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重磅-金裏奇專訪】(下)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 非獨裁者身上

我希望我們和中國人民會成爲朋友,我們共同生活在一個自由的世界上。-金裏奇 (圖源:SOH)

【重磅-金裏奇專訪】(下)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 非獨裁者身上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5日】(本臺資深節目製作人方偉採訪報道)在美國近代保守主義復興的歷史上,閃耀着四顆金星:1960年代的美國參議員古德沃特(Goldwater),很多臺灣朋友瞭解他的中文名字,高華徳;1980年代的美國前總統羅納德·里根;1990年代的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紐特·金裏奇;和現任美國總統康納德·川普。他們代表着美國保守主義,也叫美國傳統主義在美國的全面復興,也深刻影響着當今的美國社會和目前的中美關係。

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於1995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是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衆議院議長之一,他也是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金裏奇博士也是一位歷史學家,被認爲是當下美國最注重經濟、社會、政治和安全事務的保守派領袖之一。

金裏奇博士最近出版了他的新書,是他36本書中最具挑戰和最重要的一本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實質上他真正的意思是川普對決中共。這部書一經出版便引發了各方關注,迅速成爲“紐約時報”最暢銷書。

金裏奇博士爲什麼要寫這本書?這本書是怎樣一本書?他將如何影響今天的美國政府、未來的中美關係?以及對我們華人未來的生活和我們所處的世界會造成什麼影響?這都是讀者和聽衆朋友非常感興趣的地方。

本臺資深製作人方偉有幸請到金裏奇博士接受他的專訪,探討了圍繞這本書的諸多重要的問題。本文爲您呈現的是方偉這次專訪的精彩內容。希望朋友們能從中瞭解到我們所處的世界正在經歷的一個深刻的變化。

 美國重磅保守派領袖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最近出版了他最具挑戰和最重要的一本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該書一經出版便引發了各方關注,迅速成爲“紐約時報”最暢銷書。(圖源:SOH)
美國重磅保守派領袖紐特·金裏奇(Newt Gingrich)最近出版了他最具挑戰和最重要的一本新書:《川普對決中國:面對美國的最大威脅》(Trump vs. China: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該書一經出版便引發了各方關注,迅速成爲“紐約時報”最暢銷書。(圖源:SOH)

二戰後美國重新認識盟國蘇聯,花四、五年達到共識:蘇共帝國是不可能與美國共存的

方偉:當初美國對蘇聯所帶來的一個挑戰是有一個全國性全社會的迴應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1957年蘇聯率先發射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這個讓美國人真的很緊張,全國就開始迴應。今天中共並沒有這麼大的一個事件,但是美國的政界仍然會緊張的原因是什麼?

金裏奇:其實美國對蘇聯的認知還不是到1957年,在1946年就開始到1950年的四、五年時間,美國瞭解到蘇聯是那麼一個邪惡的共產政權。因爲1945年時盟軍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蘇聯和英美都是盟國,戰爭結束之後,美國才重新認識這個剛剛一起打過仗的盟國,才認識到蘇聯的擴張與共產黨的這麼一個邪惡本性。所以美國花了四、五年的時間,逐步瞭解了這個蘇共帝國是不可能跟我們共存的,所以從杜魯門開始發展出對蘇聯一直對抗的政策。

川普總統是首位採取強硬迴應阻止中共挑戰的美國總統

 方偉:川普總統是第一位迴應來自於中共挑戰的美國總統。您是他的私人朋友,在您看來川普總統是怎麼認清楚中共給美國帶來的挑戰的?

金裏奇:這點並不複雜,因爲川普他瞭解到奧巴馬的情報總署主任給奧巴馬做報告時說,中共每年從美國偷走4000~5000億的智慧產權;他也看到了中美之間長期存在的貿易赤字;他也看到中方是怎麼跟美國談判的……他是位商人,在他看來,他覺得這簡直是太愚蠢了,我們美國怎麼這麼蠢啊?

所以對於一個好的生意人,他會覺得川普的迴應其實是非常合理的。因此川普總統不認爲美國每年都應該被中共佔便宜佔成這個樣子,所以他才採取這種強硬的迴應來阻止這種現象的持續。而這個事會讓中共很吃驚,這也是爲什麼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談判現在這麼難。

此前的華盛頓政治圈實質上出賣了美國,只關心自己和在交易中贏利

方偉:這個問題也許太簡單了,但是我還是想問,這麼明顯的情形,爲什麼奧巴馬總統不做迴應?

金裏奇:基本上華盛頓的政治圈他們其實是把美國已經出賣掉了,簡單地說就是這樣子。你看看和中國打交道中,產生出多少的億萬富翁,他們根本沒有興趣來看美國所面臨的現狀,他們只關心自己和中國的交易中可以贏利可以賺錢。

彭博社的老闆麥克·彭博,他在最近的一次被採訪中說中共已經不是一個獨裁政體了。可是你想想看,中國現在在新疆100萬的維吾爾人被關進集中營,對西藏的傳統文化做全面的摧毀,對法輪功進行全國性的迫害,以及對於地下教會、現在他們如何針對香港人……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象彭博這樣的人,他竟說中共不是一個獨裁政體。這個人在中國賺了億萬元的財富。

金裏奇:指出問題和提出答案,意在激發探討,最終得出很好的方案

方偉:關於來自中共的挑戰,無論是智慧產權的偷竊,第五代互聯網,中國南海,“一帶一路”等等方面,您不僅指出了問題,您也提出了美國迴應的解決方案。這些方案您怎麼能讓它實施呢?您在新書裏分析了來自於中共很多很多方面的挑戰,每個挑戰基本是用一個章節來寫,寫完之後,在章節的末尾處就會提出應該怎麼辦怎麼辦,寫得非常詳盡,就好象是一部國策一樣的書。所以我才問這個問題,怎麼實現得了呢?因爲涉及整個國家的運作。

金裏奇:我做這個事情已經做了很多很多年了,從我的書的答謝中你就會知道很多很多研究中國的專家,他們都給我提出過他們的見解。從1980年代開始,我的兩門課中,我的很多學生都是美國的一星和二星的將軍。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我不僅要提出問題,我還得提出答案,我的答案不一定就是正確的,但是我所提出的這些方案,可以開始一種討論,激發一些探討,最終我們拿出來的方案一定是很好的。

美國對中共形成共識的情形如當初對蘇共;中共不斷行惡讓人漸漸明白,它是一條鯊魚

方偉:我注意到,在最近幾年之內,不一定是美國公衆,還有美國的政治人物,美國的國會,美國的行政機構,對中共的態度全部反轉過來,以前有很多綏靖的政策,現在很多好象是共和民主兩黨一致,各個政府單位全都一致,對中共是非常強硬的。這種轉變是怎麼發生的?是您造成的嗎?

金裏奇:我有產生一些影響,也有很多別的人。比如說白邦瑞,他以前是個軍人,他寫了一部書叫做《百年馬拉松》,因爲他生活在中國,他和中共軍方有很多交道,他說,他當時爲尼克松和基辛格服務的時候,他對中國的改變當時是非常樂觀的。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年,他就發現根本不是他想的那麼回事。所以象白邦瑞這樣的人對美國政治圈的意見,也都起到了一個很大的影響作用。

確實在近年來,在某一時刻,象契機一樣的,大家全部都達成了一致,就有點象當初在1946年到1948年之間,當時打完世界大戰的時候,也有很多好萊塢拍一些親蘇聯的片子,但是在那3年之間,我們就逐漸認識到蘇聯對自由社會是一個巨大的競爭者和巨大的威脅。所以那個時候,我們也就在幾年之內形成了共識,就跟現在是很象的。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中共這個政權它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它總是會做壞事,它每次做壞事,就會喚醒一批人。隨着時間的推移,大家慢慢就明白了,原來這是一條鯊魚,它是想把我們吃掉的。

讓美國人民明白很重要,因爲自由美國的精神一旦動員起來,會把獨裁淹沒掉

方偉:您寫了這麼多部書,您有這麼多的解決方案,您會跟川普總統談嗎?向他建議您的這些解決之道嗎?

金裏奇:我把我的這些東西寫進這本書裏,也許吧,很多很多人都會讀這本書,會瞭解我這本書中所講的方案,如果他們覺得這些方案不錯的話,他們可能會找川普總統,會跟他說:你看,這個這個不錯,應該照這個做。這是我的法子。

我和川普行政當局的很多人都有對話,我也跟國會談很多,但是我相信,重要的是要讓人民明白過來。因爲只有人民明白過來,我們纔會有很多新的主意,纔有很強的能量,因爲自由美國的企業精神,這個東西一旦動員起來,他會把獨裁淹沒掉。

答大陸人疑問:我反對獨裁,不反對中國人民;共產獨裁政權是反中國人民的,是反自由世界的

方偉:對於一箇中國大陸的中國人來說,他看您這本書的名字叫《川普對決中國》,他會覺得金裏奇是反華的。您會怎麼迴應他的這個疑問?

金裏奇:我反對的是獨裁,我不反對中國人民,因爲中國人民有贏得自由的權利。共產獨裁政權它是反中國人民的,它是反自由世界的。

所以我對習近平的看法和一般的中國人的看法是不一樣的,一般的中國人他有追求自由的權利,他有生活在法治社會的權利。對這樣的中國人,我對他的恐懼是零,我對他沒有任何恐懼。但是我對習近平手裏掌握的這麼巨大的一個獨裁政權,我對他是非常警惕的。

美國目前同時在做兩件事:一是對中國人民伸出手來;二是繼續與中共獨裁政權打交道

方偉:如果有機會您想對中國大陸的中國人說幾句話,您會對他們說什麼呢?

金裏奇:我會說,你們有擁有自由的權利,你們有獲得法律尊重的權利,你們有杜絕腐敗的權利,我希望我們和中國人民會成爲朋友,我們共同生活在一個自由的世界上。

方偉:在前幾天麥克·彭斯副總統關於中國政策的第二次講話中,彭斯副總統說,美國仍然會保持和中共打交道,您認爲這種打交道和奧巴馬政府與中共的打交道有什麼不同呢?

金裏奇:我想我們會對人權有更多的堅持。我們已經制裁了一批中國的公司,就象海康威視,它們是協助迫害老百姓的。雖然我們還會和中共政權打交道,但是我們得注意到,最近習近平說普京總統是他最好的朋友。中俄聯起手來,對我們形成的威脅,我們要很注意。

我們試圖同時做兩件事情:一個是對中國人民伸出手來,第二個是和這個獨裁政權打交道。

未來屬於自由陣營的國家會遠遠超過願意加入獨裁陣營的國家

方偉:您對於美國能夠迎戰來自於中共這一輪挑戰並且贏得勝利樂觀嗎?

金裏奇:我們美國面臨過很多挑戰,1770年的時候,大英帝國認爲他們可以很容易就把我們美國這些“民兵”給打垮;一次大戰的時候,德國的威廉皇帝也認爲德國是不可戰勝的,在那以後,納粹德國也是不可一世;赫魯曉夫也認爲他可以打敗美國;一度日本帝國都覺得他們是世界上最強大的。但是3億2千5百萬的美國人民,他們是從世界各地聚集在這裏形成的美國,以自由的方式來創造財富的美國,我認爲是更加有力量的。

如果你問我50年和100年之後,到底是哪個陣營國家會更多,我會相信屬於自由陣營的國家會遠遠超過願意加入獨裁陣營的國家。

希望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不寄託在一幫獨裁者身上

方偉:我們的節目現在在海外廣播也常常會被中共高層所監聽和瞭解。如果通過這個節目,您有一個機會和中共的高層說話,您會說幾句什麼話呢?

金裏奇:我想跟他們說,他們不要去試圖尋找一條現代化的獨裁之路,我希望他們尋找的路是一條通向自由和法治的路,而不是去尋找一條更高科技、利用科技來壓迫人民和控制人民的路。但是坦率地說,他們不會聽的,他們一定會朝着那個方向一條路走到黑。我的希望是寄託在中國人民身上,不寄託在這幫獨裁者身上。

《川普對決中國》承載五大關鍵內容,獻給所有熱愛自由和關心中國及中美關係的人

方偉:您這本書是給誰讀的?

金裏奇:這本書是給所有熱愛自由的美國人,以及所有想要瞭解這麼一個競爭力很強的中共政權情況,關於中國的歷史,中國是怎麼運作的,我們應該如何應對中共這麼個挑戰,所有關心這些題目的人,都可以來讀這本書。

方偉:從這本書裏面要帶走的,或者學到的最關鍵的東西是什麼?

金裏奇:有五條。第一條就是中共的政權越來越強大,成爲一個非常厲害的競爭者;第二條是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共產黨是不會改變的;第三條是中共的系統在技術上的革新步伐遠遠超過美國;第四條是任何逐漸的、緩慢的美國的迴應都會導致我們的失敗;第五條是老百姓的聲音很重要,每一個老百姓都得瞭解這件事情,他們跟他們的朋友、鄰居、同事等等,告訴他們這件事情,這是最關鍵的。

主權在民、力量在民,教育人民纔是長遠和最有力量讓國家體制運作起來的方法

方偉:在中國人看來,個人的作用很有限,爲什麼要把這個當作一個最重要的結論?

金裏奇:因爲在一個自由的社會,你必須取得人民的支持你纔可以做事情。當初的冷戰就是,當我們已經告訴人民,人民已經意識到了蘇聯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敵人之後,我們就有了一個全民的共識,那個時候民主共和兩黨都齊心一致對抗蘇共。

我認爲對於一個平凡的美國人,能夠瞭解我們今天生活的世界是怎麼樣的情況,這一點非常重要,他們能夠跟他們的衆議員講,他們可以跟他們的參議員講,然後只有我們的政策得到這種廣泛的民意支持,我們才能夠行動起來。這也是美國的一個特點,就是美國的民主政體是主權在民,或者說是力量在民。在這種制度下,老百姓真的是有力量的。所以教育我們的人民,這是一個長遠的最有力量讓我們的國家體制可以運作起來的方法。

我之所以要寫這本書的一個目的就是,我要去接觸,我要去和一般的平凡的美國人對話,希望他們能夠花幾個小時來讀這本書,來想這些問題,能夠瞭解我們面臨的挑戰。

說與大陸人民:成爲朋友,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人民共同合作,讓獨裁消失,自由誕生

方偉:我們聽衆和讀者大多是來自於中國大陸的中國人,通過我們的短波廣播以及翻牆的技術,我們這個節目在中國大陸也是能進得去的。另外一方面,我們現在的聽衆和讀者,很多的美國華人,您最後想對他們說什麼話呢?

金裏奇:我想要說的是,我們現在有一個偉大的機會,我們一起共同走向自由,同時也面臨一個來自於獨裁和民主制度對決的危險。我希望在中共體制內的這些年輕的官員,能夠意識到我們應該成爲朋友,一起想辦法來解決問題,而不是試圖通過競爭來看到底誰能夠獨霸世界。這也是潛在的目的,就是希望人民和人民之間可以共同合作,最後能讓獨裁消失,讓自由誕生。

(專訪全文結束)

【重磅-金裏奇專訪】(上) 喚醒動員美國全體社會 應對中共挑戰威脅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