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彼得·斯特佐克/丽莎·佩奇(AP Photos)
彼得·斯特佐克/丽莎·佩奇(AP Photos)

前FBI特工被妻子抓外遇从手机短信曝光违法证据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美国司法部(DOJ)周一(11月18日)发布文件,概述了反川普的前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犯下的一系列“违反安全规定”和公然的“不专业行为”,其中包括涉嫌在不安全的个人电子设备上保留敏感的联邦调查局文件的做法,甚至他的妻子都可以使用他的手机,并因此发现了他与前FBI律师丽莎·佩奇(Lisa Page)有染的证据。

据福克斯新闻报导,司法部正寻求驳回斯特佐克的诉讼,因为斯特佐克认为他是被不当解雇的,应该被恢复为FBI反间谍部门的负责人。司法部在其备案文件中包含了司法部专业责任办公室(Office of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 /OPR)于2018年8月发给斯特佐克的信,其中部份内容是关于斯特佐克的“监督责任失职”的部份,由于他未能调查关于希拉里·克林顿的电子邮件事故,那些是潜在机密文件的电子邮件在2016年大选临近时,竟然出现在一台属于安东尼·维纳(Anthony Weiner)的不安全的笔记本电脑中。

OPR说,情况变的非常严峻,纽约的一名案件代理人告诉那里的联邦检察官,说斯特佐克被“吓坏了”,而且快要“精神分裂了”,因为“某人正在做不当的行为”,而且那个“某人正在试图掩盖此事”。

然后,纽约检察官立即将他们的担忧传达给了司法部,并有效地越过斯特佐克的部门负责人,直接找到时任FBI局长的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科米于是在2016年大选日前不久做了决定性的宣布,也就是与希拉里·克林顿“电邮门”调查案有关的电子邮件被发现在维纳(Weiner)的笔记本电脑中了。

此外,司法部和OPR都指出,尽管斯特佐克声称从自己的个人设备中“双倍删除了”敏感的FBI资料,但他的妻子显然的还是从他的手机上找到了他外遇的证据——包括数张照片和“显然的”用于“浪漫相处”的旅馆预订。而根据OPR的说法,斯特佐克不愿意将设备上交审查,尽管他承认了在使用苹果手机(Apple)的爱通讯(iMessage)服务进行某些FBI的工作。

根据案件的文档,斯特佐克在给佩奇发的一个简讯上写道:“ (我妻子)拿着我的电话。(她)读了一条我写的但没有发给你的愤怒简讯。那是她从我的电话打的。她说她想和(你)聊一下。(我)说我们只是亲近的朋友,没有别的。”

而佩奇则回复:“你妻子给我留了一个语音留言。我应该回应吗?她认为我们有染。我应该打电话给她纠正她的理解吗?(或)把这个问题留给你解决?”

斯特佐克接着写道:“我不知道。我说我们是亲近的朋友,仅此而已。她知道我送花给你,我说你度过了一个很艰难的一周。”

据称,斯特佐克的妻子扬言要从斯特佐克的电话向佩奇的丈夫发送一些照片。

OPR和司法部还上交了包括斯特佐克和佩奇之间大量的反川普短信,当时斯特佐克正在监督2016年时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电邮门”调查。

当时,资深反情报特工斯特佐克在FBI负责对希拉里·克林顿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调查,他把川普竞选活动与俄罗斯联系起来。在他与佩奇之间的反川普的简讯曝光后,他就被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从“通俄门”调查团队中开除了,然后在2018年8月,斯特佐克又被FBI炒了鱿鱼。

斯特佐克于1998年加入FBI,并升任FBI反情报部门副助理主任。从2015年8月至2018年5月,他在公务手机上往来传了4万多条短信。在其中一条讯息中,他称当时还只是候选人的唐纳德·川普为一个“灾难”,并建议:“(我们)将阻止”他。(”[w]e’ll stop” him.)

共和党人将该短信解释为,斯特佐克说他将努力防止川普当选。但斯特佐克自称,该短信实际上是他想让佩奇放心,告诉她说“美国人民不会支持川普的竞选资格”。

司法部的动议文件中说,斯特佐克被撤职 “是由于这些短信,以及尤其为了保持FBI作为一个可以信赖的无党派而有能力运作的机构的重要性,原告(指斯特佐克)才被撤职,而不是原告认为的(川普)总统的政治问题或推文的观点与他存在分歧。”

司法部也表示,斯特佐克已经被“给予了足够的通知时间和解释机会”。

据观察者网报导,开始时负责FBI人事的助理局长坎迪斯·威尔决定,将斯特佐克降职并停职60天。

但FBI副局长戴维·鲍迪奇驳回了决定,并表示斯特佐克“多次判断失误”,“玩忽职守”。

最终FBI决定解雇斯特佐克,并表示他的短信“会成为公众谴责FBI的主题,让FBI成为众矢之的”,除此之外解雇信中还指责斯特佐克“行动不专业”,“电邮门”调查中没有及时搜索希拉里助手们的笔记本电脑。

责任编辑:杨晓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