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民主党籍众议员德鲁反对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Jeff Drew)。(视频截图)
民主党籍众议员德鲁反对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Jeff Drew)。(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9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11月18日(周一),民主党籍众议员德鲁(Jeff Drew)对众议院强推的总统弹劾调查公开发声表示反对。他披露,许多国会民主党人都对该弹劾感到厌倦和难过,多数美国人也表示这件事让人感到“无聊”和“疲惫”,人们希望国会不要在此事上再浪费时间,而应专注正事。

据《英文大纪元》报导,上个月底,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在众议院举行了关于对川普总统进行弹劾调查的决议案投票。德鲁和另一位民主党籍众议员彼得森(Collin Peterson)与全体众议院共和党议员们站在一起,对该决议案投了反对票。德鲁谈到,该弹劾调查的程序让他联想到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

在周一接受《福克斯》电视节目采访时,德鲁表示,他反对该弹劾调查,跟川普总统无关,而是因为他认为民主党左派此举是对美国宪法中弹劾相关规定的“滥用”。德鲁说:“我们必须明白,弹劾只能在极限情况下发生,而且必须是跨党派的,也必须是公正的。”

他还谈到,这与你喜欢或不喜欢川普、希望或不希望他赢得大选、欢迎或不欢迎他连任等都没有任何关系。“这与弹劾相关宪法规定有关,你不能滥用它。”

德鲁还提到了150多年前法国政治思想家、历史学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就弹劾话题写的一篇文章,暗指针对总统的调查反映了国家的衰败。他说:“托克维尔在1853年撰文指出,弹劾实际上是除掉自己领袖的行为,只会显示一个国家的堕落。”他还补充道,“(弹劾)手段很少被使用,也应该很少被使用。正如我刚才提到的,它在美国已有的数百年历史中,从来没被成功地使用过。”

他谈到许多民主党众议员都对该弹劾调查表达了忧虑,他说:“他们之间有一些讨论,但是都(迫于形势)不得不静静地、私下地在表达忧虑。”他认为佩洛西不应该将关注点放在弹劾总统上,而应该将注意力放在“实际事务”上。他还说:“如果在这届总统任期结束时,我们能够切实地解决一些对两党都有利,更重要的事,对美国人民有利的重要问题,那不是很好吗?但如果国会在这种‘有毒’的氛围笼罩下,根本无法解决重要问题。”

《福克斯》主持人问德鲁,如果众议院12月份对是否弹劾川普总统投票的话,你会如何决定?他回答说自己会和上次一样,仍然投反对票。他还表示听说许多美国人都对该调查感到厌倦。“人们真的希望向前走,除非有什么新鲜和奇特的事情发生,人们现在已经都知道:‘游戏结束了’。”

德鲁还表示,如果真有什么新证据証实总统有“叛国”、“犯下重罪”等,那情况会不同。“但我们现在没看到有这些。我们看到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主观看法、小道消息、讨论、第三手消息等等。你知道,弹劾这件事,我们的建国先父们曾经就是否将弹劾写进宪法一事有过激烈的辩论。你不能剥夺选民的权利,数以百万计的选民的权利。是选民们自己选择了他们的美国领袖。”

佩洛西于9月24日口头启动了针对川普总统弹劾调查,理由是有人匿名举报川普总统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通话时以扣押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要求该国启动针对前副总统、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家族腐败案的调查。接下来民主党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牵头在国会地下室进行了一系列的将共和党议员排斥在外的秘密闭门听证会。从11月初开始,希夫开始对弹劾调查举行公开听证会,佩洛西也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对总统的指控从“交换条件”升级为“贿赂”。

民主党强推的弹劾调查激起了许多共和党议员、共和党人、川普总统的支持者、甚至部份民主党人的愤怒。共和党籍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上周日在接受CBS新闻采访时说:“总统没有用什么‘交换条件’,乌克兰人什么都没做,也得到了美国的军事援助。民主党人的指控在川普总统公开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纪录之前就是完全不存在的。”

《福克斯》新闻也提到,共和党议员们近日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到底应该是谁说了算?是美国总统?还是未经选举的官员?议员们认为,指导并施行外交政策,希望外国政府调查美国人的腐败等完全是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利,没有人有权干涉,或“说三道四”。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