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民众在“反送中”运动的觉悟和无私无畏,是最令中共胆寒的。(大纪元图片)
香港民众在“反送中”运动的觉悟和无私无畏,是最令中共胆寒的。(大纪元图片)

新元:香港何去何从 —— 无私者无畏篇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9日】(本台评论员 新元)在全球支持香港“时代革命”的呼声此起彼伏的同时,人们也在担心香港这次因为反“送中条例”引发的“天灭中共”的“时代革命”运动到底能撑多久。那些手无寸铁的青年、少年,甚至小童和银发族们,如何能够对抗的了武装到牙齿的中共武警部队,以及有香港黑社会和大陆便衣警察混编其中的港警队伍。更难以预料的是,那些假扮抗议者,到处毁坏公共设施、伤害路人的便衣警察,导致不了解真相的媒体和民众对抗议者产生误解、谩骂和仇恨,这些又如何应对?

11月17日晚的香港理工大,水泡、催泪弹和枪声大作,完全被港警包围。不仅抗议者被困,坚持留守的各路记者也被困其中。

充满悬念的一夜,使全球关注香港局势的人们时刻关注网络信息的变换。更有媒体暨评论家对香港不断变幻的局势不断的做出新的分析和解读,得出的判断基本不出其左右,即香港理工大战况传递出香港版“六四”迫在眉睫的危险信号。

我爱手足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青年、少年,甚至小童和银发族的抗议者们,根本就是无视这些完全现代化的武装,竟是那么决绝的放下了生死,选择以已之牺牲换取香港的未来和下一代的自由与民主的生存空间。这是一种什么力量使人们觉醒并义无反顾呢?

今晨一大早,笔者就从脸书上看到在港好友发出的消息说:“学生们付出换来正义裁决!高院裁定紧急法违宪!”。这让笔者提心的守候顿然放下。旋即,又看到香港立场新闻网发大图标题报导:“收到的遗书之中,最多人讲的一句:我爱手足”,唏嘘之余,更让人感慨。

什么样的爱可以使人放下生死,以命相赴?那些遗书中的“我爱手足”告诉我们,是无私。

无私者无畏

老子曰:“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意思是说,天地之所以能长久,是因为其存在并非为己,所以能够长生。因此,圣人逢争必谦而退让,反而获众推崇;置己于度外,却因此而全身。难道不是因为他的无私,反而使其获得成就吗?

记得上个世界90年代中期,笔者曾在香港驻港工作一年。那时的香港还没有被中共接管。大英帝国的社会管理体系与中华文明的合壁,使得香港凸显出其特有的港岛文化,不仅有井然的西化社会秩序,同时也保有传统的中国习俗。

当时的笔者,虽感叹于香港中西文明的契合,但亦在日常交往中感受到了港人自叹的“香港是一个文化的沙漠”。感言港人多专注于赚钱,而少有精神层面的追求。尽管如此,仍感觉香港的天空是自由的天空,没有大陆的那种时时被禁锢于政治气氛中的压抑感觉。

1997年后,因工作关系,笔者仍往返于大陆于港岛之间。那时的香港,社会氛围已与大陆相差无几,自由的空气已渐渐稀薄。但生长在自由民主体制下近一个世纪的港人,对此尽量的保持克制和理解,希望中共的所谓“一国两制”50年不变是可以兑现的承诺,也期待这不变的50年后,大陆的政治民主能够在经济大幅度提升下获得实现。

然而,这样的期待几乎可称其为“黄粱一梦”。仅5年时间,中共即悬刀香港于顶。2002年,钱其琛促《香港基本法》的第二十三条立法,引发“2003年香港七一大游行”,终以撤回立法告终。此举引发港人的警惕,亦深感对中共是否抱有太多幻想。

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为争取“真普选”,香港又爆发了“雨伞运动”。这是香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公民抗命运动,据统计,整个参与人数达120万人,仅次于2019年“反送中”运动的200万人次。但此次诉求全部被北京当局拒绝,运动以失败告终。

这无疑给习惯于民主社会生活环境的港人头上压上了一座大山。如果港人无法自治,这意味着民主自由的社会体系到此结束。

笔者观察到,这次“反送中”运动中,港人看不到民主自由能够在港延续后,开始绝望。在这次抗暴运动中港警和中共的表现使他们清楚的意识到,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那些在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团体,无论因信仰、宗教还是政治,特别是法轮功修炼团体,对中共暴行的揭露是真实不虚的。港人开始向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道歉,并抛弃了对中共的幻想,在现实面前彻底觉醒。抗议者们在太平山上拉起了“天灭中共”的横幅,向全球昭示,他们会用和平的方式为夺回自己自由的生存空间而战,绝不放弃。

这样的勇气,需要放下生死,决不偷生。这样的勇气的支撑,只能来自于港人觉醒后,明了了生与死的关系,从而返出本性,无私而无畏。特别是诸多主流人士走入了抗议人流,他们用各种自媒体方式表示,“钱不是万能的,没有自由,有钱何用?”;“无自由,毋宁死”。

无私者无欲,无欲者无惧。没有恐惧的人自然便会刚强。老子又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港人对人性如此透彻的解读,对中共残暴如此透彻的认知,在暴力面前如此不屈服的勇气和无私情怀,使得香港的《时代革命》成为中共丧钟响起的历史时刻和人类历史转变的关键节点。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

近几天,笔者还观察到,一些大陆客也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进入香港,用各种方式表达他们支持香港民众的“反送中”运动。很显然,这才是让中共在极度恐慌中,不顾国际舆论,对香港痛下狠手的根本原因。

自中共篡权建政以来,每十年都要发起一次对中国民众进行杀戮政治运动。从五零年代的“思想改造”、“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等运动;六零年代的“大跃进”、“反右”、“文革”;七零年代的“批林批孔”运动;八零年代的“六四镇压”;九零年代的“迫害法轮功”;两千年代的“新疆反恐”;到目前发生的“新疆集中营”和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镇压,被中共迫害和杀戮的人数千万计,远远超出了人类数次战争死亡人数的总和。

暴力虽令人感到恐怖,但不如人性丧失来的更加让人恐怖。那些被中共独裁残暴彻底洗脑的人,带着对民主自由的莫名仇恨心理,被中共利用来散步于世界各地,对中共的种种暴行起着助纣为虐的作用,或假意伪善的收买各国政客,或恐吓威胁小国寡民。

香港民众在“反送中”运动的觉悟和无私无畏,是最令中共胆寒的。不少从到香港旅行、度假或购物的大陆客,被香港人的义勇所震感,可以说是瞬间就意识到了大陆的民众也应该像港人那样为自己的生存权利而战。

这样的表达在网络迅速传开,引发中共在大陆的全面封网。同时,中共的所有官媒喉舌开足马力,在大陆和全球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极尽黑白颠倒的能事。可见,中共的恐惧已经进入毛孔,深入骨髓。

在大陆抹黑香港抗议民众为所谓的“暴徒”,除其一贯的谎言弥天的本性外,更主要的目地是担心香港成为大陆民众抗命榜样。如果大陆民众依葫芦画瓢,这对中共来讲就是末日真正的来临了。中共虽手握200万军人的部队,堪称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但如果举国上下民众真如港人那样无私无畏,这200万军人相对十几亿民众来讲,就如区区之牛毛。更何况这200万军人也有家有口,一旦明白真相,谁还愿意为中共枉作替死鬼呢?对此,中共自上而下都心知肚明,大陆的局势就如干柴烈火,一碰就着。

中共对香港局势在海外大作文章,目地是试探一下中共这二十多年来的政治经济渗透和收买,在西方政府和国家所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换句话说,有多少西方政客被收买后为中共站台,有多少西方民众在利益的诱惑下被蛊惑后相信中共官媒的谎言。

习近平11月14日在巴西金砖会议期间,首次对香港局势公开发表强硬措辞的表态,看似杀气腾腾,实则强弩之末,非但不能挽救天灭中共的命运,只能让全世界人民更加清楚的透视中共的本质。

港人之无私,已然成为东西拜金一族再识黄金本质的典范,让更多的拜金族认识到,为金钱而丧失自由,一如今天的港人,一旦身为人奴,如何消受那黄金万两?如此,则必弃因利亲共之幻想,唾弃中共,还后代一个清净和平的世界。

引用香港歌手、社运人士何韵诗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说的:”我相信香港处于这场全球为人性而战的前线。同时,香港的胜利或者失败也意味着人性的胜利或者失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首两百多年来为全世界人民所广为传诵的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篇,堪称年轻港人为自由而战生动而真实的写照。

虽然香港目前依旧硝烟弥漫,但笔者甚为乐观。笔者深信,依港人如此的无私无畏,必获上天之护佑。如若中共政府胆敢血洗香港之时,必是中共完结之日。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