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34 是編好的劇本還是自己做主-狐俠 (音頻/視頻)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34 是編好的劇本還是自己做主-狐俠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7日】

是編好的劇本, 還是自己做主的? 

 據占卦人童西澗說,他曾見兩人下棋,其中一人事先畫出一張棋局圖,放在竹篋裏。下完棋,打開一看,與兩人剛剛下過的棋盤上的棋局完全一致。不知這是什麼法術。據《前定錄》中記載,開元年間,宣平坊的王某,爲李揆卜算功名。王某交給李揆一個信封,裏面有幾十張紙,說:“你被任爲拾遺那天再打開看。”

後來李揆經人推薦,皇上叫大臣考他的文章。第一個題目是《紫絲盛露囊賦》 ,第二個題目是《答吐蕃書》 ,第三個題目是《代南越獻白孔雀表》 。

李揆從上午十一點一直寫到下午七點才寫完。三篇文章中,共塗改了八個字,旁邊加了兩句註釋。第二天,他被任命爲左拾遺。過了十多天,他才拆開王某給他的信封,裏面有三篇文章,和他寫的三篇文章相同,連塗改、註釋處都一模一樣。

可見古時就有這種法術,下棋人不過是從別人學得了這種法術而已。舉筆構思、臨盤布子,即便是當事人也往往不知道結局,而算卦的卻能預先知道。

可見連自己覺得可以任意做主的事都逃不過定數,那些鑽營巧取、強要豪奪,整天忙於心計算計、勾心鬥角的人,能不能罷手呢?

==

      我的舅舅安實齋先生說,有個程老先生是村裏的老夫子。他的女兒長得很秀麗,有一天偶然在門前來的貨郎擔買脂粉,被村裏一個少年調戲,女兒哭着告訴了父母。他們怕那少年的蠻橫,不敢和他計較,但心中的恚怒怎麼也消解不了,常常爲此鬱悶不樂。

程老夫子一直和一個狐狸爲友,每次狐狸來兩人就對坐飲酒。一天對坐飲酒時,狐友見他一臉悽慘沮喪, 很奇怪,問他爲何?他就把實情告訴了狐友,狐友沒說什麼就走了。

  後來,那個少年又路過他們的家門口,看見程女靠在門框上對他笑。兩人漸漸地互相說些溫柔的話,後來就在小菜園的空屋中野合私通。臨分手的時候,程女流淚哭着不願分手,於是兩人約定私奔。那少年夜裏來到程家門外,帶着程女回來。

爲了防止程老夫子追索女兒,他用刀子威脅妻子說:“敢泄露出去,就殺了你。”

過了幾天,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他心想程老夫子因爲怕丟醜不敢張揚這件事,心中非常得意,和程女越加親暱無度。後來,程女漸漸顯露出妖跡來,才知道她是狐魅,但是因爲兩人歡愉很深,  不能打發她走。一年多後,少年癆病纏身,只剩下一口氣了,狐女才離去了。

少年多方請醫求藥,幸而得以不死,家中財產卻已用光了。夫妻露宿街頭,他又身體羸弱,不能從事體力勞動,只有靠妻子的賣淫錢飽肚,不再有從前那種霸悍之氣了。

程老夫子不知其中緣由,向狐友述說了這事。

狐友說:“這是我派了一個聰慧機靈的狐婢去戲弄戲弄他。必須假冒您女兒的形象,不這樣就不能引他上鉤。過後還得讓他知道是我們狐狸乾的,要不敗壞了您女兒的名聲。待到到他生命垂危時就放過他,因爲他罪不該死。報復一下足矣,您也就 不要再鬱悶不快了。”

這真是狐類中的俠客義士,就像朱家、郭解呀。它做事不爲己甚(完全不爲自己),而且進退有度,這卻又不是朱家、郭解所能做到的。 

====

文字由紫君根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整理

更多故事請看: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紫君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