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美联社)
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学,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美联社)

国际社会:香港校园成新冷战前线 西方价值观面临危机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9日】(本台记者陈亦然综合报导)香港自6月份“反送中”运动开启后,一直是西方媒体关注的话题。近两周香港冲突升级,港警暴力强攻大学校园,与示威者发生激烈冲突,让昔日宁静的校园“浴火”,香港再次成为西方关注的焦点。瑞士报纸近日刊登访谈文章指出,新冷战已开始,而香港是这场战争的交锋点;若香港沦陷,西方价值观也将随之覆灭。

联合国敦促港府人道对待抗议人士

联合国人权人权委员事务高级专员的发言人Rupert Colville在日内瓦对记者表示, 联合国敦促香港当局用人道主义方式对待仍然困于香港理工大学的抗议人士,他说:“他们的情况显然在恶化。”

英国议会议员:港警对学生的镇压与“天安门事件”相似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理工大学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后,欧盟和美国18日呼吁香港警方避免使用暴力,欧盟大国英国和德国也都对香港警民冲突日趋暴力表达关切。日前有重量级政治人物,就香港最新局势公开发声。

英国议会上院议员大卫·阿尔顿撰文称,港警对理工大学等院校学生采取的镇压,和1989年中共在天安门广场采取的行动类似。他写道,林郑月娥甘心充当北京傀儡,实施事实上的宵禁,为的是压制守法和热爱和平的香港民众的声音。他呼吁英国政府重新考虑给予特首林郑月娥全家的英国公民权。

阿尔顿还说,目前香港的事态发展是“天安门事件”在香港的“缓慢上演”。对此,《纵览中国》杂志总编辑陈奎德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对付学生运动也就是那么几手,和香港对比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不过,香港和30年前的北京地位不一样,中共必须顾及整个国际特别是英美等强国的反应。

瑞士多家媒体关注香港校园的“浴火”

瑞士德语电视台SRF 11月18日以《大学门前的大火》为题,报导了当日凌晨香港理工大学“火光冲天”的景象:香港理工大学凌晨被港警“冲进”后,坚守在学校内的示威者投掷燃烧瓶引发大火。冲突过后,多名示威者被捕。

同日,瑞士法语报纸《时报》(Le Temps)在文章《香港警察威胁动用“真子弹”来对抗示威者》中提到,这是继17日一名警官在校园内被抗议者的弓箭射中小腿受伤之后,警方发出的自抗议活动以来的首次警告。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几周的抗议活动中,已经有三起警察真枪实弹打伤示威者的事件,但都没有发出警告。

而瑞士《晨报》(Le Matin)11月18日在报道《高校着火:警察回应“动真格”》的同时,还引述了校内一位示威学生的话称,“我很害怕。这里没有出口,我能做的只有战斗到底”。另一位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表示,恐慌笼罩着数百名占领校园的学生,“许多朋友感到无望……我们呼吁全社会出动帮助我们”。法新社记者目击到,抗议者试图离开校园,但港警发射的催泪弹不时袭来,让他们被迫返回校园。

18日另一瑞士法语区大报《日内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ève),则把焦点放在了“香港政府的‘面具禁戴令’被香港最高法院判定为非法”的新闻上,并引用了法院的裁决内容:“该禁令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出了合理必要的范畴。”

香港作家:暴力冲突或是港府所乐见的局势发展

港警强攻香港中文大学受到外界批评后,仍决定以类似的方式对付香港理工大学的示威学生,那个中缘由是什么呢?香港的作家与活动人士江松涧18日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认为,主要原因是中共、香港政府跟香港警察都认为其必须以非常强硬的手段来对付所谓的“暴徒”。警察过去一周的策略与香港政府近期施行的政策相一致。

那香港政府为何在中大与理大事件爆发后,仍未与示威者展开对话呢?江松涧的观点是,中共与香港政府努力将整起运动的焦点导向前线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后,就局限了政府在政策制定上的发挥空间了。也就是说,一旦政府选择采取强硬手段,便得坚持这个立场,如果态度放软会被外界视为展露自己的弱点。

江松涧还认为,港府针对目前的混乱局面根本就没有提出任何解决方案,而是依赖香港警方来控制局面。许多人都猜测暴力冲突是港府所盼望看到的结果,因为若街头的暴力冲突持续,便能强化政府的立场,让前线示威者显得更符合“暴徒”的形象。

有评论认为,中共和港府挑起暴力、让冲突升级到校园,或是为延后或取消11月24日将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制造借口。

江松涧同时表示,香港各界在“反送中”这个议题上的立场都已根深蒂固。目前大约有60%到80%的香港人仍然是支持的态度;另外有大约10%到20%的香港人在这个议题上的立场非常亲中。

谁是香港暴力升级的幕后黑手?

昔日宁静的校园如今变成了火光冲天的战场,那么谁应该为此负责呢?英国大报《卫报》近日发表社评称,港府暴力对待抗议者,对民众声音充耳不闻,导致了今天这样一个危险局势。美媒《华盛顿邮报》也发表了类似的评论。

《卫报》12日和18日发表的社论称,香港在燃烧,当局的镇压只会加剧这场危机。暴力是否会降级实际上取决于香港当局。所有这一切事件的起因虽然是目前已被正式撤回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但港府的回应,尤其是港警的暴力,都是引爆抗议的原因。

社论还指出,失去公众支持的香港政府只能依赖警察,而真正的责任归属不在于听令行事的警察,而是他们的指挥者。同时香港政府代表的是北京的利益,而北京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决地依靠加大镇压和使用一些经济橄榄枝,但这些都无益于解决这场政治斗争。

与此同时,美媒《华盛顿邮报》11月16日以《香港正处于崩溃边缘》为题发表了社论文章称,香港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中共和港府对起初的和平抗议采取强硬立场所致。

文章说,香港每个周末都有抗议活动,要求港府对警察暴行进行独立调查,撤销对数千名被捕者的指控,以及实行“真普选”。但该政权(港府)再次采取强硬立场,拒绝任何让步。因此,游行示威活动从周末延伸到工作日,抗议者越来越多地利用武力来保护自己免受警察的伤害。

文章指出,缓和局面的责任在于北京。结束街头战斗的唯一方法是,香港当局必须让警察克制,并满足示威者的合理要求。不过不幸的是,该政权(中共和港府)可能会诉诸更严厉的武力手段,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需做好准备回应。

经历“天安门大屠杀”事件的中国流亡作家:“如果香港沦陷,西方价值观也将随之覆灭”

早在本月9日,瑞士《时报》就发表了题为《香港,在新冷战的前线》的文章,指出在中国领土上唯一可以保障言论自由和法制的香港,这场战役引发国际的广泛回应。文中提到,“柏林墙倒塌30年后的今天,香港成为‘自由世界’新的象征”。

在该报近日刊登的访谈文中,受访者廖亦武也指出,“新冷战已经开始,香港是这场战争的交锋点”。这位曾经历“天安门大屠杀”事件的中国流亡作家认为:“如果香港沦陷,西方价值观也将随之覆灭”。

责任编辑:常青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