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央行调低逆回购利率。(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国央行调低逆回购利率。(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共央行再降利率暖经济 但百姓会冷到发抖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8日】(本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导)中共央行时隔四年再度下调逆回购利率,释放货币宽松信号。有分析认为,当局把稳经济放在更突出的位置上,但居民负债高企,收入预期下降,物价特别是食品价格节节高升,对于普通居民而言,今年的冬天将会冷的发抖。

中共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 释放宽松信号

中共央行周一(11月18日)早间公告,当日进行人民币18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2.50%,较此前的2.55%下调5个基点。当日并无逆回购到期,因此公开市场实现净投放1800亿元。

逆回购是指中国央行向一级交易商亦即商业银行购买有价证券,并约定在未来特定日期将有价证券卖还给一级交易商/商业银行的交易行为。其操作是央行获得质押的债券,把钱借给商业银行,向市场释放流动性,同时央行可以获得回购的利息收入。实际就是央行把钱借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把债券质押给央行,到期的时候,商业银行还钱,债券回到商业银行账户上。

《华尔街日报》报道评论说,这是央行11月4日下调MLF利率及11月15日以中期借贷便利(MLF)意外释放2000亿流动性后,再度释放宽松信号。

彭博报道也说,中国央行在本月初三年来首次小幅调降MLF操利率5个基点至3.25%,是在通膨处于上升通道时释放托底经济的明确信号。

不过,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表示,降低逆回购利率一方面是经济比较弱,另外央行可能也是做预期管理,这样可以控制通胀预期发散。但逆回购利率进入下降通道其实是不容易的,要降低至少20个bp,市场才会有宽松的感觉;所以也就是说MLF利率要降到3.10%左右,但目前的通胀环境肯定是不允许的。所以即使看到大规模的宽松,也要等到明年1月份之后,要看之后通胀的具体表现。

分析师:央行把稳经济放在更突出位置

长城证券债券首席分析师吴金铎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增大,稳增长和逆周期调节必要性凸显。央行把“逆周期调节”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而除了票据利率大幅下降,三季度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和个人住房贷款贷款利率较上季度均小幅上行。资金面总量略紧加上资金价格变贵进一步抑制了10月社融需求。

吴金铎说,当前相对于猪通胀,稳增长以及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和逆周期调节对于央行来说或更重要。

市场再次感到意外

国泰君安首席债券分析师覃汉表示,在MLF调降后如此短的时间内下调逆回购利率,市场还是有一些意外,“可能决策层在通膨上行到高点之前,选择抢跑提前释放政策宽松的空间,以期待稳定市场信心,同时缓解基本面的成长压力。”

统计局公布的10月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幅度为7年来最大,但与此同时,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则创下2016年以来最大降幅,今年前10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更是创出了199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央行不承认持续通胀或通缩

周六(11月16日),央行发布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全面看待CPI与PPI走势”的专栏文章称,当前中国不存在持续通胀或通缩的基础。CPI同比涨幅走高,结构性特征明显,要警惕通货膨胀预期发散。

文章称,CPI同比涨幅走高,结构性特征明显,要警惕通货膨胀预期发散。2019年以来单月CPI 同比涨幅有所走高主要受食品价格尤其是猪肉价格较快上涨所拉动。前十个月,食品价格同比上涨7.4%,其中受非洲猪瘟影响,生猪供给量下降较快,猪肉价格同比上涨29.7%,并通过消费替代效应带动牛肉、羊肉、蛋类价格分别同比上涨10.2%、11.7%和4.5%,是CPI上行的最主要拉动因素。

PPI低位运行,通常反映工业需求偏弱,但近几个月PPI同比降幅扩大主要是受基数效应影响,并不意味着存在显著的工业品通缩压力。

对此,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邹强认为,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显示其对通胀结构性的判断是结构性通胀,所以不仅不会收缩,甚至还可能更加积极。

如松:今年冬天会冷的发抖

央行的判断往往与升斗小民的实际生存状况大相径庭。为给下行的经济注入更多便宜的资金,让经济变暖,央行可以继续降息,继续放水,但对于百姓而言,物价特别是食品价格的上涨,在今时今日,将面临更不一样的艰难。

经济学家如松11月15日撰文表示,10月CPI为3.8%,但与历史对比这个数据并不算高,前两次的高点分别是2008年2月的8.7%和2011年7月的6.5%,但现在物价上涨造成的反响却似乎更大,原因在哪里呢?

如松分析,2019年10月,CPI同比上涨3.8%。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5.5%,非食品价格上涨0.9%。2011年7月,CPI同比上涨6.5%。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4.8%,非食品价格上涨2.9%。虽然现在的CPI比2011年7月低很多,但食品价格的涨幅却超过了2011年7月。食品是大家身边的事情,每天去超市或菜市场的时候都要关心,食品价格涨幅更大,自然让大家的体感感觉更糟糕。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而且还是次要的,另外两个原因更主要:

第一,家庭负债不一样了

根据社科院的测算,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居民债务占GDP比重)从2011年的28%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49%。2018年以后依旧处于快速上升的状态,这就让居民必须拿出更高比例的可自由支配收入用于债务的还本付息,导致居民可自由支配收入中实际可自由支配的比例下滑。这也就诞生了很多富翁型穷人,用房子计算其身家可能有数百万甚至千万,但平时却只敢吃方便面,因为兜里实在没钱。在这样的时候,一旦食品这一刚需中的刚需价格出现上涨,人们自然就会感到今年的冬天更冷,甚至打哆嗦。

第二,收入预期不一样了

如松分析说,无论是2008年2月的高通胀还是2011年7月的高通胀,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在CPI不断走高的时候,PPI也同步走高。2008年,CPI在2月开始见顶回落,PPI还顽强地走高到了8月;2011年7月CPI见顶,PPI也同步见顶。PPI代表的是工业活动的活力,当工业活动有活力的时候,企业就会扩大生产,要招收更多的工人并给工人加薪,人们收入增长的时候就会推动全社会需求增长,对于物价上涨就有耐受力。

但今年以来CPI与PPI走势是相反的,2019年1月的CPI是1.7%,到10月上升到3.8%,带动通胀上涨的动力几乎完全是我们每天必须购买的食品。但PPI却从今年1月的0.1%下降到10月的-1.6%,这说明工业活动在减弱,当今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二三产业领域就业,PPI下滑意味着经济活动趋冷,就意味着人们的收入很难增长甚至还要面对失业的威胁,此时,收入增长的预期变差,就难以承受物价上涨尤其是耐食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所以,就让人们感觉这个冬天格外寒冷。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