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人體積存高濃度有毒物質二噁英後,會長出「氯痤瘡」。(網絡圖片)
人體積存高濃度有毒物質二噁英後,會長出「氯痤瘡」。(網絡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7日】(本台記者高健雯綜合報導)香港「反送中」至今,港警發射了近萬枚催淚彈。有前線記者近日證實身體長出「氯痤瘡」,這是人體積存高濃度有毒物質二噁英的表徵。對此,警方起初否認,遭外界反駁後,又改口稱抗議者焚燒塑料時釋出的二噁英更多。但有學者先後指出,燃燒路障釋放二噁英的機會很小,且中國製的催淚彈釋放出的二噁英等有毒物質可能更多,呼籲停止使用中國製催淚彈

綜合媒體報導,香港「反送中」5個月以來一直在衝突前線拍攝影片的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13日晚上在個人臉書發文指,醫生證實他長出了「氯痤瘡」,而「氯痤瘡」是人體積存高濃度二噁英的表徵。跟據給他診斷的醫生透露,很多現場記者和抗議者都被診斷出患有「氯痤瘡」。他懷疑與近月警方大量施放的催淚彈有關。

帖文發出後,引起高度關注。部分記者在警方14日的記者會中,詢問施放催淚彈是否會釋放出二噁英。警方行動科高級警司汪威遜稱,正常合法使用催淚彈是安全的,且釋出的物質均能被風及水弄走,反指有人將二噁英與催淚彈扯上關係,讓人「摸不著頭腦」,質問爲何要算到催淚彈上。他還稱,作爲教官接觸催淚彈比任何人都多,但自己卻沒有「氯痤瘡」。

不過,翌日(15日)由四十多個團體組成的「全港反送中聯席」召開記者會指,施放催淚彈時溫度高達400至500度攝氏,這種情況下可產生致癌物二噁英,並指出吸入過量二噁英,將對人體的皮膚、肌肉、生育系統、荷爾蒙及氣管造成傷害。

聯席還公佈,警方在6月12日至11月13日期間最少發射了9362枚催淚彈。聯席質疑,發射催淚彈時釋放的化學物質除了嚴重傷害人體健康外,亦會破壞生態,批評警方嚴重濫用催淚彈,傷害市民的身體健康及破壞生態。聯席促請警方慎用,並立即停止使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

此後,汪威遜改口承認催淚彈會釋放出二噁英,但又轉而強調燃燒塑料是產生二噁英的主要來源,稱抗爭者數月來燃燒塑膠垃圾,製造的二噁英更多。他反問「若以催淚煙能阻止『暴徒』繼續焚燒塑膠,以免造成更大的傷害,那爲何我們不做呢?」

但汪威遜的這一說法遭到曾與其他學者聯合撰文指出催淚彈遺害的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者陳嘉鴻博士的反駁。陳嘉鴻指,催淚彈的主要物質CS,須在高溫燃燒下纔有機會釋放出二噁英及其它有毒物質,而要通過焚燒塑料釋出二噁英,需要含有氯有機物,如PVC膠,再加上一些金屬粒子,並在攝氏200度至450度之間燃燒纔可產生。因此,他認爲燃燒路障雖有可能釋放二噁英,但機會很小。

另據香港大學化學系鄺博士(K.Kwong)發文指出,催淚彈內的催淚化合物結構含氯及苯環,高溫燃燒會分解出二噁英,因此「各國軍用公司爲免在催淚彈釋出時產生有害化合物,一般將發射後催淚彈溫度控制在450°C以下」。但隨着外國斷絕催淚彈供應後,港警繼而轉用中國製的催淚彈,而中國製催淚彈的發熱原料有別,溫度或可達3,300°C,不但有爆炸危險,含有的化合物亦較多,因此高溫或會釋出更多二噁英等有毒物質,呼籲港府立即停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

不少媒體已拍攝到射出的催淚彈起火後,甚至會融化柏油路,顯示催淚彈相當高熱,且日前還有一位醫護志工被催淚彈打中背部後造成嚴重燒傷。

據連登討論區網友「爆料」,警察內部亦有傳出前線警員陸續出現氯痤瘡徵狀,指警員雖在發射催淚彈時戴上防毒面罩,但過後嫌太熱會除下,久而久之吸入大量催淚氣體,且所穿的防暴衣均殘留有二噁英,清洗時又會污染警方洗衣機導致致癌物擴散。

推特上亦有推文指,防暴警現時身穿的裝備,並非「NBC Nato」型面罩,無法阻擋吸入二噁英。而二噁英亦會殘留於衣物與裝備上,令污染物帶至警署及家中,或影響前線警及其家人的生殖能力,更有可能導致流產及畸胎。網路上還傳出警察家屬哭訴丈夫罹患「氯痤瘡」。

但有爆料披露,警隊高層知悉警員身體出現問題後,命令警員即時休假,且不得傳遞消息,以免影響前線警員執行任務。

牛津大學流行病學者陳嘉鴻指,二噁英經人體攝入後難以排出,亦無法分解,其毒性需廿年纔可減半,香港警方現在如此頻繁地使用催淚彈,勢必污染附近環境,港人未來須面對更多未知的健康風險。

《LINE HUB》報導也稱,二噁英對人體細胞具有高度破壞性,可以抑制殺傷性T細胞,破壞免疫系統,且能入侵DNA,引發細胞突變最後致癌,並會累積在體內不可逆轉。孕婦吸入後或會出現流產風險,生下的嬰兒未來或有生長問題。

責任編輯:鄭欣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