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习近平公然摧毁香港的一国两制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主持人:石涛)习近平招鬼上身,脑洞打开。脑洞大开的意思就是有聪明有智慧,跟原来很多人说猪头猪脑两回事了。我一直跟大家强调,在时间的背景之下,你可以看到香港的问题,他的脑洞大开就是他同时控制了中国大陆、中美贸易问题和香港问题。那他在这三个在普通人眼睛当中都是他无可奈何的问题当中,他可以控制住整个局面。鬼是吃人的,所以当招鬼上身之后,他就不怕人死了,他绝不害怕人死了。所以他不仅不怕人死了,他要置人于死地。

在有关中美贸易问题上,在一开始他很忌讳很惧怕,见着川普他就怂,一回国,没跟你说嘛,很多大陆男人对内在他的权利控制范围之内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条条道理,只要一出外、一对外,狗屁不通、见着人就怂,那就没法说了,是中共对人性的摧毁之后,被中共迫害之后的直接表现。

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心理,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三观完全是非人性的,三观完全摧毁在一个自卑上。所以在中国的社会中是侮辱人,是永远并生在任何一个阶层。侮辱会造成每一个人都是自卑的。被侮辱者他自卑的人渴望着权利,渴望着抱负与权力。所以你看到在中国社会中所有人特别是很多男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他首先推责任,狗屁都不关我的事儿。

遇到这个事是好事的时候都是跟我有关系。这是自卑,就像我说的,国内人自己做过调查说中国人精神病的有1/3。他想不精神病都很难,没有坦然的面对,没有简单的过程,只有自我做茧的悲剧。真的,自我做茧在我眼睛很悲剧的,很悲哀的,因为一事无成。明白的人一看OK,他也就OK了,就这样了,爱咋咋,就无所谓了。因为他弄不明白,弄不通了,他拴在自己的角度上。

你看习近平见川普,咱北京话不好听,那副狗怂样,眼睛都不敢正眼看,就这样。你看他回去,不怕伤风鼻子眼冲前。不是他的过错,是他自己最终选错了路。他当年反腐的时候,跟王岐山反腐的时候,那么弱势的背景之下,为什么可以成?对吧?

所以他中间出现了相当大的波折,在波折的过程中,当他自卑,就共产党摧毁他做人的正常心理之后,他的自卑对等的出现了自负跟自恋。那以至于到了今年10月1号之前,其实他是完全败落、无可奈何的。10月1号他想起招鬼上身了,因为他想办法解决自己的麻烦。10月1号招鬼上身,10月10号、11号刘鹤到了华盛顿,就把川普当孙子似的就给骗了。

川普基于自己的利益的需求,完全都是在所谓的利益上,以美国之名、国家之名、国家再强大之名在利益上输给他。他可以在记者会上争得一些脸面,但当记者问他,问川普你如何看待今天的香港,他敷衍了事。所以他也知道香港的事情是要了习近平的命。所以习近平不管国内经济如何,他有军队,死他三五亿人无所谓,饿死就饿死了,在中美问题上他摁死川普。

一个星期之后在10月18号、19号,王岐山来到了日本,他见了赵小兰,见了林郑月娥,公开的场合。无论习近平怎么跟他们之间多大的分歧,当习近平招鬼上身之后,王岐山就输给他了。15号,美国众议院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一直拖到现在,参议院默不作声。今天大家看我节目的时候,有可能通过了,一直拖了一个月。参议院不拖这一个月,今天香港没有这么麻烦。

如果众议院通过了,参议院即刻把这个事情在10月比如说18号。19号,因为众议院是15号通过的,如果他这边要通过的话,把香港人的悲剧当成人类的悲剧处理的话,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重要呢?对吧?那香港人面对美国人的沉默,在面对中共的打压,香港警察的打压,他自然抗争,人嘛,所以这是延续到19号。

到了28号鬼节,习近平开会,10月31号,同样是万圣节、是鬼节,习近平开会结束,加强了鬼的因素,鬼的因素在他身上就变成代替了他的所有。11月2号第二天他就去了上海,中共的老巢,江泽民的老巢,所有的都是老巢,然后习近平见林郑月娥,集聚了所有鬼的力量去要求林郑月娥施予最强硬的态度。

这是35天,再过7天,11月11号在香港警察故意开枪,然后有人被烧栽赃抗议者,11月18号再过7天,香港版的89六四就发生了。那在这个过程中你会看到出现正的力量,那参议院在14号、15号的时候开始把相关的法案提出来。而在18号的时候,香港高等法院突然拿出判词,是因为理工学院的冲击,他就判警察的蒙面法是违法的。习近平的眼睛里香港能要他的命,所以就出现了下面的故事。

下面这故事就是习近平放大胆要摧毁香港一国两制,那也就是说在很多人来讲会认为他这太过分了,还有利益,还有这个,还有那个。没有,他什么都没有,他的概念只有他自己的权力,自恋的人只有自己,对吧?那自恋的人他对外面的一切都是以恨的态度,以仇恨的态度去对待的。我个人在现实的生活中遇到很多其实仇恨的人的那种心态,你不能按正常人对待他。

其实在《蝙蝠侠》的第2集里面,小丑的角色就是仇恨的角色,他杀人没有任何理由。你说你得有个理由啊,你得有人性啊。香港很多人在探讨说香港警察得有人性,中共得有人性,因为都是每一个具体人组成的,在我眼睛里既可笑又可怜。可笑在哪?当你能接受天灭中共的时候,中共的每一个具体的代表人,你说他是人吗?老天爷一定是保护人,不是害人的,如果他是人,就不存在天灭中共,对吧?这个道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普世的价值。

当你接受的时候,你为什么还要问共产党,问习近平的共产党,问香港的警察要人性呢,对吧?这是又可笑又可悲。自己的思想转不过来,自己的思想为什么转不过来?被灌输的现代观念,把天灭中共当成口号,而不是真正的生命过程。我说的最简单的道理,对吧?谁家媳妇给自个刮了个蛇精脸,有人留言还说涛哥你也瞎掰,那蛇精脸看着好看。你看着你女人蛇精脸好看的时候,你干嘛?你得干点什么,对不对?唐山老太太话,累死你王八羔子,他不累死你,她怎么抽你的筋扒你的皮,那就这么简单的道理。

有朋友说你老讲那个妲己,大老爷们一看她就完了,你媳妇儿弄完蛇精脸在马路上逛去,出多少事儿这是?很多人不爱听,今天是这个,共产党也是这个。中国自古就是这个,纣王出的事情,对不对?《封神演义》里两个主角,纣王出的事情是面对女娲,一个石头像,女娲主尊都没在那,就可以把纣王给弄傻了,出事了。整个商朝没了,姜子牙他师父说了你下山吧,你修不成。

他下山就娶了个媳妇,娶了个媳妇黄花姑娘,他就在验证他师父说的你为什么修不成。而他娶的媳妇他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全是麻烦,一直到他媳妇离开他,然后山西人把他媳妇当成扫帚星。《封神演义》里面的两个主角全死在这上面。

今天在中国的大地上普世的价值。有期节目我说了,旁边中国人开的餐馆叫宴遇,“宴会厅”的“宴”,你还要干嘛呀?你开窑子不就得了,公开就这么开。我讲这些意思,这是你要明白为什么共产党会得手,为什么习近平会得手?人的那边他没有能力了,他主动招鬼上身,我不开玩笑。

你现在查,你现在在网上查,你说很多女人去拜狐仙,女人拜狐仙,你往那一打,几百万条教你怎么拜狐仙,女人拜了狐狸干嘛使?吃死你。如果你自己的媳妇都拜狐仙、弄蛇精脸,他习近平招鬼有什么不应该的?这是真正朝代完了,他要不遭瘟疫,不遭黑死病才怪?黑死病它的源头按照当时天主教的说法就是乱性所致,所以在中国出了黑死病。

那这个讲法讲的概念就是习近平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他最惧怕香港,他不怕香港毁掉,他怕香港的抗争使得在中国大陆他失去权力,他不在乎国家,他不在乎任何人,连他的媳妇都不会在乎。他只在乎自己的梦、权力的梦,有人说这不是精神病?是,他是精神病外加神经病。我自个分不开这两种东西到底是有什么区别,反正都不是正常人,那精神病加上神经病,那就是天下绝品。

所以那你现在看到的我跟大家表现这概念,展现这篇文章是同样在香港11月18号出的事情。面对理工大学的状况,在18号的中午,香港高等法院判林郑月娥的《紧急法》《禁蒙面法》是违反宪法、违反基本法。香港警察第一时间执行了法院的规定,暂缓执行《禁蒙面法》,那香港的律政司不敢对此有任何意见。

结果过了几个小时在大陆,那大陆的港澳办、中联办、什么法工委,然后人大常委,都是一起炮轰,在中共主权的背景之下,高等法院没有权力判香港政府所颁布的法律,通篇的内容就是这个。大概的概念就是香港高等法院星期一颁下了判词,香港政府引用《紧急法》推行《禁蒙面法》是违反宪法的,而且蒙面法限制了超出合理所需,警方随即宣布停止执行。

那法院20号会进一步审理将如何面对、如何处理。这不是一个终结的案子,它会找出一些其他的方式,作为法官来讲,在宪法的背景之下,你应该如何做,法院、法官不管你表面上如何,他只管法律条例,法律条例的执行。

那高等法院这样的做法却激怒了习近平,激怒了整个中共朝野,激怒习近平就足够了。所以他就公然去抨击香港的独立的司法制度,那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说公然挑战人大常委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制权力,将产生严重的负面的社会影响。人大的法工委发言人明确讲说香港特区政府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人大常委作出判断和决定。人大委员长是中共朝野当中的2号人物。

这就是习近平公然摧毁一国两制,两个制度下的香港司法独立。他下面就讲了很多了,我个人觉得无所谓了,我个人主要是跟大家分享这个时间点,它发生在11月18号,习近平完全挑战、公开摧毁香港一国两制一国两制下的司法独立。他摧毁的力量来自于他的鬼,那面对这个场面,香港人无力抗争。而摧毁的本身它有一个实证,就是理工大学的暴力冲击。所以习近平一个招鬼上身,设局把香港人全玩了,把川普给玩了,然后刘伯温就攥死他。

大的瘟疫在中国必然发生,不光有瘟疫还有十愁。按照刘伯温的说法要到2020年的8月31号,阴历七月十三,而阴历七月十四是鬼节,他的碑文中说就是铜铁打的铁罗汉也难过7月13。过完7月13就是鬼节嘛,所以他的意思就是现在妖鬼横行霸道的过程,其实是天灭中共的过程。

他为什么难过?其实在他的碑文中讲世上有人行大善,我在上期节目中讲了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没有任何其他途径。

今天是人、鬼、妖、神、佛、道在人的环境中对垒的过程。信不信随你,我还是说那句话你连做梦都控制不了,你以为你是谁呀?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