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阿努納奇和尼比魯(tortuga767/flickr,CC BY 2.0)
阿努納奇和尼比魯(tortuga767/flickr,CC BY 2.0)

不要看本文,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相——阿努納奇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0日】(本台記者田喆綜合報導)真相有時就象洋蔥層,一層掩蓋着一層。僅僅憑單方面的信息是不夠的。尤其是在關於人類的真相方面,幾乎是掩蓋得嚴嚴實實。

雖然如今我們也可以找到很多關於遠古阿努納奇人(Annunaki)的資料,但很多人認識到他們僅僅是從他們的“遠古人類”身份而已——究竟阿努納奇人和今天的人類有什麼關係?他們是外星人還是地球上不爲人知的遠古文明?

在一些關於阿努納奇人的遠古雕刻中,我們可以看到阿努納奇人除了總是留着一撮大鬍子外,其容貌和正常人類相差無幾相似,但即便如此,許多研究者認爲阿努納奇人還是和正常人類有很大差異,因爲他們相信阿努納奇人和爬行類種族存在着血緣關係。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美索不達米亞文明中,人們對阿努納奇人的稱呼是“SIR”,翻譯過來就是“龍”或“大毒蛇”的意思——這是否就是暗指阿努納奇人是爬行類種族的後裔?還是說他們就是爬行類種族?

爲了找到至關重要的證據,我們來到伊拉克東北部基爾庫克以東約60公里處一個名爲耶莫(Jarmo)的考古遺址中,在那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個距今3000年的新石器時代的原始部落遺址,並出土了許多神祕的遠古文物和蘇美爾人神祇雕像。在這些雕像中,考古學家發現很多都是象徵“生育母神”的雕像,而且這些雕像中又有一部分是非常與衆不同的——下半身是人形;上半身卻是類似蜥蜴或蛇的爬行類樣貌。此外不單是“生育母神”雕像是如此樣貌,在其它一些男性的神像中也出現了半人半爬行類的特徵:修長的臉形,瘦長的頭骨,大大的橢圓形眼睛和寬闊的肩膀。

 阿努納奇和尼比魯(tortuga767/flickr)
阿努納奇和尼比魯(tortuga767/flickr)

不僅是伊拉克出土了半人半爬行類樣貌的雕像,在世界的其它古文明遺址中也都有出土過這些奇特樣貌的雕像,也就是說相似的傳說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中均有存在。事實上回顧歷史,我們也發現古人們一直以來也是將這種奇怪的類人生物視爲神明來供奉的。比如南美洲的魁札爾科亞特爾神(Quetzalcoatl)和庫庫爾坎神(Kukulkan),他們都是半人半蛇的形象,並在當地被當作是至高無上的神。

其中魁札爾科亞特爾主要是中美洲一帶信奉的神,他的名字來自納瓦特爾語,意思是“有翅膀的蛇”,對他的崇拜最早的文字記載是在公元前一世紀的特奧蒂瓦坎(Teotihuacan)文明的文獻中,而特奧蒂瓦坎文明對魁札爾科亞特爾神的崇拜被認爲是在公元前900年就已經開始。此外在阿茲特克人(Aztecs)的神話裏,魁札爾科亞特爾象徵造物主,也是一種有翅膀且會飛的蛇,他不僅創造了人類,也是天地萬物的創造者。而庫庫爾坎神則是瑪雅人的蛇神,在瑪雅文明中也有着崇高的地位。

不僅在美洲的古文明中出現了爬行類的身影,在《古蘭經》中同樣也有關於爬行類的記載。根據《古蘭經》中的描述,一種名爲“巨靈”(Djinn)的超自然生物在人類之前就已經出現在地球上了,而巨靈的首領伊布力斯(Iblis),因爲觸犯了上帝,被上帝降罪變成伊甸園裏的蛇,永遠只能在陸地上爬行生活。

此外在霍皮人(Hopi)的傳說中也提到,在5000年前由於一場巨大的流星雨,地表上的一個奇怪的類人種族躲到了地下避難,並在太平洋海岸建起了三座他們的地下城市。據說今天的美國洛杉磯市地下就有這個種族構建的龐大且複雜的隧道網絡,而且他們至今仍生存在地球上,他們的地下城市甚至還不斷地向內陸地區擴張,並且在美國一些遭遇蜥蜴人的案件中,有研究者認爲這些蜥蜴人其實就是這個種族,他們也在伺機返回地面生活。

無獨有偶,在古印度的迦屍國也有一個類似霍皮人的傳說,其中提到了一個叫“謝西娜(Sheshna)”的地點,稱這是進入地下城市納迦(Naga)的入口,而裏面生活着一個叫做帕塔拉(Patala)的半人半蛇種族。根據傳說描述,帕塔拉族具有強大的魔法力量,只有聖人才能和他們接觸。

雖然說古人類有着不同的文化,這些文化在歷史中雖然也不會相連,但也卻有着幾乎相似的故事傳說。正如上文所言,爬行類種族在幾乎所有的古文明傳說中都有出現,無論是在古美洲、古亞洲,還是古蘇美爾人中,關於爬行類種族的描述都是近乎相同的——難道古人們所描述的都是同一個爬行類種族嗎?還是他們實際上說的就是阿努納奇人?

1976年,作家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在系列叢書《地球編年史》(The Earth Chronicles)中發表了他翻譯的蘇美爾黏土片,而在這些黏土片中提到阿努納奇人是一個外星種族,他們來到地球的目的就是爲了挖礦。阿努納奇人主要對地球上的黃金感興趣,因爲這些礦產是他們的必需能源。

 蘇美爾黏土片(Sting /wikimedia commons)
蘇美爾黏土片(Sting /wikimedia commons)

譯本中描述,尼比魯(Nibiru)是位於太陽系邊緣的一個神祕大星體,是阿努納奇人的故鄉,但後來毀壞了,唯一可以拯救星體的東西是「黃金」(gold)。

西琴假設阿努納奇人是來自尼比魯(它有一個3,600年橢圓形的軌道)到地球開採黃金,原來的行星的礦石和資源已全數耗盡,尤其是黃金。阿努納奇人的母星大氣層中的黃金消失了需要黃金來補救,所以他們就來地球開採黃金並且運回故鄉行星。

你知道黃金可以反射出紅外線光嗎?紅外線是不可見光,然而若與一定熱度交互作用,放射物與粒子作用後振動更快速,你就會感受到熱能,黃金也可以製出一個極佳的熱能防護層,部份原因是黃金相當具有展延性。

黃金有更好的優點,你可以把它做的很薄,以便更容易操作,它有着極優的熱能反射和保護作用屬性使得壽命週期可以延續,我們這麼說好了,黃金是無法毀壞的,古代文明在數千年前用它來做雕像和建物,將黃金物盡其用,幾千年前如此,現代也一樣。

不僅僅是古代蘇美文明,全世界的古文明的社會中,黃金總是佔有特別位置。

 金佛(pixabay)
金佛(pixabay)

西琴的貢獻在於破解了蘇美爾人泥石板上的楔形文字,證實了數千年前確實有一支外星種族阿努納奇到訪過地球,而現在的人類也許與他們有關。但是真相遠非僅此。

在真正的造物主世界裏,一切都存在於一體平等中。而在他們描述的故事裏只有等級和爭鬥。而他們也將他們的這種特質賦予了人類。所以幾千年來人類一直在自相殘殺。在精神的層面是不進化的。因爲我們被鎖在他們設計的程式裏了。要知道,現在的電腦就是外星人模擬人腦製造出來的。只是阿努納奇的編程要先進得多而已。

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現在定義的人類和他們是有關係的,但是這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在我們真正的創造者眼裏,我們的思想感情行爲被稱爲人類心智系統,只是一件人類制服或稱生物性儀器。而我們真正的自己,則被囚禁在這件制服裏。

真相似乎不可思議。但是互聯網時代是真相開啓的時代。因爲我們的真相是永生的存在體,是最初源頭,或稱原始造物主或上帝的片段化身。而上帝是不可能被永遠掩蓋起來的。

這個掩蓋的系統就是我們的眼腦反應系統。把一切都看做是固體的、孤立和隔離的。由於人的眼睛只能看到物質世界的表面現象,所以它捕捉到的信息並不一定是正確的。人的其它感官也有其侷限性,即使是經過大腦過濾的信息有時也未必是準確無誤的。世人受現實社會中的觀念所阻礙,往往認爲通過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事物纔是實實在在的,眼睛觀察不到的東西就完全不相信,其實人的視野只能看到物質世界的表象,而且許多時候看到的都是假象。

下圖你看到的是愛因斯坦,還是瑪麗蓮·夢露?

如果你看到的是瑪麗蓮·夢露,就說明你需要配眼鏡了。

不近視的人看到的是愛因斯坦,近視的人看到的是瑪麗蓮·夢露。不信?摘掉眼鏡試試。

我們說說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吧。

阿努納奇種族來到地球之前,亞特蘭蒂斯人就生活在地球上。當時地球還不是完全固體的。而是一個水行星。因爲地球有着獨特的地心引力,這種引力令它在億萬年的時間裏逐漸固體化。而當時亞特蘭蒂人在的時候,地球真正固體化。而亞特蘭蒂斯人就是能夠在跨維度裏運作的存在體。

然後阿努納奇人來尋找黃金。他們跟亞特蘭蒂人達成了協議。得到允許在地球上開採靠近行星核心的黃金。真正的原因不是修補大氣層,而是跟黃金能夠調節他們的身體頻率有關。黃金對他們的種族來說是一種精華。對他們的生存來說是不可或缺的。聖經啓示錄裏就提到聖城耶路撒冷的街道是由純金製作的。描述的正是阿努納奇人在地球上時那段時期。

亞特蘭蒂斯人當時是地球上唯一的生命種族,當阿努納奇人向他們請求允許在地球上採礦時,他們就同意了。因爲他們看不出幫助這個種族有什麼危害。阿努納奇種族不象是競爭者,亞特蘭蒂斯人個頭更大,人數也更多。亞特蘭蒂斯人只是爲了阿努納奇人的技術和他們達成協議的。再說,金礦在地球上所處的區域對他們影響很小。也許就如現在美國政府爲了獲取外星人的黑科技而和他們達成協議一樣。

真相呢?當發現人類靈魂的祕密時,那時,就是人類從被欺騙囚禁的人類心智系統中解放出來的時候。

(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田喆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