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1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三罷”行動,警察抓捕抗議者。(美聯社/Kin Cheung)
11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三罷”行動,警察抓捕抗議者。(美聯社/Kin Cheung)

香港事態升級 大陸異議人士批中共抹黑抗爭:只有暴政 沒有暴徒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3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中共四中全會開完,香港“反送中”抗爭衝突越發激烈,近日連續爆發大規模抗議及警民衝突,中共官媒則在持續製造假新聞、抹黑香港示威者。有大陸人士認爲,中共政府所作的一切都是爲了所謂的維護穩定,擔心在集權壓迫下,追求自由民主的浪潮蔓延到中國大陸來,但是他們認爲只有暴政,沒有暴徒

安徽異議人士馬先生對本臺表示,中共抹黑宣傳不可信,只有暴政,沒有暴徒

馬先生:“這個政權的性質決定它會這樣做。它不管怎樣,它要保它的政權,所謂的維護,維護也好、愛國也好,都是愛這個黨,或者是某個人的核心。這是它的特徵所決定的。這一切都是必然會發生的,用什麼樣的方式發生?象赤裸裸的象過去那樣直接搞,公然與全世界或者與人類文明,直接的赤裸裸的,它覺得它沒有這個底線和膽量了。它現在這一套其實比那個更可怕,爲什麼?因爲我記得法國的馬克龍,還有德國的總理也好,他們到中國來以後,德國的60%的市場都在中國。如果你沒有派軍隊,他來就可以裝糊塗,它不必要直接站在對立面,所以他們現在都在打一個默契。就是你不要把事情搞過,不再出兵,我就不好直接的,我就好糊弄糊弄,迷惑迷惑其他人,我就不直接。而這個執法本身就極大的時間差,用最卑鄙、最流氓的手段來對付發生在香港的事情。因爲我們在國內的市場,我們看了一下,大家感覺到都是這些人暴亂。實際上,我們在畫面上看到,一個畫面上經過剪輯的;一個,它不把香港事件如實報道。人都在看,導致中國很多人就認爲香港(人)是暴徒。其實他們腦袋很簡單的想一想,他沒拿武器、也沒拿鐵棍、沒拿刀,可以說,對警察不構成直接安全?爲什麼你要開槍?現在全國一邊倒的‘要擁護直接開槍’。這,一個是我們那個港澳辦發表了一篇文章:致內地的信。我覺得這個信,是個動武的、加大鎮壓的信號,這是很危險的,是在挑撥內地人和香港人的關係,這在分裂中國,爲什麼?本身香港就是中國的,你爲什麼把中國人分裂成大陸的、香港的?就講:香港人在打大陸人。實際上你在啓用“文革”中羣衆鬥羣衆的觀念,很恐怖的。港澳辦的講話,包括林鄭月娥的強硬態度,都表明瞭她是受益於,她也沒辦法。所以我覺得香港人不要把林鄭月娥,她也不是好人,首先她不是好人,他們應該懂點策略。應該她背後的力量是最重要的,這箇中央政府是最重要的。沒有它,她也不敢這樣,這個事很恐怖。比方我講了:我沒有看到他們拿致命的武器,所謂的暴徒,沒有看到拿刀、拿槍。我看到美國在處理那個地鐵站的事情,在很多國家都是這樣。首先沒有對於警察的暴力,而首先只要是沒有羣衆的地方,沒有暴力,警察就沒有‘比特幣’之稱,我覺得一句話:只有暴政,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沒有暴徒。”

西安異議人士付先生對本臺表示,真正的暴徒就是中共。

付先生:“(中共宣傳)有人擊傷,是不是還有一個人死亡。開槍,你作爲一個新聞記者,你憑什麼認定他是個暴徒?你首先先入爲主,完了還公開質疑香港的一些議員,說抗議開槍,說這個議員也想鬧獨立,這個大帽子壓過去,這完全和‘六四’屠殺學生、屠殺市民的手法上一樣的,稱之爲暴徒,真正的誰是暴徒?你這是暴政。有什麼事情不能拿到議會中去討論?在新聞上我們公開、我們可以請律師,在全國直播,你敢嗎?你能做到的嗎?就象李慎之先生對法輪功所做的那個樣,那麼多人圍攻李慎之老先生,說這些人上吊自殺,爲什麼不吭氣?李慎之寫了一篇文章:我拒絕再做‘紅衛兵’。他的論點就是說,當一個事情發生以後,你的政府出面捆住了你的對手的雙手,矇住了他的雙眼、堵住了他的嘴巴、按住了他的雙耳,這時候你還要出拳狠擊他的要害,這樣公平嗎?不公平,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只能叫香港市民反感。香港這個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以後對臺海問題的解決、和美國、日本、歐洲以及世界各國的關係,人們對你怎麼信任?當然了,爲了你們的政權,你們可以造謠、可以屠殺。那麼這樣做的後果,‘六四屠殺’,30年了,到現在這個包袱放不了。你們還想幹什麼?所以我要爲我這個多災多難的祖國,我個人求一符平安。不要以黨派之爭、以黨凌駕於國家之上把國家推到萬劫不覆的邊緣。我們現在國內一些民運人士、還有關心澳門、香港等事情,大家都非常擔心,大家也一直在關注。還有些老百姓,當你給他講明白以後非常驚訝,還有去過香港的回來說:(共產黨)那都是胡說八道,香港老百姓素質就是比內陸要高,爲什麼給人家造謠?爲了它的政權它什麼都敢幹。”

旅澳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歷史學專家李元華也認爲,中共最害怕香港象一個火種一樣,對專制政權說不的這種精神蔓延開來,因爲它民怨已經很多了。

李元華:“香港人今天這麼堅持去抗爭中共強權,其實他們也知道,如果他們不抗爭的話,他們就會象大陸人一樣,沒有自由沒有民主,所以他們才這樣堅定的去抗爭。中共最害怕香港象一個火種一樣,對專制政權說不的這種精神蔓延開來,因爲它民怨已經很多了,而且羣體抗暴事件也非常多。它現在還是通過輿論控制,包括歪讀香港事件誤導大陸民衆,但是更多的大陸民衆知道真相的話,它們會非常懼怕的,所以這也是它出動武警去鎮壓的一個原因。但是它爲什麼一直遲遲沒有動,它就是畏懼國際輿論的壓力。(但是它暗中殘殺香港人實際上仍然是一種鎮壓。)因爲它們其實知道‘六四’之後,中共面臨的全世界的聲討,如果中共今天依然走‘六四’向人民開槍或者使用暴力,必然會遭到全世界人民的聲討,所以它非常害怕,就象‘雨傘運動’一樣拖着,學生沒有抗爭的持久性了,或者市民希望社會安定,然後它再誤導一下市民就把這件事情拖過去,但是看來它是拖不過去了。”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田溪 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