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酷鳥瀏覽器自稱中國首款合法合規訪問境外網站的瀏覽器。(網絡圖片)
酷鳥瀏覽器自稱中國首款合法合規訪問境外網站的瀏覽器。(網絡圖片)

自稱首款“合法”翻牆瀏覽器 大陸酷鳥推出兩天后遭封殺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6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近日,中國大陸一家小公司高調推出“國內首款合法翻牆瀏覽器”。消息一出,網民們搶着註冊,網站一度被擠爆。不過,該款瀏覽器很快被封殺。

據美國之音16日報導,中國大陸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這個星期高調推出“國內首款合法翻牆瀏覽器”。這家公司宣稱,牆內用戶可以在智能手機和PC電腦上免費下載這款“翻牆神器”。有了它,就可以登陸那些長期以來被官方屏蔽的境外網站,包括谷歌、推特、油管、亞馬遜等。

“爲跨境從業人員提供專業的跨界瀏覽器”,瀏覽器研發商福建紫訊科技有限公司在廣告語中寫道。

爲此,一批在牆內覺得窒息的網民着實歡騰起來,20多萬人搶着註冊,一度將網站擠爆。

但僅兩天后,11月15日,這款名叫“酷鳥”的瀏覽器就被徹底封殺,酷鳥的官方網站無法登陸,網絡上如何下載、如何獲得邀請碼的熱絡討論也被清空,幾乎所有觸及酷鳥的信息都被“404”了。

公開信息顯示, 這家公司成立於2015年,員工82人,專注於大數據挖掘,技術服務,軟硬件開發,主要服務於跨境電商。

專家說,儘管用戶可能認爲他們置身於防火長城外,事實上,他們仍身處局域網內。

《南華早報》援引香港中文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治安的話說,用戶不該把酷鳥當作VPN,因爲這個瀏覽器依然審查當局眼中的敏感信息。

有用戶指出,瀏覽器上幾乎沒有任何共產黨負面信息;“六四”、“香港”等敏感詞被和諧;當嘗試用酷鳥搜索“法輪功”時,所有的搜索結果都指向新華社和中國日報等中共媒體,甚至比牆內閹割得還厲害。

此外,酷鳥用戶在註冊時必須提供真實姓名和手機號碼。他們的瀏覽內容也在當局的監視下。瀏覽器使用協議要求用戶必須自覺遵守中共《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規定的“七條底線”和“九不準”,違反者的瀏覽記錄會被上報有關部門。

除酷鳥外,還有幾家公司也研發了類似的瀏覽器。只是短命的酷鳥似乎已經預示了它們的命運。

爲此,有網民表示 “再酷也是個關在籠子裏的鳥。”

還有網民說,酷鳥其實就是個笑話,助人“一鍵喝茶,快速自殺”。

“狂歡終將落幕,結局如何已然註定!都洗洗睡吧,”一位軟件測評員在微信上說。

長期以來,在中共持續對互聯網進行封鎖的情況下,翻牆軟件在中國大陸日益普及,VPN已成爲很多中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中共當局近年來逐步加大了對VPN的打擊力度。

2017年底,廣西網絡工程師吳向洋因所謂“未經許可”經營VPN銷售代理服務,被判處5年半監禁並處罰金50萬元人民幣。

今年1月,重慶公民黃成城因翻牆登陸境外網站,遭警方傳喚並恐嚇;廣東南雄市公民朱雲楓也因爲在手機上安裝翻牆軟件“藍燈”(lantern),進行翻牆上網,被警方傳喚並罰款1,000元。

近期,杭州一名淘寶店主朱某某,爲近三萬人提供VPN服務,被杭州檢方以所謂“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電腦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批捕。

另有調查發現,全球主要VPN服務商背後所有者,近三成是中資企業。

美國信息安全研究公司VPNpro日前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世界前97大VPN服務商僅由23家母公司所持有,而且其中有6家位於中國,這6家中國企業提供了29項VPN服務,但不少服務商向消費者隱瞞了背後母公司的信息。

調查指出,如果誤用了來自中國的VPN,按照中國法律,中共可以對這些用戶進行惡意調查,甚至將用戶數據、賬號密碼等轉移到境外。研究者警告,通過分析這些數據,可以辨別VPN使用者的身份和具體的上網行爲,這使得人權人士、調查記者或檢舉人處於危險之中,即便是普通網民,也會因此遭到更爲嚴密的網絡監控,但是大部分用戶對此毫不知情。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表示,中共一方面全力封殺網絡,建立防火牆,另一方面又指使一些企業開展VPN翻牆服務,它有兩個目的。第一,因爲外商在中國大陸的投資,必須和境外進行連網通訊,所以中共出臺自己管控的VPN服務商,來滿足外資的需求。

古河說:“另外一個方面,它主要的作用是釣魚,把中國境內的網民,凡是有覺醒、有覺悟的這些人,想瞭解外部世界的信息,把這些網民封殺在萌芽狀態,所以就掌控了這些網民的翻牆信息。”

古河表示,中共對VPN翻牆進行打壓,網民也有很多反制措施,一些境外的翻牆軟件,如“自由門”,能夠比較完美的完成翻牆行動,所以中共的打壓,長遠來看,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