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雾霾中戴口罩出门的北京居民。(大纪元资料室)
雾霾中戴口罩出门的北京居民。(大纪元资料室)

鼠疫初起闹动中国 官方应对诡秘 北京内蒙居民有话说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8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北京市朝阳区政府11月12日晚通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左旗有2人经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北京市卫健委16日指其中一名危重患者的病情目前还在加重。17日,内蒙古卫健委通报中国内地第三宗鼠疫病例被确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巴音塔拉苏木采石场一名男子被确诊为“腺鼠疫”患者。该患者与之前已在北京被确诊染上鼠疫的两名内蒙古病患之间并无关联,显示此次大陆鼠疫疫情或有多个疫源地。外界担忧疫情或已扩散。

另外,在网传内部文件曝光黑龙江省政府驻京办所属的北京黑龙江宾馆有住客疑似感染鼠疫后,大陆媒体向黑龙江省政府驻京办求证,被告知疑似鼠疫患者已被排除。但主管疾病防控的官方机构却并未回应此事,官方处理手法引起质疑。

鼠疫又称黑死病,历史上曾多次爆发疫情,导致数以千万人计死亡。在非洲猪瘟爆发之后,中国大陆出现鼠疫确诊病例,加上官方信息不透明,是否引发公众恐慌?又或是,由于官方封锁消息,维稳“得力”,公众并不恐慌?

本台记者在北京时间18日电话采访了鼠疫确诊病例相关的北京和内蒙古的居民。

北京居民很恐慌:就跟2003年闹非典似的

北京居民野靖环女士:肯定是很恐慌,反正我周围的朋友都很在意这个事。大家一个是自己做好防护,出门戴口罩。再一个,家里人孩子,我们自己也说:医院就尽量不去了。自己都准备了一些药,我们这里王峭岭专门给大家配了一些方子,按照原来一个大夫的方子配的。如果是一般的感冒就在家里治了,不要到医院去,他那个药方也挺有效的,中药。家里退烧药也准备一点,这个需要。尽量不到公共场所去。上托儿所还得上,我孙子上幼儿园还得去,因为幼儿园现在没有发烧的、没有流感,这种症状都没有,所以就去。

记者:幼儿园有没有集体的防范措施?

野靖环:反正我孙子的幼儿园没有。我孙子的幼儿园每天早上都有3个大夫在门口检查,给每个小孩做一个特别简单的检查,拿一个小手电照嗓子,看看眼睛、鼻子、嘴有没有特殊不好的地方,然后再看看手有什么情况。看完以后才让你进幼儿园。

记者:民间百姓之间对鼠疫有什么说法?

野靖环:自己家的亲戚朋友,还有我们这一伙人,但是大家还是非常注意的。这次709家属会见王全璋,李文足不让原姗姗去了,因为原姗姗带着孩子太小了。她也不带着他儿子去了,怕小孩抵抗力差。现在就只能采取一些这样的措施。医院里现在不知道,我没去过医院,现在医院情况不知道。

北京赵先生:内蒙昨天又发现一个鼠疫,一共有3个了吧,有一个已经病危了,可能,已经下死亡通知书了。有一个还住院,昨天又新发现了一个。他们说内蒙闹鼠灾呢。现在北京人很紧张,因为它属于甲级一级传染病。把朝阳医院封了,现在又传说把儿童医院也封了。官方让群众少接触外人,戴口罩。那也得上班,不上班成吗?

记者:老百姓自己觉得恐慌吗?

赵先生:恐慌,就跟2003年闹非典似的。现在一般都不敢在外边吃饭。(官方)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反正就宣传一下。

记者:老百姓自己有什么防范措施吗?

赵先生:老百姓就是买点口罩、买点消毒液。出外穿一套衣服,回家把这衣服换了,穿家里的吧。就这样,没别的办法。

民间当然有说法,说:得,老百姓的灾难又来了,老背幸。物价暴涨,再加上病,没好日子了。

李先生:我前两天坐公交、地铁,有一对男女说,女的可能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吧,说:医院出现了,得戴口罩。别这时候出问题,他们俩赶紧把口罩戴上了。但是北京这样的病例不多,多数人还没有特别在意。

记者:这个人是哪个医院的?

李先生:不知道,但是我看到网上的消息好象是朝阳医院。(记者:医院注意防范)对对对,他们比较警觉,但是普通老百姓因为看到新闻中并没有特别强调这样的事情,所以普通老百姓并没有特别在意,好象。看到商场里面都没有戴口罩的,基本上没有戴口罩的。

记者:公共场所有什么变化?

赵先生:感觉好象没有明显变化。

疫源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居民反应平平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居民一:感觉离自己很远。

记者:有什么防范措施?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居民一:政府现在,听政府大力宣传,然后不让玩土(拨鼠)什么的,其它的没见。

记者:有没有你们当地病人送到北京或当地的医院?

居民一:我们当地的没有,内蒙的好象有两例。两例,一个说是送北京了,一个好象控制住了。我们当地没有,那是别的区县的。

记者:民间有什么说法?

居民一:我们好象谁也没感觉,就说是出去开会的时候,看看是不是鼠疫,没有就去,要是有的话,就不去(开会了)。

记者:大家比较重视?还是觉得无所谓?

居民一:好象跟自己没关系。哈哈哈,好象离得很远。

记者:你们觉得这个病害怕吗?

居民一:它是治愈率5%,我就说,人多的地方别去。然后乱七八糟的甭吃。别的孩子住校,我们家的孩子跑校,我说:回来吃的干净点就行了。至于别的,人们也不重视,好象是。孩子好象觉得离自己很远,没关系。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居民二:没感觉到有啥异常

记者:鼠疫,你们在那边听说一些情况了吗?

居民二:听到了。

记者:什么情况?

居民二:好象有两个住院的吧。不是我们当地的,是别的地方的,我在新闻上看到的。我们这里已经召开会议了,进行防控了。

记者:民众反应怎样?

居民二:也都挺正常的,我们这边原来头几十年也发生过,日伪期间发生过鼠疫,通辽地区。现在百姓都没感觉有啥异常。

记者:鼠疫在发生地区是怎样发生的?

居民二:这个我不太清楚,我也是在网络上看到的。现在百姓都没感觉到有啥异常,现在百姓都正常的生活。

记者:它是怎样传染的?

居民二:这个我不太清楚,我也是在新闻、网络上看到的。今天这里就召开会议了。我也听宣传,也没感觉到有啥异常。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居民三:当地没有防范措施

记者:你们那边听说有鼠疫病人,有吗?

居民三:有,两个。

记者:有两个了?

居民三:锡林郭勒盟的,

记者:男的、女的?

居民三:我不知道。

记者:这两个病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居民三:在北京。

记者:你们当地有什么防范措施吗?

居民三:当地没有,我们还正常生活。

官方维稳第一的思路和手法令人担忧

目前中共官方对有关鼠疫疫情的处理不透明,而且更着重以维稳相关的“辟谣”、删帖和防范媒体报导等。据《纽约时报》的报导说,他们的记者曾看到一份指令,中国审查机构指示国内的在线新闻聚合网站屏蔽和控制有关鼠疫的新闻和讨论。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对本台表示,“中共并不是以能够把真实的信息告诉公众出名的,它最大的特征就是隐瞒消息。我们知道在2003年的时候,就是SASR爆发的时候,中共也是隐瞒疫情,而且说了很多很多假话谎话,最后导致就是说因为民众在没有防御的情况下,而且香港也在没有接到通知的情况下,结果发生的这个SASR疫情非常严重。所以说中共说什么,这个是不能听的。因为它本能的第一个做法就是要稳定情绪,就是以维稳这种思路来处理疫情,但是疫情不是靠维稳可以能够做到的。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就是说透明、公开、准确对于疫情应该是这样子来对待的,就是说尽量让民众能够知情。但是中共现在显然是在尽量的掩盖,尽量的让民众得不到真实的消息,它认为这样就可以使社会稳定了,我觉得这个思路是错的。”

从医多年的前中国知名军医汪志远对本台表示:“这从以往的经验,包括萨斯的过程以及中共的本质,一贯撒谎的本质,鼠疫这件事情可能不止两个人的问题了,中共只露出两个人,那就不止了,那可能情况就比较严重了。”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