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敢於獨立思考和說真話的軍官(網絡照片)
敢於獨立思考和說真話的軍官(網絡照片)

一位中國軍官的肺腑之言【音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4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

上個世紀末,他是一名在中國瀋陽軍區某部服役的軍官。

在中國軍隊裏,雖然升遷有明文規定,但如果不會喝酒,不會溜鬚拍馬,不給上級主官送禮送錢,提升是沒有希望的。爲了與上級搞好關係,他不得不學會“酒桌文化”,經常陪領導喝酒。因爲喝酒過量,他的身體出現過許多不適症狀,比如嘔吐、關節痛、頭痛等。痛苦時他也曾多次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但一到酒桌上就身不由己,根本控制不住。因爲在這種場合不能裝慫,那樣不但被人瞧不起,也不會有升遷希望。爲此妻子經常跟他吵架,而他卻振振有詞的說:“你不懂,不喝酒怎麼能在官場上混?”

後來他又愛上賭博,那點兒工資根本就不夠用,爲此家裏生活日漸拮据,妻子不得不提出離婚,可他還是要賭。他說:“夫人哪裏知道,領導叫你去打牌,其實就是賭,你敢不去嗎?”

其實他從小身體就不好,有慢性胃病,時常會出現胃痛,說不定啥時候突然就痛起來,像痙攣一樣,疼痛難忍。而且一痛就會嘔吐,嚴重影響工作。有一次僅因爲喝了一口涼茶,就造成胃痛半個月,吃很多藥都不見好轉。

也許是因爲性格內向的原因吧,他從小喜歡幻想,沒事兒時會浮想聯翩。如果遇上點兒想不開的事,或者是生氣的事,大腦裏是翻江倒海,沒完沒了,想停都停不住,經常搞得頭昏腦脹。尤其是到了晚上,人雖然躺在牀上,但大腦卻不閒着,根本睡不着覺,失眠是常事兒。時間長了就患上了神經衰弱症,而且年齡越大越嚴重。儘管經常服用一些調節神經和健腦的藥,可只能暫時緩解一下,根本治不好。

1998年他幸遇法輪功,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沒過多久,胃病好了,此後再沒有痛過。神經衰弱症狀也沒有了,失眠症消失了,睡覺香甜了。以前看到那種躺下就能睡着的人,他很羨慕,修煉後他無意間也達到了這種狀態,他說:“我真正體驗到了倒下就能睡着的感覺,這種感覺真幸福。”更重要的是,只幾個月時間,他把酒戒了,賭也戒了,從此妻子臉上有了笑容,再不跟他吵鬧了,家庭從此變得和睦。

開始修煉沒多久,就趕上部隊整編,各個崗位要大調整,多餘人員要退役,這一下幾乎所有人員都慌神兒了。想留下來要託關係,想藉機分配一個好職位更要花錢送禮,上上下下都忙個不停。他的直接領導還對他說:該花錢花錢,該找人找人,不能乾等着。還說花的錢可以給他報銷,他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不能做這種事,就回絕了領導的好意。

修煉一年多,他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覺得人生有了目標,生活有了意義,每天的生活緊張而又充實。可是在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和迫害,一開始他有點兒懵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心想:這麼好的功法,怎麼突然間就成了迫害對象呢?一定是中央搞錯了,我作爲軍隊的大法弟子,要向上級反映真實情況。於是他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要爲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那是1999年12月下旬,天氣已經變冷,他獨自一人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車。當列車經過秦皇島的時候,大約是半夜一、二點鐘。當列車員開始查票時,他看到有一個五十多歲的人被查到無票,還說自己沒錢,列車員說沒票就在下站下車。到下一站時,沒想到列車員真來攆他下車了。他想這大冷天的,又是三更半夜,一個五十多歲身無分文的人被攆下車,該怎麼辦啊?於是主動替那人補了車票。

到了北京,他也不知道該找誰反映情況,於是直接去了天安門廣場,就在廣場上煉功,很快就被帶上了一輛停在廣場邊的警車。

上車後,一個警察從他身上搜出了軍官證。儘管知道了他的身份,另一個警察還是對他實施了暴力。

其中一個警察問他:“爲什麼煉法輪功?”他訴說了自己修煉後的經歷。另一名警察看他在說法輪功的好話,就過來阻止他繼續說,但他仍然堅持訴說自己修煉後的改變以及心性提高的過程。

他說:“修煉以前,部隊的東西只要家裏能用得上,都往家裏拿;用不上的只要覺得好也往家裏拿,但是修煉以後我不再這樣做了。在與地方或與友軍交往中,以及上下級之間聯絡感情時,難免會涉足一些娛樂場所,其中有大家心照不宣的特殊服務,但自己絕對不會做出格的事。所有真心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在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這有錯嗎?”

不一會兒又過來一個警察,還是問他“爲什麼要煉法輪功”。他說:“我修煉以後把酒戒了,把賭戒了,妻子本來要跟我離婚的,也不提了,家庭幸福了,這不好嗎?!”就這樣,他把自己修煉後出現的狀況和發生的身心變化耐心的都講給車上的警察聽,到最後誰也不問了。在沉默一會兒後,一個警察把軍官證歸還給他,讓他下了車。

當他回到部隊後,在嚴酷的迫害形勢下,親朋好友原來贊成的,也開始反對了。妻子也勸他放棄修煉,甚至又提出離婚。他知道這些親人及朋友之所以這樣做,不是因爲他做的不好,而是怕他受到傷害。可是他沒有屈服,沒有動搖,始終堅信“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

他說:“我們曾經恥笑過那些在歷史上因爲恐懼而去附和指鹿爲馬的人,也曾恥笑過那些牆頭草隨風倒的人,在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上,很多人都是害怕權貴在高壓下違心的表態,說違心的話,做違心的事,寧願幹那種與被歷史恥笑過的人相同的行爲。可是中國有句老話:人在做,天在看。一個在權力和金錢面前肯於折腰的人,有什麼顏面立足於世?有什麼顏面面對家人和朋友?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有什麼顏面面對自己過往的歷史?我想說的是,人啦,千萬莫要因爲自己的一個錯念,毀了自己生命的永遠。”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