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央行調低逆回購利率。(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國央行調低逆回購利率。(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共央行再降利率暖經濟 但百姓會冷到發抖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18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央行時隔四年再度下調逆回購利率,釋放貨幣寬鬆信號。有分析認爲,當局把穩經濟放在更突出的位置上,但居民負債高企,收入預期下降,物價特別是食品價格節節高升,對於普通居民而言,今年的冬天將會冷的發抖。

中共央行下調逆回購利率 釋放寬鬆信號

中共央行週一(11月18日)早間公告,當日進行人民幣18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利率2.50%,較此前的2.55%下調5個基點。當日並無逆回購到期,因此公開市場實現淨投放1800億元。

逆回購是指中國央行向一級交易商亦即商業銀行購買有價證券,並約定在未來特定日期將有價證券賣還給一級交易商/商業銀行的交易行爲。其操作是央行獲得質押的債券,把錢借給商業銀行,向市場釋放流動性,同時央行可以獲得回購的利息收入。實際就是央行把錢借給商業銀行,商業銀行把債券質押給央行,到期的時候,商業銀行還錢,債券回到商業銀行賬戶上。

《華爾街日報》報道評論說,這是央行11月4日下調MLF利率及11月15日以中期借貸便利(MLF)意外釋放2000億流動性後,再度釋放寬鬆信號。

彭博報道也說,中國央行在本月初三年來首次小幅調降MLF操利率5個基點至3.25%,是在通膨處於上升通道時釋放託底經濟的明確信號。

不過,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表示,降低逆回購利率一方面是經濟比較弱,另外央行可能也是做預期管理,這樣可以控制通脹預期發散。但逆回購利率進入下降通道其實是不容易的,要降低至少20個bp,市場纔會有寬鬆的感覺;所以也就是說MLF利率要降到3.10%左右,但目前的通脹環境肯定是不允許的。所以即使看到大規模的寬鬆,也要等到明年1月份之後,要看之後通脹的具體表現。

分析師:央行把穩經濟放在更突出位置

長城證券債券首席分析師吳金鐸表示,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增大,穩增長和逆週期調節必要性凸顯。央行把“逆週期調節”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而除了票據利率大幅下降,三季度金融機構人民幣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和個人住房貸款貸款利率較上季度均小幅上行。資金面總量略緊加上資金價格變貴進一步抑制了10月社融需求。

吳金鐸說,當前相對於豬通脹,穩增長以及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降和逆週期調節對於央行來說或更重要。

市場再次感到意外

國泰君安首席債券分析師覃漢表示,在MLF調降後如此短的時間內下調逆回購利率,市場還是有一些意外,“可能決策層在通膨上行到高點之前,選擇搶跑提前釋放政策寬鬆的空間,以期待穩定市場信心,同時緩解基本面的成長壓力。”

統計局公佈的10月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幅度爲7年來最大,但與此同時,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則創下2016年以來最大降幅,今年前10個月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幅更是創出了1998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央行不承認持續通脹通縮

週六(11月16日),央行發佈的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全面看待CPI與PPI走勢”的專欄文章稱,當前中國不存在持續通脹通縮的基礎。CPI同比漲幅走高,結構性特徵明顯,要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

文章稱,CPI同比漲幅走高,結構性特徵明顯,要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2019年以來單月CPI 同比漲幅有所走高主要受食品價格尤其是豬肉價格較快上漲所拉動。前十個月,食品價格同比上漲7.4%,其中受非洲豬瘟影響,生豬供給量下降較快,豬肉價格同比上漲29.7%,並通過消費替代效應帶動牛肉、羊肉、蛋類價格分別同比上漲10.2%、11.7%和4.5%,是CPI上行的最主要拉動因素。

PPI低位運行,通常反映工業需求偏弱,但近幾個月PPI同比降幅擴大主要是受基數效應影響,並不意味着存在顯著的工業品通縮壓力。

對此,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觀債券分析師鄒強認爲,央行下調逆回購利率,顯示其對通脹結構性的判斷是結構性通脹,所以不僅不會收縮,甚至還可能更加積極。

如鬆:今年冬天會冷的發抖

央行的判斷往往與升斗小民的實際生存狀況大相徑庭。爲給下行的經濟注入更多便宜的資金,讓經濟變暖,央行可以繼續降息,繼續放水,但對於百姓而言,物價特別是食品價格的上漲,在今時今日,將面臨更不一樣的艱難。

經濟學家如鬆11月15日撰文表示,10月CPI爲3.8%,但與歷史對比這個數據並不算高,前兩次的高點分別是2008年2月的8.7%和2011年7月的6.5%,但現在物價上漲造成的反響卻似乎更大,原因在哪裏呢?

如鬆分析,2019年10月,CPI同比上漲3.8%。其中,食品價格上漲15.5%,非食品價格上漲0.9%。2011年7月,CPI同比上漲6.5%。其中,食品價格上漲14.8%,非食品價格上漲2.9%。雖然現在的CPI比2011年7月低很多,但食品價格的漲幅卻超過了2011年7月。食品是大家身邊的事情,每天去超市或菜市場的時候都要關心,食品價格漲幅更大,自然讓大家的體感感覺更糟糕。但這隻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且還是次要的,另外兩個原因更主要:

第一,家庭負債不一樣了

根據社科院的測算,中國居民部門槓桿率(居民債務佔GDP比重)從2011年的28%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49%。2018年以後依舊處於快速上升的狀態,這就讓居民必須拿出更高比例的可自由支配收入用於債務的還本付息,導致居民可自由支配收入中實際可自由支配的比例下滑。這也就誕生了很多富翁型窮人,用房子計算其身家可能有數百萬甚至千萬,但平時卻只敢吃方便麪,因爲兜裏實在沒錢。在這樣的時候,一旦食品這一剛需中的剛需價格出現上漲,人們自然就會感到今年的冬天更冷,甚至打哆嗦。

第二,收入預期不一樣了

如鬆分析說,無論是2008年2月的高通脹還是2011年7月的高通脹,都有一個共同的現象,那就是在CPI不斷走高的時候,PPI也同步走高。2008年,CPI在2月開始見頂回落,PPI還頑強地走高到了8月;2011年7月CPI見頂,PPI也同步見頂。PPI代表的是工業活動的活力,當工業活動有活力的時候,企業就會擴大生產,要招收更多的工人並給工人加薪,人們收入增長的時候就會推動全社會需求增長,對於物價上漲就有耐受力。

但今年以來CPI與PPI走勢是相反的,2019年1月的CPI是1.7%,到10月上升到3.8%,帶動通脹上漲的動力幾乎完全是我們每天必須購買的食品。但PPI卻從今年1月的0.1%下降到10月的-1.6%,這說明工業活動在減弱,當今社會絕大多數人都是在二三產業領域就業,PPI下滑意味着經濟活動趨冷,就意味着人們的收入很難增長甚至還要面對失業的威脅,此時,收入增長的預期變差,就難以承受物價上漲尤其是耐食品價格上漲帶來的壓力。所以,就讓人們感覺這個冬天格外寒冷。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