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7日深夜,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17日深夜,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0日】(本臺評論員 新元)香港的局勢,可謂瞬息萬變。

這邊剛看到香港高院宣佈港府的“禁蒙面法”違憲,不出48小時,那邊就見中共當局如芒刺在背,反應激烈。

週二,中共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即表示,香港高院的判決是“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威和法律賦予行政長官的管治權力,將產生嚴重負面社會政治影響”。中共人大法工委發言人臧鐵偉同時表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判斷和決定”。

有網媒稱,“有著名律師指香港政府或上訴至最高法院,前途未知。而中國人大在香港司法判定裁決之後,也有可能釋法,最終推翻香港司法判決。專家擔心等同宣佈香港“一國兩制”及司法獨立已名存實亡。”

無獨有偶。一週前,筆者在網上看到一則推送的YouTube視頻。視頻是一個在美國的CGTN的電視臺的網上頻道發佈的,有19K的點擊量。說的是撐港的華人在德國科隆遭遇一豔妝女的質問,畫面上看似所問竟無法作答,唯有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聲來迴應豔裝女。剪輯後的畫面顯示,示威者被豔妝女嗤笑。該視頻被網上親共黨、紅粉毛以及被中共洗腦比較徹底的無腦族起鬨嘲笑,點評甚豐。

那麼,豔妝女到底問了哪些問題讓一般撐港的抗議者語塞呢?爲何這些撐港者會語塞呢?筆者看完視頻後,似乎略明一二。比較上述中共當局以及中共人大法工委的反應,套路看起來幾乎是如出一轍。

何謂法 何謂暴

首先,我們來看看,CGTN何許人也?

筆者在網上隨便搜索了一下,發現CGTN是中共央媒2016年在美國落地的英文電視頻道。該頻道花大價錢租用美國衛星和廣電平臺,還僱用一些美國人做職員,以英文節目爲主,大部分美國人都誤以爲CGTN是一美國電視頻道。這樣的錯覺,估計CGTN早已是暗自竊喜,開瓶慶祝,因爲這似乎正是中共在海外的大外宣所要的效果。

然而,美國對外國媒體落地有着嚴格的規定。是凡代表國家和政府的媒體落地美國,必須註冊登記,向公衆表明其代表某國的政府,避免美國民衆被外來政治宣傳洗腦。不過,CGNT卻沒有在美註冊代理人資格就開始了運營,可謂是爲達其在海外顛覆美國人的意識形態的目地,而甘冒違反美國法規之大不韙。

其實,中共之違法,實起始於1921年其江湖立萬之日。延續至今,7旬有餘,無論國內外,均一以貫之。

在整個香港“反送中”運動過程中,無論中共的官媒、立法、司法和港府,均稱港人護港的行爲是違法,正如“六四”學生和法輪功的遭遇,將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港人當作暴徒對待。似乎只有這樣,方能顯示其合理合法性。也有不少一般大陸民衆和海外華人被這樣的輿論迷惑,看到有黑衣人縱火、打、砸、搶的錄像在網絡上傳,就確信那些人確是暴徒無疑。

那麼,中共的官媒的黨評、紅粉五毛的詛咒、外交發言人的振振有詞以及習近平接見林鄭月娥和在巴西的強勢表態,是否就能證明抗議者爲暴徒、中共的鎮壓合理合法呢?

這首先取決於合理合法的標準是什麼。

衆所周知,人民民主的概唸對於華人而言是西方舶來品。任何一個人民民主共和國的建立均基於民主法治。民主民主,就是人民作主。民主的基礎是政府民選,授權於民,服務於民;政黨自組,競選組閣,代表選民,爲民請命;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結社自由。法治的基礎是立法、司法、執法分立,政府受制於法,受監督於輿論媒體。軍隊受制於政府,授命於國家最高統帥,非政黨最高領導者。

縱觀世界各國,大凡稱其爲民主共和國的,包括君主立憲的國家,無一不是如此。唯有中共國以及中共國的難兄難弟們(古巴和朝鮮)非也。

拋開中共建政以來每十年一次或多次的政治運動殺戮歷史,僅舉當前大陸網民所看到的港警被毆的視頻爲例,除掌握翻牆技術的大陸網民外,大陸一般網民們很難想到,他們在大陸網絡上所能看到的視頻,都是經過中共網絡警察審查的裸貨。而真實的反映港人護港的真相視頻,一旦被髮現傳播,立刻就被海量紅粉五毛舉報,被中共當局人間蒸發。在大陸以外的網絡媒體,雖然沒有遭到中共審查那樣的攔截,但也遭遇了數以萬計的紅粉五毛的肆意謾罵和攻擊,臉書、推特、YouTube等,無所不在。

也就是說,中共國憲法規定的相關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權利與自由,大陸民衆,無論親共反共者,無一得以真正的享用。所謂的法治,只是在中共畫地爲牢的範圍內,僅供國人沒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豬般活着,爲中共的殘喘續命而已。

在中共統治下的所謂的民主,實爲奴隸的民主。想來未免唏噓,當年中共帶領民衆非法推翻國民政府時高唱的就是“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而今,國人依舊奴身不改,只不過換了主子而已。

那麼,中共何以敢於製法違法、知法違法、執法違法,卻定罪那些依法守法者爲暴徒和違法呢?這得從中共對法治的是非邏輯說起。

1949年,中共非法奪取了當時國民政府的權力,假人民之名,建立了所謂的人民共和國,然卻從未行人民共和國之事。從其憲法的制定就略見一斑。

何以?中共在憲法第一章中就擅自決定中共領導的社會主義是中共國不可改變的社會制度。什麼意思呢?那就是說,中共就是中國人民唯一的代言,就是不可更改的中國製度。用中共的話講,黨就是法,法就是黨。法治即爲黨治,黨治就是法治,徹底否定了人民共和國的體制。

因此,這就非常容易解釋和看懂中共國的政務體製爲何制約於黨務體制的關係了。簡而言之,黨就是政府,黨就是人民。換句話說,黨國之下,何來政府、何來人民也。共產黨共產黨,就是共你的產沒商量。

這就是中共法治的邏輯所在,冠己之暴以法名,冠民之依法抗暴以暴名。

之所以能夠得逞,這完全是欺負當時的中國人民不懂什麼是人民民主的真實內涵,不懂的黨派的存在實爲民意的代言,其代言權不能入憲。任何一個黨派的執政,都必須通過黨派的競爭,獲得民選支持,否則人民民主共和的性質無存。然而,現實恰如中共70多年的表演所示,其所謂民主法制的邏輯完全是反真正的民主法制之道而行之。其政權之違法性、其所謂法治的違法性,除非歷經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整肅、對民運、信仰、宗教的鎮壓和殺戮,非一般人能解讀。

這也是西方人和西方政府完全弄不懂的,爲什麼一個泱泱大國的政府可以堂而皇之的、經年不衰的滿天撒謊而臉不紅心不跳;爲什麼香港高級法院的裁決能夠被中共當局否定而絲毫不覺雷池逾越。

從整箇中共國的體制建立過程來看,中共從篡權建政開始就沒有想要建立一個真正的人民民主共和國。在仔細研究了國民黨正規軍敗北於中共土匪軍的原因後,陳雲發現,導致國民黨真正失敗的原因不是抗日,不是軍閥混戰,而是給了中共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容得中共藉此宣傳其馬列邪說,蠱惑民衆,爲中共犧牲,換取中共利益集團的極權專制。因此,中共建政後,決不會給人民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這就是爲什麼中共國自始自終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喉舌的緣故。

有意思的是,誕生於冰島的人類最古老的議會之一卻創立於海盜羣落。高手出招,點到即止。沒曾想這樣的境界竟然會出自於海盜部落。想必是意識到搶掠的目地無非爲的是以利婦幼的安居,故而行公平之議事法則,分配戰利,各得其所。

按理說,被當年的國民黨稱其爲“共匪”的中共,多少也應該有點兒海盜的俠骨盜風吧?非也。

北歐海盜的劫船掠貨,真的是爲了婦幼的安居樂業,故而能有最古老的議會誕生於斯。其間,不會生出謊言欺其民、造假毀其民、建制掠其民、用兵屠其民,甚而“活摘”良心犯器官、“羣體滅絕”等非人所爲。而這些非人性之邪惡,恰恰是中共除具盜匪之所有劣根性外而具有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政府傾其國力來鎮壓自己的人民的,當年的納粹殺的也只是猶太人,惟中共是之。

從人民共和國的立法、司法和執法的功能來看,三權分立是爲了公平公正,光明正大。香港到目前爲止還是屬於港人自治,司法獨立的體制。民衆對政府的“送中條例”修例不滿,發起抗議遊行是合理合法的訴求途徑。港警的職責應該是制止擾亂遊行的行爲,維護港人依法遊行表達訴求的合法權益。這一點,接受過正統的司法教育的真正的港警是非常明白的。因此,“反送中大遊行”的初期,200萬人上街依舊秩序井然也就不足爲奇。

這個不足爲奇卻讓中共非常害怕,中共看到了強大的壓抑已久、噴薄待發的抗命民意,以及中共對民心控制的搖搖欲墜。於是陰招頓出,暗箭齊放,照本宣科、一成不變的使用了“六四大屠殺”的前奏。

於是,大陸軍人和香港黑社會穿上黑衫,戴上面具,假扮抗議者,在港島各處縱火、砸店、謀殺、蠱惑年輕人暴力對抗等等。筆者從網絡上看到,不斷有最新的視頻傳出,證實有警車後援、等待接送那些打、砸、殺的假扮黑衣人。

港府立刻以此爲藉口,大開殺戒。自此,香港陷入一片混亂,一時真槍實彈、聲波炮、催淚彈狂掃;被自殺者與斷頸立斃者無數;中大、理工大抗議者被圍被捕,甚而連孩童、老人和記者也不放過。自由的東方之珠頓時黯然失色,一時變的與形似大牢的大陸並無二致,香港成爲了血色之都。

子曰:“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中共近二十年來,雖以愛國之名,蠱惑國人採取欺騙、矇蔽、利誘、要挾、偷竊等等手段,使得海外資金大量注入,進而得到GDP飛速增長。然則,民之人文生存環境並未得到絲毫改善。相反,“89六四大屠殺”和99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以至今日新疆的“集中營”和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鎮壓,尤顯其日益的惡劣。

那麼,這樣看來,誰之暴之於香港也就一目瞭然了。

混淆概念 錯亂邏輯 矇騙世人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看看,這個在德國科隆質問撐港民衆的豔妝女人都問了些什麼問題,會非常有助於我們理解香港局勢的因由之所在。

這個豔妝女人最強調的有這麼幾點:一是,港人爲什麼要用暴力影響大家上班、影響交通秩序、暴力毆打警察、投擲燃燒彈、砸店?二是,爲什麼港人享有特權,不向國家納稅,卻以民主自由爲由,暴力毀滅香港,反而說是中共鎮壓?三是,港人爲什麼要利用孩子,讓孩子跟着大人上前線?

筆者以爲,這三類問題問的非常好,非常能夠用來說明中共是如何用混淆概唸的手法,錯亂世人的邏輯進行欺騙,以達到賊喊捉賊的目地的。

先來看看關於暴力的問題。愛好和平的人,誰也不願意看到暴力事件的發生,更不願看到無辜生命的死亡。當一個不瞭解香港真實狀況的人乍聽到豔妝女人的問題時,定然會條件反射般的認爲暴力是不對的。然而,當我們將暴力發生的整個畫面,順着時間順序展開的時候,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誰是最先的暴力使用者,誰是暴力的製造者,誰在真正的使用暴力了。

筆者關注了一下各類媒體報道以及來自港島朋友的現場資訊,自19日止,港警拘4491人,最小年齡爲11歲,最長的爲83歲;3個月增2500具屍體。港警在港府和中共當局的蠱惑下,視基本法爲無物,在200萬人大遊行秩序井然、無法找到鎮壓藉口之際,直接派遣大陸便衣武警假扮示威者挑起事端,製造鎮壓之口實。

鎮壓開始後,港人手無寸鐵,僅有雨傘防催淚彈,而面對的則是真槍實彈、水炮車、聲波炮、催淚彈等現代武器。截至筆者執筆之時,港警發放催淚彈竟達至近萬枚。無論是理工大最後淪陷之時,還是在街頭巷尾,被捕者喊出的都是“我是某某,不會自殺”這樣的呼聲。目前,已有不少證據證明放火彈及縱火者爲港警臥底爲之。顯而易見,真正的暴力者乃中共治下當局、港府和港警。

最爲令人心酸的是那些跟着父母出街孩子們,講出了“我害怕,但我不出來救香港,香港就死的更快”的令人心碎的話語。天良,使得孩子們冒着槍林彈雨,和成人們一道爲自由而戰。據媒體報道,18日當天,有近10萬港人營救被困在理工大的抗議者,其中有年僅13歲的孩子,也有年過8旬的白髮族。

那麼,在如此的現實真相面前,這個女人何以如此理直氣壯的問出這樣的問題呢?筆者以爲,以上述對中共的何法何暴邏輯的解讀,原因不乏有三:或信息不全;或斷章取義的偷換概念;或被徹底洗腦後,成爲中共幫兇而刻意爲之。亦或三者兼而有之。

那麼,如何解救香港之困呢?700多年前明朝的劉伯溫,在其《救劫碑文》中給出了香港未來與每個人命運息息相關的天意,解救的錦囊也深藏其中。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

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

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期。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

世上有人行大善,即速抄寫四方傳。

富者資買傳送,貧者抄寫天下傳,

寫一張免一難,抄十張能保全,

倘若看見不傳送,一家大小受罪愆。

有人看破幾件事,逍遙快樂是神仙。

試解大意如下:當今之世爲佛家奉告的末法之時,萬神不靈。衆神之業、衆生之惡業導致災難頻頻,宇宙、天地、鬼神以及諸世人均爲看官,亦爲當事之人。在天災人禍之中,能夠留下的人類,爲數寥寥,最防的應爲秋冬之傳染之疾(這似乎應驗了北京正在爆發的鼠疫)。要解此困局,唯有與此時出現的聖人所傳之大法結緣,傳抄心法,行善返本,了悟世間之紛繁,無私無慾無懼,縱然天翻地覆,必有天佑,則必順利平安。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