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曼哈顿宣言》发起人查克·科尔森 2009年11月20日在华盛顿。(Courtesy of The Christian Post)
《曼哈顿宣言》发起人查克·科尔森 2009年11月20日在华盛顿。(Courtesy of The Christian Post)

《曼哈顿宣言》十周年:“现在更需要人们去捍卫婚姻”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1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十年前的今天(2009年11月20日),152位美国的基督教领袖们,共同发布了《曼哈顿宣言》(Manhattan Declaration),他们呼吁所有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的人们,要认识到婚姻的神圣本质,而且他们是没有理由对婚姻的公共利益保持沉默的。而正是因为基督徒们知道婚姻的神圣和在世俗中的价值,所以他们更应该为他们在世俗中的邻人捍卫婚姻。而他们不仅要捍卫婚姻的原则,也要捍卫数百万计被政府机构欺骗的人们。

《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的报导,近50年来,美国各州和联邦政府是完全失职的,尤其对于婚姻的保障而言,不是指在金钱上,而是在法律上。

因为婚姻不仅是一纸合同。它是一个神圣的盟约。而它也是具有经济影响力的盟约。基督徒们认识到婚姻彰显著耶稣和他的教会之间的神圣纽带。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它同时也赐予了丈夫、妻子和任何在夫妻关系中孕育的孩子们的一种有形的物质。

《联邦党人》的评论认为,那些用税收和社会地位的方式将这种有形的物质掠取走的人们,则惊人的表现出了对婚姻在认识上存在着严重的不足。付税上的利益和社会地位不是婚姻的优点,它只是婚姻的结果。因为婚姻对社会具有很高的价值,因此政府支持并鼓励着它。但是,政府的最基本义务应该是要认清婚姻的实质,并从婚姻的核心上去强化它的法律约束力的。

婚姻保障着儿童的权利

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时,她的精力会从根本上重新集中。怀孕和抚养孩子在生理、心理和情感上的要求都会影响她生活的每个方面。婚姻是一个法律合同,可确保她在受到影响的年份以及以后的日子里,会得到孩子父亲的支持。

当一个人成为父亲时,他的生活也会改变。他与孩子的染色体的联系产生了法律和社会义务,无论他与孩子的母亲是否有婚姻关系,该义务都可以通过法律强制执行。而婚姻规定了他对孩子母亲的义务,同时要求孩子的母亲与他合作抚养孩子。

孩子是这个共同义务的最大受益者。当父母为孩子而合作时,这个孩子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才会受到保护。合作越全面,对儿童越有益。相反,当父母拒绝合作时,它就会剥夺孩子与生俱来的权力。

当一对夫妇申请结婚证书时,他们完全希望签发结婚证书者能够去强化这个合同。但是所谓的“无过错离婚”( no-fault divorce)的法律则改变了这一点。当年任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的罗纳德·雷根(Ronald Reagan)(又译,里根)于1970年签署了第一个“无过错离婚”法后,多年来,雷根都将其视为他最大的遗憾之一。

不久,每个州都背弃了强化婚姻合同的承诺。自由主义者们则呼吁“让政府远离人们的生活”。自由恋爱文化的理论更是:如果他们想离婚,他们应该有自由离婚。

“无过错离婚”法在帮不重视婚姻者

结婚的夫妇从不希望离婚,至少不是从一开始就希望离婚的。而通常,结婚的双方,只有一方希望离婚,而另一方是不希望离婚的。但是“无过错离婚”法不但不会使政府保持中立,它其实只保护了想离婚的一方。

抚养孩子的一方会为此感到不公正,因为他们处于养育子女的前期经济劣势,而这种劣势,只有子女在未来对他们尽孝才能获得补偿。而一个政府,如果不能让人们去坚守诺言,他们其实也是帮凶。

更糟糕的是,那些应该被保护于免受生命、情感支持、教育和继承的伤害的孩子们则完全被忽视了。离婚法庭应该告诫父母去为子女着想才是。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法庭通常会在分手书上盖上橡皮戳。剩下的一切就交给社会福利处去管理那些破碎的家了,然后他们就向孩子们扔钱,好像这样就可以代替失去的父母一样。

宗教与婚姻之间的联系

“无过错离婚”法的灾难延续了四十年后,已故的查克·科尔森(Chuck Colson)认识到,反基督教的宗教势力经常利用婚姻的宗教性质来贬低和压制谈论婚姻公共政策的基督徒。

他也认识到,随着支持婚姻和人类生活的公共政策的下降,对宗教自由的攻击也相应的增加了。这不仅使基督徒面临着法律上的危险,更重要的是,它导致了许多基督徒的声音也在进行自我审查,徒劳的想平息危险。

科尔森决定大胆地做些事情。他邀请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罗伯特·乔治博士(Dr. Robert P. George)和斯坦福大学的蒂莫西·乔治博士(Timothy George)起草了一份文件,该文件承认婚姻的大众性质和教会性质。它被称为《曼哈顿宣言》(Manhattan Declaration)。今天(11月20日)是152位基督教领袖共同发布该宣言的十周年纪念日。自那时以来,已有超过50万人签署了该宣言。

捍卫儿童

由于婚姻如此深远地影响着儿童的福利,《曼哈顿宣言》更呼吁每个基督徒为捍卫所有儿童的生命而发声。信徒们这样做的主要目地不是为了自卫,而是为了捍卫所有的人。它是一种爱的责任,去与被政府遗弃和欺骗的所有男人、女人或孩子们站在一起。

《曼哈顿宣言》指出:“由于人类生命的神圣性,作为夫妻,维护婚姻的尊严、良心和信仰的自由是正义和共同利益的基本原则;我们受基督教信仰所驱使而发声、并采取行动捍卫自己……我们彼此发誓,也同时对我们的信徒们保证,地球上无论是文化还是政治上的任何力量都不能逼使我们保持缄默或默许。”

评论指出,自从这些话被写下来以后,那些试图将基督徒吓倒而让他们保持沉默的人,也变得更大声了。他们已经通过了法律,剥夺了婴儿在出生前和出生后的合法辩护权。他们继续提出一个激进的议程,允许在公开市场上买卖人的胚胎,而对阻止贩运年龄较大的儿童却没有任何作为。一直以来,却有没完没了的政府批准的洗脑式游行,而用意都在摧毁我们后代的婚姻。

为了使这些反儿童和反婚姻的政策免受批评,他们随便的使用仇恨的标签去恐吓和使其他公民保持沉默。他们呼吁设立所谓的“仇恨罪”(hate crime)的法律,而该法律则利用政府的力量去压制反对者。现在,很多州和市政当局仍在继续通过此类法律。而这个法律即使没有被执行,它也起到了威胁的作用。

 “只有最勇敢的人才会继续站着”

《联邦党人》的评论指出,最新的攻击来自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院。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推动所谓的《平等法》 (Equality Act)(《人权法》第5条)。这项激进的立法其实与平等无关。相反,它是一种有毒的法律,进一步侵蚀了联邦政府对婚姻的支持以及联邦政府对所有年龄和发展阶段的儿童的法律保护。

从对公共政策的影响来衡量,《曼哈顿宣言》似乎在遏制潮流的下滑中并没有起到什么大作用。但是公共政策从来都不是这个宣言的主要目标。这个宣言过去是,而目前也仍是一种个人的保证。签署的人承诺,无论面对任何文化或政治力量的影响,签名人都将继续为邻近的人们发声与辩护。通过这个方法,它的效果只能由每个签署人来衡量。

为了纪念《曼哈顿宣言》发布的十周年,科尔森基督教世界观中心(Colson Center for Christian Worldview)发表了一系列文章,题为:“生活、婚姻和宗教自由:什么属于上帝,什么属于凯撒。” 而弗雷德里卡·马修斯·格林(Frederica Matthewes-Green)在其发表的文章中写道:“每一代人都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在那些坚持正义的人和那些随波逐流者之间是有一条清晰的界限的。只有最勇敢的人会站起来表态,即使面对别人的嘲笑和曲解。而从世俗的角度来看,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站稳脚跟。虽然看起来好像输了,但只有最有决心的人们,在面对艰钜的逆流与拒绝时,才能继续为了做出改变而奋斗。”

而这个说法则恰当地描述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们的子孙们正在看着我们此时的所有反应。

责任编辑:楊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