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34 是编好的剧本还是自己做主-狐侠 (音频/视频)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34 是编好的剧本还是自己做主-狐侠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7日】

是编好的剧本, 还是自己做主的? 

 据占卦人童西涧说,他曾见两人下棋,其中一人事先画出一张棋局图,放在竹箧里。下完棋,打开一看,与两人刚刚下过的棋盘上的棋局完全一致。不知这是什么法术。据《前定录》中记载,开元年间,宣平坊的王某,为李揆卜算功名。王某交给李揆一个信封,里面有几十张纸,说:“你被任为拾遗那天再打开看。”

后来李揆经人推荐,皇上叫大臣考他的文章。第一个题目是《紫丝盛露囊赋》 ,第二个题目是《答吐蕃书》 ,第三个题目是《代南越献白孔雀表》 。

李揆从上午十一点一直写到下午七点才写完。三篇文章中,共涂改了八个字,旁边加了两句注释。第二天,他被任命为左拾遗。过了十多天,他才拆开王某给他的信封,里面有三篇文章,和他写的三篇文章相同,连涂改、注释处都一模一样。

可见古时就有这种法术,下棋人不过是从别人学得了这种法术而已。举笔构思、临盘布子,即便是当事人也往往不知道结局,而算卦的却能预先知道。

可见连自己觉得可以任意做主的事都逃不过定数,那些钻营巧取、强要豪夺,整天忙于心计算计、勾心斗角的人,能不能罢手呢?

==

      我的舅舅安实斋先生说,有个程老先生是村里的老夫子。他的女儿长得很秀丽,有一天偶然在门前来的货郎担买脂粉,被村里一个少年调戏,女儿哭着告诉了父母。他们怕那少年的蛮横,不敢和他计较,但心中的恚怒怎么也消解不了,常常为此郁闷不乐。

程老夫子一直和一个狐狸为友,每次狐狸来两人就对坐饮酒。一天对坐饮酒时,狐友见他一脸凄惨沮丧, 很奇怪,问他为何?他就把实情告诉了狐友,狐友没说什么就走了。

  后来,那个少年又路过他们的家门口,看见程女靠在门框上对他笑。两人渐渐地互相说些温柔的话,后来就在小菜园的空屋中野合私通。临分手的时候,程女流泪哭着不愿分手,于是两人约定私奔。那少年夜里来到程家门外,带着程女回来。

为了防止程老夫子追索女儿,他用刀子威胁妻子说:“敢泄露出去,就杀了你。”

过了几天,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他心想程老夫子因为怕丢丑不敢张扬这件事,心中非常得意,和程女越加亲昵无度。后来,程女渐渐显露出妖迹来,才知道她是狐魅,但是因为两人欢愉很深,  不能打发她走。一年多后,少年痨病缠身,只剩下一口气了,狐女才离去了。

少年多方请医求药,幸而得以不死,家中财产却已用光了。夫妻露宿街头,他又身体羸弱,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只有靠妻子的卖淫钱饱肚,不再有从前那种霸悍之气了。

程老夫子不知其中缘由,向狐友述说了这事。

狐友说:“这是我派了一个聪慧机灵的狐婢去戏弄戏弄他。必须假冒您女儿的形象,不这样就不能引他上钩。过后还得让他知道是我们狐狸干的,要不败坏了您女儿的名声。待到到他生命垂危时就放过他,因为他罪不该死。报复一下足矣,您也就 不要再郁闷不快了。”

这真是狐类中的侠客义士,就像朱家、郭解呀。它做事不为己甚(完全不为自己),而且进退有度,这却又不是朱家、郭解所能做到的。 

====

文字由紫君根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整理

更多故事请看: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责任编辑:紫君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