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敢于独立思考和说真话的军官(网络照片)
敢于独立思考和说真话的军官(网络照片)

一位中国军官的肺腑之言【音频】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3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

上个世纪末,他是一名在中国沈阳军区某部服役的军官。

在中国军队里,虽然升迁有明文规定,但如果不会喝酒,不会溜须拍马,不给上级主官送礼送钱,提升是没有希望的。为了与上级搞好关系,他不得不学会“酒桌文化”,经常陪领导喝酒。因为喝酒过量,他的身体出现过许多不适症状,比如呕吐、关节痛、头痛等。痛苦时他也曾多次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但一到酒桌上就身不由己,根本控制不住。因为在这种场合不能装怂,那样不但被人瞧不起,也不会有升迁希望。为此妻子经常跟他吵架,而他却振振有词的说:“你不懂,不喝酒怎么能在官场上混?”

后来他又爱上赌博,那点儿工资根本就不够用,为此家里生活日渐拮据,妻子不得不提出离婚,可他还是要赌。他说:“夫人哪里知道,领导叫你去打牌,其实就是赌,你敢不去吗?”

其实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有慢性胃病,时常会出现胃痛,说不定啥时候突然就痛起来,像痉挛一样,疼痛难忍。而且一痛就会呕吐,严重影响工作。有一次仅因为喝了一口凉茶,就造成胃痛半个月,吃很多药都不见好转。

也许是因为性格内向的原因吧,他从小喜欢幻想,没事儿时会浮想联翩。如果遇上点儿想不开的事,或者是生气的事,大脑里是翻江倒海,没完没了,想停都停不住,经常搞得头昏脑胀。尤其是到了晚上,人虽然躺在床上,但大脑却不闲着,根本睡不着觉,失眠是常事儿。时间长了就患上了神经衰弱症,而且年龄越大越严重。尽管经常服用一些调节神经和健脑的药,可只能暂时缓解一下,根本治不好。

1998年他幸遇法轮功,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没过多久,胃病好了,此后再没有痛过。神经衰弱症状也没有了,失眠症消失了,睡觉香甜了。以前看到那种躺下就能睡着的人,他很羡慕,修炼后他无意间也达到了这种状态,他说:“我真正体验到了倒下就能睡着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幸福。”更重要的是,只几个月时间,他把酒戒了,赌也戒了,从此妻子脸上有了笑容,再不跟他吵闹了,家庭从此变得和睦。

开始修炼没多久,就赶上部队整编,各个岗位要大调整,多余人员要退役,这一下几乎所有人员都慌神儿了。想留下来要托关系,想借机分配一个好职位更要花钱送礼,上上下下都忙个不停。他的直接领导还对他说:该花钱花钱,该找人找人,不能干等着。还说花的钱可以给他报销,他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做这种事,就回绝了领导的好意。

修炼一年多,他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觉得人生有了目标,生活有了意义,每天的生活紧张而又充实。可是在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和迫害,一开始他有点儿懵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心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迫害对象呢?一定是中央搞错了,我作为军队的大法弟子,要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于是他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那是1999年12月下旬,天气已经变冷,他独自一人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当列车经过秦皇岛的时候,大约是半夜一、二点钟。当列车员开始查票时,他看到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被查到无票,还说自己没钱,列车员说没票就在下站下车。到下一站时,没想到列车员真来撵他下车了。他想这大冷天的,又是三更半夜,一个五十多岁身无分文的人被撵下车,该怎么办啊?于是主动替那人补了车票。

到了北京,他也不知道该找谁反映情况,于是直接去了天安门广场,就在广场上炼功,很快就被带上了一辆停在广场边的警车。

上车后,一个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军官证。尽管知道了他的身份,另一个警察还是对他实施了暴力。

其中一个警察问他:“为什么炼法轮功?”他诉说了自己修炼后的经历。另一名警察看他在说法轮功的好话,就过来阻止他继续说,但他仍然坚持诉说自己修炼后的改变以及心性提高的过程。

他说:“修炼以前,部队的东西只要家里能用得上,都往家里拿;用不上的只要觉得好也往家里拿,但是修炼以后我不再这样做了。在与地方或与友军交往中,以及上下级之间联络感情时,难免会涉足一些娱乐场所,其中有大家心照不宣的特殊服务,但自己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所有真心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这有错吗?”

不一会儿又过来一个警察,还是问他“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他说:“我修炼以后把酒戒了,把赌戒了,妻子本来要跟我离婚的,也不提了,家庭幸福了,这不好吗?!”就这样,他把自己修炼后出现的状况和发生的身心变化耐心的都讲给车上的警察听,到最后谁也不问了。在沉默一会儿后,一个警察把军官证归还给他,让他下了车。

当他回到部队后,在严酷的迫害形势下,亲朋好友原来赞成的,也开始反对了。妻子也劝他放弃修炼,甚至又提出离婚。他知道这些亲人及朋友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因为他做的不好,而是怕他受到伤害。可是他没有屈服,没有动摇,始终坚信“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

他说:“我们曾经耻笑过那些在历史上因为恐惧而去附和指鹿为马的人,也曾耻笑过那些墙头草随风倒的人,在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上,很多人都是害怕权贵在高压下违心的表态,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宁愿干那种与被历史耻笑过的人相同的行为。可是中国有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一个在权力和金钱面前肯于折腰的人,有什么颜面立足于世?有什么颜面面对家人和朋友?当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有什么颜面面对自己过往的历史?我想说的是,人啦,千万莫要因为自己的一个错念,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责任编辑:靳同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