑材料,从中很容易看到对这些问题的任何调查将超越川普的利益,而涵盖了更广泛的美国利益。

民主党在这里陷入了困境,认为只有他们对川普动机的狭隘解释才是正确的,但显然还有其他有事实根据的更合理的解释。

川普对决“深层政府”

从周三的听证会中可以明显看出一点:泰勒和肯特以及可能的其他许多国务院官员不同意川普总统对乌克兰的看法,并且与白宫的乌克兰政策完全不同。

泰勒在开场白中谈到,有一个单独的、“不寻常”的乌克兰外交渠道,其中包括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川普总统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能源部长佩里(Rick Perry)、美国驻乌克兰前特使沃尔克(Kurt Volker)等。这个不寻常的渠道似乎让泰勒困扰。

这又回到了总统与官僚主义的问题。如果川普总统认为他需要一个单独的政策渠道来实现他认为合法的美国利益,以铲除乌克兰的腐败并弄清2016年的情况,那是他担任总统的特权,尤其是如果他认为国务院的职业官僚不会去处理或认真对待这些问题。

举个例子,泰勒周三表示,他认为乌克兰除了“感谢”外不欠美国任何东西。包括川普总统本人在内的许多美国人可能不同意这一点。完全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乌克兰或接受美国援助的任何其他国家可能欠美国的不只是“感谢”。也许这些国家在促进美国国家利益方面也欠美国的,这个利益是由美国总统定义的,而不是泰勒大使或其他任何官僚定义的。

这实际上正是川普政府对此事的看法,很可能也是川普和其他政府官员如此坚信没有交换条件的原因。川普政府对拜登和布尔斯马公司,以及2016年大选的兴趣似乎是回顾性的,而不是前瞻性的。

川普想知道为什么没有对拜登进行调查,以及乌克兰政府中谁在试图破坏他2016年的竞选。究其根源并确保不再发生,这是获得数亿美元安全援助的合理条件。

如果泰勒、肯特和其他国务院官员不同意川普的做法,没关系啊!他们有持不同意见的自由,也有对乌克兰外交的“不寻常渠道”烦恼甚至担心的自由。归根到底,这种渠道存在的本身就表明总统对国务院工作人员缺乏信心。

但泰勒在周三的证词超出了烦恼或担忧。他说,这种不寻常的外交渠道正在“与美国的长期政策背道而驰。”他重复了几次这句话,以呼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管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中校的证词。温德曼中校说,他在2019年春季意识到了“外部因素恶化了对乌克兰的虚假叙述,这与部门间的共识不一致。”

正如政论作家马克·海明威(Mark Hemingway)所说,在这种情况下,“部门间共识”似乎与总统确定的美国实际外交政策相左,就像“部门间共识”反对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一样,尽管川普在竞选时就承诺要这样做。

泰勒星期三还声称乌克兰对美国安全很重要,俄罗斯的侵略无法接受。但是,在老布什总统执政期间,容忍了莫斯科入侵格鲁吉亚;而在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容忍了俄罗斯军队占领克里米亚。当时的“部门间共识”哪去了?为什么那时乌克兰被认为对美国安全而言没那么重要了,以至于不对俄罗斯采取任何反击措施?

结论是总统制定外交政策,而不是行政部门的官僚。到目前为止,整个弹劾调查都取决于这一事实。随着公开听证会上弹劾辩论的持续进行,美国人民会越来越看清民主党对事实非常狭义和高度主观的解释,以证明他们声称的川普总统试图与乌克兰交换条件的说法是合理的。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