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中为郑文杰失踪期间他母亲找寻他的照片(AP图片)。
图中为郑文杰失踪期间他母亲找寻他的照片(AP图片)。

“我以为自己无法活着回来了“ 英前驻港使馆官员郑文杰噩梦般的经历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手铐、黑头套、剥夺睡眠、煽脸、罚站、罚蹲、被迫写认罪书、……曾于今年8月份“失踪”的29岁的前英国驻香港使馆工作人员郑文杰于11月20日对媒体介绍了他在中共的黑监狱遭到的酷刑迫害,并表示他现在仍然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感到担忧,他说:“我再也无法过正常的生活了,因为我无法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对此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表示,英国政府对郑文杰遭到的侮辱性待遇感到震惊和气愤,他因此而召见了中共驻伦敦大使。  他说:“我们清晰的表明,我们希望中共当局能够审查此事,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郑文杰表示,他在被中共当局羁押期间,出于对自己人生安全的担心,他供出了他自己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密码,并说出了英国驻港使馆两位情报和军事官员的名字及他所知道的一些参与香港反送中抗议人士相关的事情,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他非常痛苦,因此他尽量含糊其辞。

郑文杰还表示,虽然中共在释放他前,警告他不要对外说出他的这些经历“否则他会再次被送回中国大陆”,但是为了港民,他必须说出来, 因为他希望人们知道,港民由于“送中”法案引发的担忧不是没有根据的。

中共声称,他们是由于郑文杰嫖娼而对他实施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对此郑文杰说:“我否认这种任意的指控” ,因为中共扣押他的做法完全是非法的, 而且是威胁恐吓、胁迫和酷刑迫害进行的。

华尔街日报的分析人士则表示,郑文杰所介绍的,中共当局对他的酷刑迫害方式与其他曾经遭到中共秘密警察刑拘的人的说法非常类似,也与人权组织记录在案的证词类似;国际大赦组织的调查人员潘嘉伟则表示, 刑讯逼供是中共对抗议人士常用的手段。

莫名其妙“落网”

郑文杰是香港人,他曾经是英驻香港使馆负责贸易和投资的官员,主管为苏格兰招商,因此他经常需要在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进进出出。

2019年8月8日晚上,在结束了深圳的商务会议准备从香港的西九龙车站进入香港时, 他还给自己的女友发了一封短信,写道:“快过关了,请为我祷告”。香港的西九龙车站在香港引发了很多争议,因为中共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新的、由中共人员把守的边境哨所,被视为是中共对港权力的扩展。

郑文杰的担心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在使馆工作期间与“反送中”抗议的参加者和领袖之间保持有联系, 而他本人也是抗议的支持者,参加过数次和平抗议 ;同时他有一位来自于中国大陆的朋友在香港抗议期间被港警逮捕,虽获假释,但是被禁止离开香港,因此郑文杰此行去那位朋友家取了些钱。同时,由于他支持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英国政府因此让他留意观察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这是很多使馆对公民社会进行监督的一部分。 他专门强调,他并非是去组织或指导抗议活动,仅仅是去观察。

郑文杰表示,他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由于在英国使馆官员的身份,还是由于帮助那位大陆朋友而遭到了中共秘密警察的注意,他说:“可能都有一点。” 然而他在西九龙站准备出站时被中共海关人员截住, 他们将他又送回了深圳, 并将他交给了三名中国的便衣警察。

BBC的分析人士则表示,使馆的当地官员在所在地遭到所在国政府扣押的情况非常罕见,然而伊朗当局2009年曾扣押了一批英国驻德黑兰大使馆的伊朗官员,并指控这些官员在伊朗当年的暴力抗议中起了“重要作用”。

“这里没有人权”

郑文杰随后介绍了中共人员刑讯逼供的过程,他表示那些人将他的手铐住,然后将他吊起, 这些便衣主要审问他参加抗议活动的目的,并逼迫他承认他是在代表英国政府煽动动乱。

郑文杰说:“他们想了解英国政府在香港抗议中起的作用,想知道英国政府为抗议者提供了哪些支持,资金和设备。 我告诉他们,我100%地说明白,英国政府并未为抗议提供资金或支持抗议者。”

他表示,那些人命令他在请求做事情的时候必须叫他们“师傅”,否则就抽他嘴巴子,并强迫他长时间靠墙蹲着或站得笔直,其中一个人用普通话告诉他,“这里没有人权。”

在刑讯逼供后他被送回罗湖拘留所时,那些人让他告诉拘留所的医务人员,他身上的伤是自己撞伤的,他照做了,那个医务人员也这样记录下来了。

郑文杰还表示,当其中一个人告知“要无限期地拘禁他”时,他想到了死。

“反送中”抗议人士遭到侮辱

郑文杰表示,他在拘留期间曾经见到过一群手被拷着的、身着桔黄色囚衣的香港年轻人,还曾经听到一个中共的狱警用粤语呵斥那些年轻人,“ 把你们的手举起来, 你们在抗议中就是这么举着旗子的吧?”

另一次那些人告诉他,其中的一个年轻女孩是因为在香港抗议而被送到那里的, 那个人称那个年轻女孩是“人渣”。

郑文杰说:“那名秘密警察明确地告诉我,一批一批的香港抗议者被从香港送至大陆,并被劫持在中国大陆的监狱中。 ”

大约是第十三天时,郑文杰的女友告知外界他失踪了的消息, 英国大使馆也发表声明,对郑文杰失踪一事表示关注。 郑文杰表示,这时监管他的人突然问他,他愿不愿意与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联系,当他回答愿意时, 那个人却对他出示了一份欲将他拘禁两年的文件, 但又同时出示了一份拘禁十五天的文件。郑文杰猜到了那个人的用意,就表示他羞于与家人见面。于是那些人就让他在镜头前,拿着自己在拘留所的名牌,对着镜头承认自己犯了嫖娼罪和“背叛了祖国”。

郑文杰表示,中共国安在释放他之前告诉他,不得接受媒体采访,或在公开提及他并非由于卖淫嫖娼而被捕,否则中共会将他再次从香港带回中国大陆。

当他于8月24日被送过罗湖桥后,他有一种解脱感,但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自由了,直到在桥上迎接他的朋友拥抱了他。

因此他在返回香港后很快就离开了英国驻港使馆,他目前在寻求政治庇护,但是他拒绝告知媒体他在寻求哪个国家的庇护,因为他仍然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中共会对嫖娼者进行为期为15天的刑事拘留, 但是西九龙站的边境官员和中共的秘密警察不会因此而出动,这种罪行是由中共警察管的。 因此中共所指称的, 郑文杰是由于嫖娼罪而被刑事拘留的借口并不可信。去接郑文杰的一位朋友也对他说道:“香港人没人会相信这种说法。”

责任编辑:闻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