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新聞雙響炮:香港遭毀!是因爲黑警“黑”?還是暴徒“暴”?

新聞雙響炮:香港遭毀!是因爲黑警“黑”?還是暴徒“暴”?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7日】(曉蘭)主持人:曉蘭  清風

內容介紹:

香港的局勢在不斷升級當中,前幾天,在中國網絡熱傳一段中國內地女子在德國街頭用中、英、德三種語言在街頭跟聲援香港的人士進行辯論。

視頻顯示,大約有二、三十個香港青年,他們舉着“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牌子,在德國街頭集會,喊口號示威,表達訴求,他們表達的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意思就是要建立一個新的香港。

一名自稱是來自中國深圳的女子上前就和抗議者理論,這名女子說“怎麼建?把城市毀了來建?在地鐵裏放火來建?還是割警察脖子來建?

這段視頻現在是大陸網絡上流傳開來。有不少大陸網友給她點贊。有人開始評論說她是中國的驕傲,是中國的脊樑骨等等,反正就是對她一個勁的贊。

她還接受了中共官媒cctv的採訪了,據她自己說,她聽說有香港示威者在科隆集會,然後就決定要利用這個機會,讓更多人瞭解她眼中香港的真相。後來她就到了集會地點。她說她當時想錄一個視頻,發到網上給大家聽、給大家看。她想用多種語言,也方便世界各地的人觀看。

唉,要照這麼說,她也是有備而來踢館的啊!關鍵我在想,世界各地的觀衆應該不難看到香港的情況,關鍵是這牆裏的人,能不能看到真正的香港時局的情況呢!

顯然這個女孩在整個的辯論中,主要就是提了幾個問題,一個是,香港的暴徒把香港的城市毀了,地鐵毀了,誰來建設?言外之意,是香港人的抗議行爲破壞了香港這個城市。

另一個呢!是譴責香港示威者在“返送中”中的集會中的暴力行爲:“港人往警察身上扔燃燒彈,在地鐵站縱火,堵火車,堵輕軌.說這個不是和平集會,過程中,她還拿出手機播放示威者攻擊警察的視頻.言外之意,是香港人在使用暴力對待警察.

還有一點,這個女子多次強調,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她表示,香港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會被承認爲一個國家。 她傳達出的意思就是,香港人在分裂中國。

她一直在重複說的問題,而那些聲援香港的香港人,顯然被這麼一個有備而來的人給搞蒙了,他們想反駁這個女子的問題,但有好像解釋不清楚,沒有人給出的強有力的回答,對於女子的質問.

現在這段視頻被中共政府拿來在國內大肆的宣傳,而這名女子也成了愛國的標杆人物,在我看來,這名女子抓住的問題,提問的方式,正好是中共媒體在國內像大陸民衆所宣傳的香港目前情況的口徑是相同的。

這名女子提出的問題指向性很清楚,就是目前香港發生的一切都是港人自己在作亂。

香港在這5個月的抗爭中,爲什麼一向喜歡和平、生活優越、不愛參與政治的香港人,會突然180度轉彎走上街頭,參與大規模的示威運動?爲什麼那些香港的年輕人衝在抗爭的最前線,成了紅色媒體筆下的“暴徒”?爲什麼這麼多港人要走上街頭去抗議遊行?而誰又是背後的始作俑者呢?

香港人在6月份開始反對《逃犯條例》,港人認爲這個條例是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穩定和安全,北京正在試圖加強對香港的控制。這部法律會使香港人受到不透明、政治化的中共司法制度的擺佈。他們可以隨意的引渡香港人,給香港人判刑、定罪。

在反送中運動中,700萬人口的香港,在6月份一天之內,就有200萬人上街抗議遊行,參與遊行的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在8月18號,又有170萬的香港人冒雨集會遊行,在8月份還有老師發起的守護下一代遊行,當時有2.2萬的教師參與;香港學界發起的集會也有6萬人蔘加;在過程中還有13家醫院的醫護人員靜坐抗議。8月7號,香港法律界包括大律師在內的3千人上街遊行。

而這裏說到的還是幾個月以來的抗爭行動中的小小一部分。這些人來自香港社會的各個階層,代表着各個職業,他們完全可以代表香港的民意所在。

香港是港人的家園,是港人世世代代賴以生存的地方,沒有人不想上班,沒有人想去破壞地鐵,破壞交通,破壞他們已經習慣的安逸的公共秩序。但是如果當有人要侵入他們的家園,剝奪他們的權力的時候,港人自然要站出來維護.

從6月起,香港爆發的一系列大型示威遊行和無數起警民衝突中,規模和密集程度都是前所未見的。警方用布袋彈打爆一名少女的右眼,導致永久失明;還有一名叫安東尼的男子,手持雨傘,向香港警察下跪,想要攔阻警方暴力執法,卻遭到港警一腳踹開…這不禁讓人們想起1989年在北京長安街上,隻身阻擋坦克的青年王維林。

當7.21警察勾結香港黑社會對無辜香港市民亂打的時候,當8.31警察在太子站地鐵裏無差別的對港民大打出手的時候,我們從視頻中看到當時的情景,港人蜷縮在地鐵裏,任由警察的警棍打的他們頭破血流;當警察對6、7歲的孩子噴胡椒噴霧的時候,當警察在公寓前要求港人全部跪下,對他們進行搜查的時候,是誰在在香港使用暴力?

從6月“反送中”抗爭運動以來,多次傳出抗爭者受到警員性暴力對待。在9月30日公佈了一個調查結果,共有67人表示曾在運動中遭受性暴力對待,他們中超過九是女性,大部分是20至29歲的大學生或大學畢業生。約一半受訪者表示遭受性暴力一次,還有11人遭受五次以上的性暴力。上個月,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她在“反送中”被捕後,爆出在新屋嶺拘留中心遭受性暴力,在前幾天有良知的醫生爆出遭警察輪姦的女孩到醫院墮胎,而且她的律師也已經報警,可以證實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香港反送中事件已進入5個月,出現許多抗爭者離奇自殺事件,包含跳樓、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頻傳。6.12到30號,有24人自殺;7月份,有22人自殺;從8.1號到20號,有20人自殺;從8.21到9.10這20天裏,竟然有46人自殺。前幾天,科大學生周梓樂又離奇被墜樓,而林鄭卻說幾個月沒有重大傷亡。當這些事實擺在眼前時,香港人怎麼能坐的住呢?

這名女子在視頻中還提到,在抗議活動中,有警察受到傷害,那這些警察都做了什麼。

從6月份以來,當局指責這些抗議者是“暴徒”,警方開始採取了強硬行動,向抗議者噴射胡椒噴霧,並使用催淚瓦斯、橡膠子彈、警棍和水炮,並毆打抗議者和大規模抓人。

中共港警自“十一”起,開始向示威羣衆實彈開槍,先後有兩名中學生中彈受傷。港警並在“十一”一天,就用了1,407發催淚彈、923發橡膠子彈、6發實彈、230發海綿彈和192發佈袋彈的開槍紀錄。

另外,就在11月11號,警察又對手無寸鐵的年輕人開槍射擊,打中腹部,到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但是香港政府和警隊卻對此顛倒是非,說這麼做是因爲那個年輕人搶警察的武器。在當天還有視頻顯示,警察騎着摩托車直接撞向抗議民衆。

我想大陸的民衆看不到當時的視頻,因爲中共把剪輯好的視頻放在國內的媒體上在做宣傳,而我們在海外的民衆呢,卻可以看到完整的當時的情景。

港府10月10日透露,已有近2400人被捕,其中104人是16歲以下孩子。

就在11月12號有大批防暴警察瘋狂攻入香港中文大學、城市大學、香港大學、理工大學等,其中以中大最爲慘烈。警方瘋狂的向學生髮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水炮車衝入校園,感覺是在屠城。據報道,至少有60人受傷;還有超過200名的中外記者在校內外擋住防爆警察的攻勢,學校變成了煙城,事後在中大校園,學生們收集到了2359枚彈殼.

而林鄭月娥提出的《禁蒙面法》,讓港人不可以帶口罩、面罩。可是,我們看到警察可以蒙面,他們有這樣的特權。讓民衆看不清誰在暴力執法,看不見他們的警號,而港人卻大肆的被捕,到現在,沒有一個警員因爲暴力執法而被抓。

在對香港人施行鎮壓對過程中,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公務員站到民主抗爭者一邊。日前科大生周梓樂墮樓慘死,以及少女遭警察輪姦致懷孕墮胎事件,再次引發清算港警的呼聲。香港入境處有超過2百的警察匿名聯署,要求整肅警隊。

他們在請求信中說:

他們示威者犯法,自有法律制裁,惟警察徇私枉法,違規違紀,踐踏基本法;又毆打人民,與民爲敵,有恃無恐,既無中立可言,亦無法治之說。吾等皆悲憤莫名,卻無從追究。政府與警隊理當先正己而後正人,重回現代文明社會之道,勿再令其他公僕蒙羞。

他們要求整肅警隊,刻不容緩。

他們表示,人民公僕,尤以執法人員者,應持正守中。眼下香港禮崩樂壞,政府須對症下藥,從善如流,方爲出路;若執意妄爲,指鹿爲馬,倒行逆施,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則離香港之沉淪不遠矣。

他們香港正值風雨飄搖之時,吾等既爲人民公僕,自當身土不二,以身作則,維護法紀,與民同行。政府施政無道,警察執法不公,罄竹難書。若再增添警力,以暴制民,棄政治問題而不顧,妄圖號召全體公僕與民爲敵,助紂爲虐,押上公務員百年聲譽,對此我們絕不噤聲,亦絕不同流合污。

我覺得這些話說的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啊,代表了大部分港人的心聲。另外,港府和警察把抗爭者稱之爲暴徒,可是我們也注意到,在上個月15,挪威議員宣佈已提名全體香港人競逐 2020 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那位拍視屏的女子口中的警察被傷害,抗爭者是暴徒,只能是矇蔽那些無法翻牆、看不到事實真相的人。

視頻中,這名女子口中一再強調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提到香港要獨立。但是看看,從運動的開始到現在,香港人只是提出了他們的“五大訴求”,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無條件釋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取消以“暴動”定性6月12日的警民衝突,以及儘快實現立法會和行政長官的普選,即“雙普選”。 

香港人,他們要求的是“自決”,也就是香港人可以自由的決定自己的經濟和政治地位以及選舉香港領導人的權利,香港人要民主自由人權,要名副其實的一國兩制.

責任編輯:清風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