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食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左)及环境局局长黄锦星(立场图片)
食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左)及环境局局长黄锦星(立场图片)

民主党议员质疑催泪弹成分 警方声称细节不宜公开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0日】(本台记者张玉文综合报导)由于香港警队近来对抗议民众大量使用催泪弹,在香港立法会会议上,催泪弹是否产生有毒物质二恶英的问题遭到民众党议员的质疑。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和环境局局长对这个问题的回应也遭到有专业知识人士的挑战。到了香港警方口中,这个催泪弹的二恶英问题会“涉及行动部署”,“影响警方的行动能力”而“不宜公开细节”。

民主党议员:食卫生局局长为什么要求保安局提供催泪弹的化学成分

据悉,民主党议员黄碧云11月20日在立法会会议口头质询中,要求当局说明警方使用催泪弹和催泪水剂的型号和成分。

食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回答声称,曾与警方联络,警方说所使用的催泪弹与世界其它地方供应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陈肇始还声称,警方说,涉及行动部署,采购装备的细节不宜公开,否则会影响警方的行动能力。

黄碧云指出,作为食卫局局长陈肇始应该考虑催泪弹对食物和环境的影响,因此质疑陈肇始为什么不要求保安局提供催泪弹的化学成分,让民众了解警方现在使用的催泪弹是否有毒。黄碧云表示,美国供应的催泪弹提供安全数据,对催泪弹的化学成分有详细列表以及救护和清洗指南等等。

什么是产生有毒物质二恶英的源头

就催泪弹会否释放山埃及二恶英的问题,陈肇始声称,卫生署与医管局毒药中心做过研究,暂时没有研究或文献显示,催泪弹会否释出二恶英。她还声称山火或燃烧垃圾会释放大量二恶英,并可能残留在环境中。

会计界议员梁继昌20日在立法会会议上追问有关各区二恶英浓度的问题时,环境局局长黄锦星回答称,根据香港对二恶英浓度多年的监察,香港的二恶英浓度多年来都属于低位,而且还呈现渐步下降之势。但是,他的话锋立即转向称:“综观世界各地,二恶英最大源头来自于露天烧垃圾,第二可能是烧树木、山火”。

有专业知识人士质问二位局长的答疑

食卫局局长陈肇始和环境局局长黄锦星的答疑立即遭到强烈质问。本科为分子生物专业的龙子维先生立即在立场新闻网(thestandnews)发文向两位局长提出4点质问:

首先,2015启用的屯门T-PARK 是全港最大的污泥焚化炉,燃烧温度高达八百度。但是环保局以往公布的6种空气污染物中,不包括二恶英,那么是燃烧不会产生二恶英,还是环保局故意隐瞒?

第二,暂且不论二恶英,催泪弹产生大量山埃。吸入大量催泪烟的粉末,在体内累积大量 CS,人体会如何分解 CS根本就是未知之数。老鼠吃下CS 后,在身体内代谢后出现山埃,转换率达30%。龙子维质问:你肯定敢说催泪弹无毒? 你敢吃下CS 然后验血吗?

第三,关于燃烧会产生二恶英的问题。龙子维表示,要确认燃烧而产生二恶英的排放系数非常困难。他质问:在没有进一步的化验之前,局长凭什么科学证据,敢在议事厅上断言二恶英主要来自露天烧垃圾?他指出,两位局长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过是假借官员的权威来欺骗市民。”

第四,龙子维质问:有什么国家会在几个小时内在异常封闭的市区高楼持续发射数百甚至过千发催泪弹?在办公室看点儿研究文献综述就算是研究?龙子维指出,. 毒理学的根本是剂量决定毒素,二恶英之类的化学物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即使吸入很微量的剂量,它仍会在身体不断累积,一直无病征直至累积到发病水平。

小知识

山埃系一类剧毒化合物。二恶英是一种细胞毒,会引起免疫系统调节功能障碍,能侵入DNA分子,诱发突变,由此而具有致畸与致癌作用。

责任编辑:闻笛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