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17日深夜,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学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美联社)
17日深夜,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学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美联社)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本台评论员 新元)香港的局势,可谓瞬息万变。

这边刚看到香港高院宣布港府的“禁蒙面法”违宪,不出48小时,那边就见中共当局如芒刺在背,反应激烈。

周二,中共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即表示,香港高院的判决是“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中共人大法工委发言人臧铁伟同时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

有网媒称,“有著名律师指香港政府或上诉至最高法院,前途未知。而中国人大在香港司法判定裁决之后,也有可能释法,最终推翻香港司法判决。专家担心等同宣布香港“一国两制”及司法独立已名存实亡。”

无独有偶。一周前,笔者在网上看到一则推送的YouTube视频。视频是一个在美国的CGTN的电视台的网上频道发布的,有19K的点击量。说的是撑港的华人在德国科隆遭遇一艳妆女的质问,画面上看似所问竟无法作答,唯有以“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声来回应艳装女。剪辑后的画面显示,示威者被艳妆女嗤笑。该视频被网上亲共党、红粉毛以及被中共洗脑比较彻底的无脑族起哄嘲笑,点评甚丰。

那么,艳妆女到底问了哪些问题让一般撑港的抗议者语塞呢?为何这些撑港者会语塞呢?笔者看完视频后,似乎略明一二。比较上述中共当局以及中共人大法工委的反应,套路看起来几乎是如出一辙。

何谓法 何谓暴

首先,我们来看看,CGTN何许人也?

笔者在网上随便搜索了一下,发现CGTN是中共央媒2016年在美国落地的英文电视频道。该频道花大价钱租用美国卫星和广电平台,还雇用一些美国人做职员,以英文节目为主,大部分美国人都误以为CGTN是一美国电视频道。这样的错觉,估计CGTN早已是暗自窃喜,开瓶庆祝,因为这似乎正是中共在海外的大外宣所要的效果。

然而,美国对外国媒体落地有着严格的规定。是凡代表国家和政府的媒体落地美国,必须注册登记,向公众表明其代表某国的政府,避免美国民众被外来政治宣传洗脑。不过,CGNT却没有在美注册代理人资格就开始了运营,可谓是为达其在海外颠覆美国人的意识形态的目地,而甘冒违反美国法规之大不韪。

其实,中共之违法,实起始于1921年其江湖立万之日。延续至今,7旬有余,无论国内外,均一以贯之。

在整个香港“反送中”运动过程中,无论中共的官媒、立法、司法和港府,均称港人护港的行为是违法,正如“六四”学生和法轮功的遭遇,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港人当作暴徒对待。似乎只有这样,方能显示其合理合法性。也有不少一般大陆民众和海外华人被这样的舆论迷惑,看到有黑衣人纵火、打、砸、抢的录像在网络上传,就确信那些人确是暴徒无疑。

那么,中共的官媒的党评、红粉五毛的诅咒、外交发言人的振振有词以及习近平接见林郑月娥和在巴西的强势表态,是否就能证明抗议者为暴徒、中共的镇压合理合法呢?

这首先取决于合理合法的标准是什么。

众所周知,人民民主的概念对于华人而言是西方舶来品。任何一个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建立均基于民主法治。民主民主,就是人民作主。民主的基础是政府民选,授权于民,服务于民;政党自组,竞选组阁,代表选民,为民请命;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法治的基础是立法、司法、执法分立,政府受制于法,受监督于舆论媒体。军队受制于政府,授命于国家最高统帅,非政党最高领导者。

纵观世界各国,大凡称其为民主共和国的,包括君主立宪的国家,无一不是如此。唯有中共国以及中共国的难兄难弟们(古巴和朝鲜)非也。

抛开中共建政以来每十年一次或多次的政治运动杀戮历史,仅举当前大陆网民所看到的港警被殴的视频为例,除掌握翻墙技术的大陆网民外,大陆一般网民们很难想到,他们在大陆网络上所能看到的视频,都是经过中共网络警察审查的裸货。而真实的反映港人护港的真相视频,一旦被发现传播,立刻就被海量红粉五毛举报,被中共当局人间蒸发。在大陆以外的网络媒体,虽然没有遭到中共审查那样的拦截,但也遭遇了数以万计的红粉五毛的肆意谩骂和攻击,脸书、推特、YouTube等,无所不在。

也就是说,中共国宪法规定的相关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权利与自由,大陆民众,无论亲共反共者,无一得以真正的享用。所谓的法治,只是在中共画地为牢的范围内,仅供国人没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猪般活着,为中共的残喘续命而已。

在中共统治下的所谓的民主,实为奴隶的民主。想来未免唏嘘,当年中共带领民众非法推翻国民政府时高唱的就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而今,国人依旧奴身不改,只不过换了主子而已。

那么,中共何以敢于制法违法、知法违法、执法违法,却定罪那些依法守法者为暴徒和违法呢?这得从中共对法治的是非逻辑说起。

1949年,中共非法夺取了当时国民政府的权力,假人民之名,建立了所谓的人民共和国,然却从未行人民共和国之事。从其宪法的制定就略见一斑。

何以?中共在宪法第一章中就擅自决定中共领导的社会主义是中共国不可改变的社会制度。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说,中共就是中国人民唯一的代言,就是不可更改的中国制度。用中共的话讲,党就是法,法就是党。法治即为党治,党治就是法治,彻底否定了人民共和国的体制。

因此,这就非常容易解释和看懂中共国的政务体制为何制约于党务体制的关系了。简而言之,党就是政府,党就是人民。换句话说,党国之下,何来政府、何来人民也。共产党共产党,就是共你的产没商量。

这就是中共法治的逻辑所在,冠己之暴以法名,冠民之依法抗暴以暴名。

之所以能够得逞,这完全是欺负当时的中国人民不懂什么是人民民主的真实内涵,不懂的党派的存在实为民意的代言,其代言权不能入宪。任何一个党派的执政,都必须通过党派的竞争,获得民选支持,否则人民民主共和的性质无存。然而,现实恰如中共70多年的表演所示,其所谓民主法制的逻辑完全是反真正的民主法制之道而行之。其政权之违法性、其所谓法治的违法性,除非历经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整肃、对民运、信仰、宗教的镇压和杀戮,非一般人能解读。

这也是西方人和西方政府完全弄不懂的,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可以堂而皇之的、经年不衰的满天撒谎而脸不红心不跳;为什么香港高级法院的裁决能够被中共当局否定而丝毫不觉雷池逾越。

从整个中共国的体制建立过程来看,中共从篡权建政开始就没有想要建立一个真正的人民民主共和国。在仔细研究了国民党正规军败北于中共土匪军的原因后,陈云发现,导致国民党真正失败的原因不是抗日,不是军阀混战,而是给了中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容得中共借此宣传其马列邪说,蛊惑民众,为中共牺牲,换取中共利益集团的极权专制。因此,中共建政后,决不会给人民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国自始自终所有的媒体都是党的喉舌的缘故。

有意思的是,诞生于冰岛的人类最古老的议会之一却创立于海盗群落。高手出招,点到即止。没曾想这样的境界竟然会出自于海盗部落。想必是意识到抢掠的目地无非为的是以利妇幼的安居,故而行公平之议事法则,分配战利,各得其所。

按理说,被当年的国民党称其为“共匪”的中共,多少也应该有点儿海盗的侠骨盗风吧?非也。

北欧海盗的劫船掠货,真的是为了妇幼的安居乐业,故而能有最古老的议会诞生于斯。其间,不会生出谎言欺其民、造假毁其民、建制掠其民、用兵屠其民,甚而“活摘”良心犯器官、“群体灭绝”等非人所为。而这些非人性之邪恶,恰恰是中共除具盗匪之所有劣根性外而具有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倾其国力来镇压自己的人民的,当年的纳粹杀的也只是犹太人,惟中共是之。

从人民共和国的立法、司法和执法的功能来看,三权分立是为了公平公正,光明正大。香港到目前为止还是属于港人自治,司法独立的体制。民众对政府的“送中条例”修例不满,发起抗议游行是合理合法的诉求途径。港警的职责应该是制止扰乱游行的行为,维护港人依法游行表达诉求的合法权益。这一点,接受过正统的司法教育的真正的港警是非常明白的。因此,“反送中大游行”的初期,200万人上街依旧秩序井然也就不足为奇。

这个不足为奇却让中共非常害怕,中共看到了强大的压抑已久、喷薄待发的抗命民意,以及中共对民心控制的摇摇欲坠。于是阴招顿出,暗箭齐放,照本宣科、一成不变的使用了“六四大屠杀”的前奏。

于是,大陆军人和香港黑社会穿上黑衫,戴上面具,假扮抗议者,在港岛各处纵火、砸店、谋杀、蛊惑年轻人暴力对抗等等。笔者从网络上看到,不断有最新的视频传出,证实有警车后援、等待接送那些打、砸、杀的假扮黑衣人。

港府立刻以此为借口,大开杀戒。自此,香港陷入一片混乱,一时真枪实弹、声波炮、催泪弹狂扫;被自杀者与断颈立毙者无数;中大、理工大抗议者被围被捕,甚而连孩童、老人和记者也不放过。自由的东方之珠顿时黯然失色,一时变的与形似大牢的大陆并无二致,香港成为了血色之都。

子曰:“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中共近二十年来,虽以爱国之名,蛊惑国人采取欺骗、蒙蔽、利诱、要挟、偷窃等等手段,使得海外资金大量注入,进而得到GDP飞速增长。然则,民之人文生存环境并未得到丝毫改善。相反,“89六四大屠杀”和99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以至今日新疆的“集中营”和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镇压,尤显其日益的恶劣。

那么,这样看来,谁之暴之于香港也就一目了然了。

混淆概念 错乱逻辑 蒙骗世人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在德国科隆质问撑港民众的艳妆女人都问了些什么问题,会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香港局势的因由之所在。

这个艳妆女人最强调的有这么几点:一是,港人为什么要用暴力影响大家上班、影响交通秩序、暴力殴打警察、投掷燃烧弹、砸店?二是,为什么港人享有特权,不向国家纳税,却以民主自由为由,暴力毁灭香港,反而说是中共镇压?三是,港人为什么要利用孩子,让孩子跟着大人上前线?

笔者以为,这三类问题问的非常好,非常能够用来说明中共是如何用混淆概念的手法,错乱世人的逻辑进行欺骗,以达到贼喊捉贼的目地的。

先来看看关于暴力的问题。爱好和平的人,谁也不愿意看到暴力事件的发生,更不愿看到无辜生命的死亡。当一个不了解香港真实状况的人乍听到艳妆女人的问题时,定然会条件反射般的认为暴力是不对的。然而,当我们将暴力发生的整个画面,顺着时间顺序展开的时候,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谁是最先的暴力使用者,谁是暴力的制造者,谁在真正的使用暴力了。

笔者关注了一下各类媒体报道以及来自港岛朋友的现场资讯,自19日止,港警拘4491人,最小年龄为11岁,最长的为83岁;3个月增2500具尸体。港警在港府和中共当局的蛊惑下,视基本法为无物,在200万人大游行秩序井然、无法找到镇压借口之际,直接派遣大陆便衣武警假扮示威者挑起事端,制造镇压之口实。

镇压开始后,港人手无寸铁,仅有雨伞防催泪弹,而面对的则是真枪实弹、水炮车、声波炮、催泪弹等现代武器。截至笔者执笔之时,港警发放催泪弹竟达至近万枚。无论是理工大最后沦陷之时,还是在街头巷尾,被捕者喊出的都是“我是某某,不会自杀”这样的呼声。目前,已有不少证据证明放火弹及纵火者为港警卧底为之。显而易见,真正的暴力者乃中共治下当局、港府和港警。

最为令人心酸的是那些跟着父母出街孩子们,讲出了“我害怕,但我不出来救香港,香港就死的更快”的令人心碎的话语。天良,使得孩子们冒着枪林弹雨,和成人们一道为自由而战。据媒体报道,18日当天,有近10万港人营救被困在理工大的抗议者,其中有年仅13岁的孩子,也有年过8旬的白发族。

那么,在如此的现实真相面前,这个女人何以如此理直气壮的问出这样的问题呢?笔者以为,以上述对中共的何法何暴逻辑的解读,原因不乏有三:或信息不全;或断章取义的偷换概念;或被彻底洗脑后,成为中共帮凶而刻意为之。亦或三者兼而有之。

那么,如何解救香港之困呢?700多年前明朝的刘伯温,在其《救劫碑文》中给出了香港未来与每个人命运息息相关的天意,解救的锦囊也深藏其中。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期。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世上有人行大善,即速抄写四方传。

富者资买传送,贫者抄写天下传,

写一张免一难,抄十张能保全,

倘若看见不传送,一家大小受罪愆。

有人看破几件事,逍遥快乐是神仙。

试解大意如下:当今之世为佛家奉告的末法之时,万神不灵。众神之业、众生之恶业导致灾难频频,宇宙、天地、鬼神以及诸世人均为看官,亦为当事之人。在天灾人祸之中,能够留下的人类,为数寥寥,最防的应为秋冬之传染之疾(这似乎应验了北京正在爆发的鼠疫)。要解此困局,唯有与此时出现的圣人所传之大法结缘,传抄心法,行善返本,了悟世间之纷繁,无私无欲无惧,纵然天翻地覆,必有天佑,则必顺利平安。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