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专访斯伯丁将军(2): 美国两党对中共的共识是如何形成的?

我们得重新思考在全球化和网络世界的21世纪,国家安全到底意味着什么?-斯伯丁将军 (图源:Youtube)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9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道)最近美国精英阶层出版了好几本重磅书籍,包括前国会议长金里奇的新书 《川普对决中国: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我们这里谈及的是今年10月1日发行出版的新书《隐形战争:中国是如何在美国精英入睡时掌控的》(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此书作者是中国问题专家、哈德森学院高级研究员斯伯丁将军(General Robert Spalding),美国空军准将(Brigadier General)、前五角大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中国首席战略家,曾任川普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白宫高级战略规划师。

为什么美国政界、智库人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二十一世纪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对这个问题斯堡丁将军在书中提供了他全面的回答。斯伯丁将军也曾表示:之前发生的NBA推文事件以及目前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可以说是他为什么要出版此书的最好印证。

斯伯丁将军曾于2002~2004年在中国上海生活了两年,这是因为他当时入选了空军的一项学者项目,并先行到位于北加州的国防语言学校学习了中文,之后他去到上海同济大学。将军根据他在中国生活的两年和之后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说,他非常清楚,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完全是两码事,但中共非常成功地绑架了中国和中国人民这两个词,把自己的真实面目隐藏在下面,所以他希望不论是美国人还是华人,都应该把两者明确地分开。

本台记者馨恬带着《隐形战争》一书相关的诸多问题,对斯伯丁将军进行了专访。本文为您呈现这次专访的精彩内容,我们可以来了解一下他呈现的事实。

(接上文:专访斯伯丁将军(1):中共的“隐形战争”包括哪些方面?)

世界在看清:中共不是一个和善的政权,它是一个严苛的独裁者

上文结尾谈到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的推文争议,斯堡丁将军说,这样的事件突显了中国共产党利用经济和财务关系,胁迫美国人和公司主动放弃民主自由的原则。将军说,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因为他看到,美中关系非但没有让中国变得更加开放、民主、加入到西方自由社会中来,相反,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则变得越来越受限制、越来越接受压制言论和宗教信仰。因为很多人觉得,我们在中国赚钱,就不应该谈论我们的价值观。斯伯丁将军认为,这正是问题所在。

这就是全球化和网络带来的问题,当你允许象中共这样一个独裁政权成为开放的国际秩序的一部分时,它不希望开放,它要控制民众所看到、所想和所说的一切,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它就必须也去控制其他国家的民众所看到、所想、所说的一切。中共就是通过利用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和财务关系,胁迫这些国家去做它们所希望的行为。

斯伯丁将军说,正是因为看到美国的民主自由因此而衰落,他决定离开了空军并写这本书,是为了向公众揭露中共的所作所为。他最近刚刚从柏林和布鲁塞尔访问回来,发现随着NBA事件的发酵,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也开始对中共有所警觉了。

中共曾经使用隐身、混淆视听(obfuscation)等方法来遮掩它们的行为,但现在人们都觉醒了,就不会再允许它们这么做下去了。因为中国共产党不是一个和善的政权,它是一个严苛的独裁者,它监禁无辜民众,包括把维族人关进劳改营,摘取良心犯的器官……它们如此害怕中国民众了解事实真相。

为什么《隐形战争》中说“美国的精英睡着了”?

斯伯丁将军说,很多人都对这部分有所评论,他们说,美国的精英并不是睡着了,而是从与中共的关系中赚了很多钱。将军自己也表示同意。他说为什么在书中特别指出美国精英层的原因是,现在他们很多人,包括美国大公司、华尔街、以及华府智库或律师楼,都给川普总统施压,要他不要对中国加征关税,是因为这些精英都从中国共产党那里拿了钱、拿了好处。

将军要指出的是,中共在民主国家里培养建立起来的关系,不论是大学校长、政府要员、大公司和金融机构的老板,一旦他们跟中共建立财务关系并从中获取利润的时候,他们就会倾向于按照中共的指令去做事。所以才会发生Marriott酒店处罚了一位在推特上给支持西藏自由点赞的员工,因为中共政府要求他们这么做。这些公司不仅应该代表中共政府并不遵守的自由贸易原则,而且代表自由社会的民主原则,但很显然,他们把这些原则都放诸了脑后。

将军说,为什么认为这样的事件值得关注呢?因为大多数人会觉得,要失去自由一定会经过战争,包括其他国家来侵略、取得控制、进行戒严和独裁统治。但是他所看到的是,中国共产党通过全球化和网络建立起经济关系,然后不用一枪一弹或任何军事行动,就在美国社会产生巨大影响作用,通过这些经济和金融财务关系,让美国人主动放弃他们的自由,因为赚到钱了。

为什么说中共所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斯堡丁将军认为,如果你把国家安全看成是一个国家和它的人民建立起一个他们所希望的生活系统、有自主权、有民主和法治的话,看看美国的立国之父们为我们所规划的体制,再对比一下全球化之后的状况,你就可以看到那些立国原则在腐化。所以,我们得重新思考在全球化和网络世界中的二十一世纪,国家安全到底意味着什么?

因为,如今夺走民主自由的方式跟1968年苏联开着坦克进到布拉格时已经不一样了,现在使用的方法是中共拿下NBA耐克鞋的合同……所以,你就看到NBA篮球队员就不愿意说任何冒犯中共政府假称的“十四亿中国人”的话;连布鲁克林网队(Brooklyn Nets)球队的老板都是阿里巴巴集团的创办者之一,可以想象他跟中共政府有多少关系!如此下去,逐步地,不仅是中国人受中共控制,整个世界的人都要受它的控制了。

美国民众对于中共这种“隐形战争”了解多少?

将军认为,美国大众对于这种“隐形战争”的了解很不够,不过NBA推文事件对美国人了解中共是怎么回事起到了帮助的作用。另外,香港民众站出来争取权利的「反送中」运动也很说明问题。因为中共如此镇压争取自由权利的香港人,就把它们是什么样的一个政权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事实上,香港问题有助于全球的人民看清中共是什么样的政权。

美国是在为我们自己的理念而站出来

中共官方在香港问题上指责美国是“幕后黑手”,当然了,当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时候它们也是这么说的。每当中国人民要求他们的权利和自由的时候,中共就会说是美国的黑手在背后制造麻烦。事实情况是什么呢?如果你去读一下中宣部的9号文件(中共中央中宣部《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你就知道,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憎恨美国宪法和民权法案,因为里面说的是:所有人都应该得到自由,所有的人都应该拥有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受迫害的自由、免于挨饿的自由。但是中国共产党要决定谁能获得自由,谁不能得到自由,以及人们该想些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对美国感到生气,总认为美国是要推翻中共政权,或是要遏制中国发展。

但事实是,美国只是为我们自己的理念而站出来而已。没有哪个美国人告诉香港人他们应该出来抗议,这全都是香港人自己的决定,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自由和权利,所以当中共政府要夺走他们的自由、让他们向大陆老百姓那样生活的时候,他们就起来说“不”!但是中国大陆的人民因为没有享受过自由,他们当然不知道自由的味道,所以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没能享受的是什么。但是香港和台湾的民众可是知道的,所以他们才会抗争。

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在对中共态度上的共识是如何形成的?

我们看到,虽然目前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很多问题上看法南辕北辙,但在对中共的态度上确实是很一致的。这种共识是怎么形成的?

将军说,首先,他在白宫担任国安顾问的时候,还有其他人在华盛顿做了很多的工作,他们向智库、国会议员、行政机构和官僚部门等等揭露中共的所作所为和美国面临的挑战。另一个因素是目前川普总统不是来自于建制派的,他不是基于延续从尼克松总统开始的四十年一贯的政策,川普对于国家安全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能够直面迎战中共政府,因为他无法容忍他们继续在经济上对美国采取掠夺性政策,以及压制美国的价值观。

在华盛顿做这样的工作,让人们改变对中共及中共政府的看法,最重要的是有事实根据。而中共非常擅长的就是把事实隐藏起来。但是假如你能够提出基于事实有说服力的看法,人们就会听。当然,在奥巴马时期是不可能的,就算在布什时期和克林顿时期都没有可能,所以这跟政党政治无关,而是跟建制派在后冷战时期的外交政策观点有关。

加上全球化和网络又增加了额外的挑战,我们却没有及时意识到,中国和其它三个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独裁政权俄罗斯、伊朗和朝鲜,都操纵了全球化和网络的力量来影响西方社会。这就是它们为什么很早就进行了网络封锁,因为它们不想让民众感受到西方的自由。

中共还建立了夺取西方先进科技、人才和资本的系统,同时防止西方文化和价值进入到中国;它们反过来利用这些关系向西方输入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和原则。这是我们面对的首要挑战。

当你把这些事实都列出来给华盛顿之后,加上我们有了一位四十年以来终于愿意与中共对决的总统,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所以这样的观点就会站得住脚。

欧洲国家对中共威胁挑战的觉醒,与美国和川普政府有关

斯伯丁将军谈到,他发现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也开始对中共的威胁和挑战有所觉醒,这与美国和川普政府的所为有关系,美国国务院官员在世界各地的盟国和伙伴对话,与他们分享美国所面临的关于中共挑战的事实。将军觉得这已经在产生效果,他认为,当各国越来越认清中共的真实本性,他们就会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国家。因此,未来中共应该会遇到阻碍。

美国和西方国家如何应对中共的挑战?

斯伯丁将军认为,美国当然应该从不同方面保护自己。比如关税就是与中国重新平衡贸易的一种重要方式;另外,不允许那些不遵守审计和透明度要求的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除非他们愿意按照美国的规则做;除了保护美国的金融、贸易系统和各种机构之外,我们还应该对自己进行各种投资,因为美国已经几十年没有对基础建设、工业基础、数理化科学(STEM)教育、研究开发等等方面做针对性投入了;最后,斯伯丁将军还认为,为了保障数位时代的民主,要在网络上进行数据加密,使人们的数据都为自己所拥有,而不会被商业公司或中国共产党拿走,用在人们不想让它们用的地方。

将军认为,西方所建立的系统很开发、透明,但却被中共滥用了,所以当我们开始保护那些机构,我们对自己进行投资,以及保护人们的数据,他相信未来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此前斯伯丁将军提到他在中国生活的时候,经常听到有人讲: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认为中国变得强大了,中国人的地位也就提高了。斯伯丁将军怎么看?另外,对川普总统的贸易谈判策略,以及美中关系走向怎么看?美中是否可能达成双赢?是否会发生新冷战?请关注后续的采访报道。

(待续,敬请关注)

专访斯伯丁将军(1):中共的“隐形战争”包括哪些方面?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