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热点互动】人权法案送交川普签字!媒体纵火案谁是主使?

【热点互动】人权法案送交川普签字!媒体纵火案谁是主使?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1日】(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20日,星期三。备受关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昨天在参议院全票通过后,今天下午众议院又高票通过了参议院的版本,已经送交川普总统签字。这一法案的火速推进,反映美国国会对香港局势的严重关切,另一方面也就在昨天,香港大纪元时报》被歹徒纵火,也让外界关注港府和中共是否正打算,开始对于媒体的报导自由进行限制。那么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香港局势的最新发展做些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那么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香港大纪元时报》社长郭君女士,郭君女士您好。

郭君: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您,好的节目开始,我们还是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欢迎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谈谈您的看法。好,那唐靖远先生我想先请您来很快点评一下,就是说这个版本,这个参议院的版本我们看昨天刚刚是一致通过,很多人可能都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快,24小时之内众议院就会火速的通过参议院的版本,现在已经送交到川普总统那里了,就这样一个火速的进展,一个您觉得说明什么?另外一个,之前众议院通过自己的版本,和参议院昨天通过自己的版本的时候,都是全票通过的,这两个全票通过在美国的历史上可能也相当罕见,这个又说明什么?请您谈一谈。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它(法案)为什么这么的快,我觉得其实这个是可以超出很多人的预料的,我觉得它可能客观上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众议院也好,参议院也好,其实他们都有自己的情报委员会,他们都对香港的情况是非常了解的,就是说明很可能香港问题已经非常的紧急,那么很可能在不久的未来,香港的情况可能会发生一个剧烈的变化,就是可能出于这种原因,所以他们觉得有必要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来通过这个法案,这个是一个。第二个就是说我们看到刚才你谈到了,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各自的那个版本的时候,都是全体通过的,这种现象其实在美国历史上,我记得在我知道的查到的这个资料里面还只有一次,就是在2011年2012年的时候,当时通过一个历史上对美国有一个《排华法案》(美国总统切斯特·艾伦·阿瑟于1882年5月6日签署,允许美国暂停华人移民),那么对这个法案现在他们进行一个道歉,就这个是唯一一个,也是两议院都是全体通过的。那么最接近的一次其实,但是我觉得这个是跟这个法案是没法相比的,因为这个法案它是直接涉及到两个大国之间,非常敏感复杂的一个国际关系,像这种法案能够获得这样的。

主持人:而且它牵扯到重大的立法。

唐靖远:对,就是能够获得全体的通过,这种情况我觉得可以拿来做比较的就是在唯一一个是在「珍珠港事件」之后,要对日本宣战,那个时候在二战时期,那个时候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就是全体通过,几乎全体通过只有一票投下了反对。那么我们从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对比就可以看出来,就是现在这个法案我觉得它通过以后,它的这种所表达的意味,所释放的信号,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比这个法案本身的内容的规定会更重要。我们知道这个法案本身的内容,它已经有很多的限制,这些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是我觉得这个法案以这样的一种形式来通过的话,它其实说明了在美国整体上,就是美国的政界这个菁英阶层,他们其实已经在把「美、中关系」,其实作为一种「战争状态」来看待。

主持人:另外一种形式宣战?

唐靖远:对,是一种,就是说这个法案的通过它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宣战的宣言,可以这么来理解它。为什么我这么说,其实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察它,就是我们看看中共的反应,这个法案通过以后,我们看见中共的反应可以说是空前的激烈,那么至少是有七大机构出来公开的发表措辞强烈的。

主持人:这只是还昨天参议院一致通过之后,中共的反应。

唐靖远:对,现在我们看到就是说在中共这边官方媒体,就是包括央视也好,包括新华社,新华社是在破纪录的,在4个小时里面连发了31条报导。

主持人:喔!

唐靖远:这个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每一条报导的内容,都是针对这个法案来进行这种激烈的回应和攻击,它(中共媒体)是这么的一个情况,所以包括央视甚至还出现,央视的新闻联播出现了在激烈的抨击之后,还说了一句话,就是那个「无谓言之不预也」(是中共最严重的外交警告,被广泛视为其动用武力,或者更广泛意义上准备开战的信号。),这句话我想中国人,其实大家都是很熟悉,以前就是中共在和苏联开战,和印度开战,以及和越南开战的时候,说过这句话,在习近平当政以后也出现过一次,就是上次和印度在「洞朗」地区发生这种武装对峙,对峙了一两个月,就是非常严重,差一点就开战了。在那个时候党媒也是说过这样一句话!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从中共的角度,它们自己其实也是在把这件事情,其实当作一个战争状态来处理,所以我觉得这个法案的通过,它其实客观上说明,中美之间的这种关系已经有了一个实质性的变化,很可能会从之前的这种就是叫做「对立竞争关系」,很快我觉得可能会演变到一个敌对,就是敌人这样子的关系。

主持人:好的,那郭君女士也请您谈一谈,就是昨天参议院全票通过,结果今天众议院又几乎全票通过,现在已经送交川普总统签字,这样一个连锁反应,在香港,在港人中间它有什么样的影响?港人是什么样的反应?

郭君:香港这边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就是非常受到鼓舞,那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中环,昨天在中环的抗议现场,因为中环中午就有一个叫做快闪的抗议活动,那么很明显香港人受到鼓舞那个气势就高扬,警察在昨天的表现就是比较沮丧和有气无力,比如说警察在前几天都是非常的凶悍,驱赶人群,那昨天就是说你们走啦,赶快走啦,我看到一个片子就是掰掰啦,就是非常的有气无力了,这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感受,那在社会上,在社交媒体上,香港人都是非常的受鼓舞,而且感觉到并不孤单。有国际上的正义力量的支持,香港人的市民情绪,我看到是大为好转。

主持人:那也有人会觉得说,因为这个法案一个是要等川普总统签字,另外一个,它即使成为法律,也还存在一个执行的问题,然后还有什么180天之内去衡量啊什么的,所以有人觉得是不是有一点「远水解不了近渴」,对于香港现在的局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这点您怎么看呢?

郭君:我不这么看,我觉得一个这个法案这么快的通过,本身就是这些年轻的学生,他用他的生命换来了全世界正义的声援,其实在香港民众他们不是说,他们是有精神准备的,因为这样的一个抗争不是一天、两天,这个不是一天、两天能结束的,所以这一点上来讲,香港民众并没有失望,虽然这里每天都是恐惧,海面上有浮尸,楼上有丢下来的尸体,这种事情几乎这里隔一天都会发生一个案,但是这个并不能够就是说,被这种恐惧,这个社会没有被这个恐惧吓到。美国支持的声音使这里的民众感觉到全世界的这种对抗中共,对抗这种邪恶的思想意识型态的正义的力量,感受到鼓舞,但是眼下的艰难的抗争,它是还是会持续的,因为不会说是因为这个马上解决不了问题而被停止。

主持人:是,就是精神上是很大的鼓舞。好的,那也请唐靖远先生来再谈一下,就是一个是我们看到昨天,昨天那个法案的通过,其实有很多参议员上去讲话,我觉得参议员的讲话也挺重要的,它确实发出了一种信息,这个也请您解读一下,就是您觉得这些参议员讲话有什么样的看点或重点?另外一个也请您谈一谈,下一步您觉得川普总统签字会不会很快发生?

唐靖远,首先我觉得这些参议员他们的发言有一个最大的看点,就是他们几乎都在非常清楚的区分「中共」和「中国」。这是我们看到从彭斯副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讲话以后呢,就是「区分中共和中国」,它已经成为明显成为美国整个政治菁英阶成的一个共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还有一点比较值得注意的就是很多的参议员在讲话之中他们其实已经对习近平的称谓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不在称他为President (总统)而称为总书记(政党最高职务),直接是用了这个称呼,那么我觉得这个其实它透露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就是美国现在已经在开始不把习近平看做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他们可能越来越不认为习近平是可以带领中国发生改变的这样的一个人,甚至我们昨天还看到了还出现了少数党参议员少数党领袖舒默,他甚至公开的对习近平喊话,而且说得很严厉,他说习近平你不会成为一个伟大的领导,任何打压自由的政权最终都会遭遇失败!所以他是用了这样的用词,这个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警告而且是很罕见的,就是作为一个高层的政治人物这么点著名的公开来对你这么去说话,其实是很不寻常的一件事情。那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看点就是我们看到很多参议员,他在发言之中,他们都在强调一个东西,就是中共对香港的打压,它其实不仅仅是只是针对的香港来的,它其实是对整个自由世界的挑衅、挑战,它其实是这么一个性质。所以我们看比如像那个史考特参议员他就发言,他就直接说:今天如果是让中共得逞了,下一步就是轮到台湾。像那个霍利参议员他就直接说,他其实说的这个评价很高,他说:我们今天能够站在这,采取这样的一个行动是因为香港的这些年轻人激励了我们。对这个评价已经是很高了,还有克鲁斯那个参议员他是直接把:中共对香港人的打压,以及中共对新疆少数民族的打压,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活摘器官等等⋯⋯,他全部都并列在一起。就说明他们都在释放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就是「中共对香港的打压它不是一个孤立的行为」,它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社会的底线的挑战,所以必须要来采取一些行动!所以我们看到有参议员就直接提出来,就说:中共北京把中英联合声明说成是一个历史文件,他甚至公开说这个必须要追究北京的责任!然后还有一个叫做我记得叫做CARDIN的参议员,他甚至直接说就说:这个法案一旦通过,我们要迅速地采取行动对这些侵犯人权的香港的这些官员要禁止他们进入美国,而且要禁止他们使用美国银行系统。它这个释放出来一个什么信号呢?就是说我们看到这一次这些议员他们都在很强调美国要采取行动⋯⋯

主持人:来真的

唐靖远:来真的,对,它(美国)不再是像过去那样我只是口头上谴责或者是呼吁,停留在语言上,现在都要来行动、来真的!这个是我们看到的最大的一个不同。

主持人:是,川普总统的签字,您觉得很快会发生吗?

唐靖远:我觉得他肯定是会签署的,因为首先第一个,他曾经公开说过他会签署,如果他公开反悔,这个对他事实上是不利的。第二个他没有任何的必要,这个法案它是两院全体通过的。他没有任何必要去和整个国会去做对,他如果要反对的话。第三即使他想要反对,他其实也反对不了,因为这种全体通过的这样的一个形式、这样一个法案,它其实既使川普总统他签署了否决,那么两院再一次来重新投票,只要投票数超过三分之二同样可以推翻总统的否决,如果他不签署,那么等待10天以后,这个法案就会自动生效,所以在我看来他(川普)签字不签字这个不是什么问题。

主持人:好的,是,不过确实像您刚才分析的,香港的局势可能也是非常紧急,所以国会做出这样的重大的表态。那我也想请郭君女士现在来谈一谈,因为最近香港发生很多事情,当然理工大学这个警察强攻一直在所有的人都在关切,那么另外就在昨天,还发生了香港《大纪元》被歹徒纵火这么一个事情,这个可以说是「反送中事件」以来,对媒体这个最大的一宗这样一个破坏事件,所以想请您很快的谈一下,这个事件现在就是一个是它造成损失有多大?另外的就是现在目前为止警方有什么样的进展?

郭君:嗯,这个是在11月19日这一天也是很特别的一天,这一天是《大纪元集团》发表《九评共产党》社论15周年的日子,这个中共的歹徒选择了在这一天去对香港《大纪元》的印刷厂纵火,那就是不言而喻了,就是中共来对着《大纪元》,针对《大纪元》来做的,那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们立即报警了,报警警方很快就赶到现场,消防员也赶到现场,火很快扑灭了。目前的损失还在评估,因为有些设备还有一些设备的控制器也都损坏了,还有我们印刷的那个大的卷筒的纸,好几筒纸都被烧毁了,具体的数据还没有出来。我们跟警方正在协助,给警方提供CCTV(监视器),和警方要求的一些资料,那目前还没有破案,当然我们过去这个不是偶然的,在过去2006年也发生过一起中共歹徒闯进《大纪元》印刷厂来砸坏印刷设备,以及在2013年也发生过,所以就是没有一次破案过的!所以我们也很清楚,就是这个不是这么简单的所谓的破坏、纵火,这后面是中共在指使。

主持人:嗯,您说这个是中共指使,但我们看到说录像上显示这些人都穿着黑衣、蒙面,所以呢这似乎他们也想让人认为这个可能是香港的抗争者,那我们也看到《大纪元》发的声明,明确说这个背后就是中共的指使。您觉得这样说的一个依据主要是什么呢?

郭君:依据就是首先我刚刚说到了,就是11月19日这一天是《大纪元》在15年前发表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的周年日子,这个《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很快的触发了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这个至今来讲这个「退党大潮」已经超过三亿的中国民众退党、退团、退队,那这个「退党大潮」这个触发的这场精神运动,是中共非常恐惧的,而且它一直不敢对国内说,就是因为它怕触及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那这个日子是非常特别的,就是在11月19日,暴徒选择这个日子来袭击《大纪元》的印刷厂,这是第一,第二呢,中共警察在这段时间,以便衣、以黑衣的方式冒充勇武,然后进行纵火,还做一些损坏设施的事情,在香港的社交媒体上、频道上甚至电视上,香港人不是说去猜测,都是亲眼所见,比如说警察穿着黑衣人的衣服,有特别的标志去扔汽油弹,像这些镜头全世界都看到,而且警方也承认,就是说他们是由于工作的需要,他们是装扮勇武、黑衣,这个在警方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承认。所以就是说穿着黑衣的人扮著勇武派的、戴着口罩这种装扮的人,他并不一定是学生,他还有很可能是警察,因为警察也做这样的装扮,而且他们也承认!所以就是说我们说这个不是学生干的,就是学生已经明确说明他们要攻击的哪些商店、哪些行号,他们都有名单都公布出来。而且学生在这个民间记者招待会,他们邀请的媒体啊,他们对《大纪元》都是很友好的,我看到他们在邀请《大纪元》的这个邀请媒体采访的名单上,他们经常把《大纪元》排在第一位,而且他们在他们的讨论区里面都是感谢《大纪元》来做这个真相、真实的报导,不扭曲真相。所以就是说如果是学生勇武干的,在香港讲这个话也没人会相信,那我当然我们就看到就是那一天,就是《九评共产党》15周年的那一天,那这个日子,我们也就不言而喻了!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主持人:是,那另外很快,因为现在是处于「香港反送中运动」发生已经五个月了,香港局势高度复杂敏感时期,这样对《大纪元》来纵火的这么一个事情,您觉得它(中共)的用意是什么?是不是也有希望恐吓《大纪元》不要再报导一些真相或者报导一些学生方面的事情呢?

郭君:我觉得是的,它这种恐吓的意义是非常明显的,中共就是一直以来,它对《大纪元》的恐吓和威胁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光这个印刷厂到现在来讲,就已经是第四次了,中共第四次在破坏《大纪元》的印刷厂,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么多年,中共对《大纪元》员工恐吓、发恐吓信、死亡威胁、跟踪,对《大纪元》的广告客户进行恐吓、电话骚扰,以及《大纪元》所有的商业的行为,它们都会进行恐吓,然后连络客户进行恐吓,这些从来没有停止过!最近发生的就是《大纪元》,我们有免费报纸改为收费报纸,今年四月一日开始,在香港7-11便利商店上架,我们的售量已经超出合同要求的好几倍了,但是它们(7-11便利商店)还是在中共的威胁下还是强行下架了,就违反合同了,单方违反合同。就是说中共就是采取各种方法想要《大纪元》灭声,不去报导真相,想是想让《大纪元》灭声。大家看到我们在11月19日那一天,我们公开了香港的各大报的一个头版,那个头版只有《大纪元》和《苹果》在报导香港的反送中和学生的运动,其它的报纸头版全是中共的广告,所以就是从这个情况就看到了,它针对的目的就是为了恐吓和阻止真相的传播。

主持人:好的,谢谢郭君女士。我想问一下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大纪元》被纵火这个事情?当然郭君女士是说11月19日这一天是很重要的,但是我想反正报纸也没有影响发行,所以并没有达到甚么样的具体目的,但是它这个事情到底动机是什么,您怎么看?另外会不会也是预示说港府和中共下一步对于香港的独立媒体的自由会开始限制或者箝制?

唐靖远:我先说一下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它们采取这样的一个行动来进行恐吓,跟两个因素有关系,第一个因素,它其实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恰恰是证明《大纪元》的影响力,正是因为《大纪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以才成为中共的「眼中盯,肉中刺」,它可以这么来说,所以它(中共)现在拼命的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压你这个影响力。那么另外一个的因素,它可能跟香港人对待《大纪元》的态度的一个非常显著的转变有关系。我们知道在网路上都看到好多香港人都在公开出来表态,说是以前对《大纪元》报导的新闻都不太相信,认为《大纪元》报假新闻,因为《大纪元》过去报导了很多揭露中共的邪恶,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活摘器官等等这些报导,他们(香港市民)都觉得那个太难以接受了,他们觉得这个可能是假的。但是现在他们自己亲身经历了中共的打压这种过程以后,他们整个香港人整体可以说这个数量非常庞大,他们的态度在发生转变,我们看见网路上好多人甚至来给《大纪元》道歉嘛!还有这样的现象,不断的有这样的现象出现。这个其实对中共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因为它们非常怕一个东西,就是《大纪元》报导香港人被打压的这个新闻,这个真相,它很有可能,事实上已经引起了香港人转过来去回溯中共镇压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就是它出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协同效应」,出现了一个追溯效应,很多香港人现在都回过头重新去翻看当年《大纪元》报导的,对法轮功的打压,才明白过来,还纷纷留言说,原来我现在明白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都是真实的。所以这个对中共来说,其实它非常惧怕的一个问题,这个是两个因素。再有一个就是刚才你提到,如果它出现这样事情会不会意味着中共以后对自由媒体,它(中共)会有进一步的打压?我觉得这个是肯定的,因为我们看到事实上:中共它一直都想要控制香港,控制香港一个非常主要的手段,非常主要的方面,它就是想要控制香港的言论自由,想要打压这个言论自由。而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言论自由,中共的渗透其实已经达到非常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个地步。刚才这个郭君女士提到了,举了一个例子非常典型的,就说八家报纸的头版,是吧?

主持人:「中大事件」以后,八家报纸,只有两家是报导「中大」的。

唐靖远:在报导「中大保卫战」,其它六家报纸全部都是跟党媒发的通告是一样的。所以你就可以看到,中共它对这个媒体,对这种言论的控制,它是非常重视的,因为控制了媒体,控制了言论,它就相当于控制人的思想,它也就相当于控制了这个人!所以对中共来说它的这种渗透,我们看它已经达到怵目惊心的这样一个地步,它还没正式的接管香港,它都已经能做到这样的程度,要是这一次香港人真的是失败的,如果我们假设这个抗争真的失败了,那么中共它真的全面接管香港以后,我相信它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取缔所有的独立媒体,我相信这个是它们第一件就要干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严重的。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看到《大纪元》被纵火的这个同一天,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遇袭,而这两件事发生的这一天,也是香港新任的警务处处长,他叫邓炳强,他上任的第一天,所以您觉得他的上任和这两件事情之间有关系吗?

唐靖远:从时间上说确确实实非常的巧合,这三件事情发生在同一天。当然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去可以说明,就是这两件袭击案是跟邓炳强有关系,是他在幕后的策划啊,或是什么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其实从「反送中运动」以来,中共其实在从大陆往香港派遣各种各样的,各个系统:公安、国安,包括军事情报这样一些人员,包括武警,甚至包括特种部队的人员,已经起码是达到万人以上了,这个是我们粗略能够了解到的一些讯息。那么这么多的系统,它们(中共)在香港都有自己的运作一些团队,它们其实很有可能也会来策划这样一些事情,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就是跟邓炳强是有关系的。但是有一点,比较特殊的,在中共党内体制内是一个铁定的规则,什么意思?就是任何一个官员,他的职务得到升职或者是进入公务员系统,他必须要作一件事情,就是在政审的过程之中,他必须对「镇压法轮功」问题,进行表态!这个是每个人都跑不了的,这个是从江泽民时代那个时候就遗留下来的,江泽民那个时代镇压最厉害的时候,是全国上下是每个人,人人表态,连小学生都不放过!是达到这样一个程度。所以我们很自然可能很多人就会发生一个联想,邓炳强刚刚才上任第一天,就出现对《大纪元报纸》的印刷厂纵火的这样一个事件,一个恐吓打压的一个事件。那么这二者之间会不会是它有某一种联系?也就是这个会不会是邓炳强向中共表忠心?送交投名状的一个举动来?就是发生这样一个联想,我觉得可以说是很正常的一个事情,也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不过是像这样一个事情,它一旦发生出来,我觉得对未来,包括邓炳强自己在内,不管这个事情跟他有没有实际的关系⋯⋯

主持人:因为外界传说他跟黑社会好像有一些关联。

唐靖远:对!就是跟这个是有关系,也就是说邓炳强,用中共自己的话来说,也都说他是一个作风非常强硬的人,他是对在镇压香港人民在这个问题上,他是非常强硬的路线,即使听说你要上任了,可能有人为了投其所好,来策划这样一个事件,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也可以说跟他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郭君女士,您会不会也担心下一步在香港媒体的自由会不会进一步受到侵蚀呢?

郭君:是!香港媒体的自由是一步一步的受到侵蚀,特别是「反送中运动」以来,记者不断的被喷到胡椒喷雾,现场被打,记者采访受限制,现在是越来越难了。我们大家都知道就是香港一位印尼籍的记者眼睛被炮袋弹射中,已经失明了,现在记者在前线是愈来越危险,而且警察在情绪非常激动的时后,无论是记者或那个(抗议民众)都是喷胡椒喷雾或是水炮车对着记者射,那我们的记者在这个过程当中有被打的,有被有意的针对记者喷胡椒喷雾的,相机被损毁的,我们报社也出现了好多单,几乎每个人都被射中胡椒喷雾,而且采访是越来越难了。这次在理大记者在围攻的那天晚上17日晚上,记者在晚上10点钟如果再不撤出来的话呢,就是也是以「暴动罪」被起诉,其实记者当时在现场采访,我们记者也被扣押了,出来的时候一个一个的登记出来,其实到了晚上10点钟我们的记者已经出不来了,它(港警)已经在搜查在盘问了,以这种方式把记者逼走,如果记者不走就会以协助暴动,以暴动罪来起诉,这个是警方在电视上已经公布的。所以这次香港新闻自由在这一次抗争当中,越来越受到箝制,那这一点是我们非常担忧的。

主持人:是,我们也看到是《大纪元》这么多年特别是在这一次的运动中,更是一直坚持在第一线,也确实看到很多民众对此的反馈。所以这个我也想问一下刚才唐靖远先生也提到说:很多香港民众过去觉得有一些难以置信的现在他们都相信了,那您刚才提到11月19日《九评共产党》发表15周年,《大纪元》发表一个特稿里面也提到,说:15年前《九评共产党》全面的剖析共产党的本质。15年后的今天,很多人才开始发现说:原来那时候说的都是真的!这点您有什么样的感触?另外就是说,是不是香港民众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认识到说很多《大纪元》的报导或者是《九评》里面讲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郭君:是的,这一次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在香港的年轻人,包括很多本地的香港人,用我们的话讲,他们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恐惧训练。就是说他们没有受过共产党的恐惧训练,就像共产党49年建政的时候进入北京,它们(共产党)是杀了一批人,社会上反抗它(中共)的声音才慢慢灭声。香港他(市民)没有经历过这个,所以当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这样的恐惧和屠杀的时候,他听这样的东西他就觉得不可相信,因为善良人他想不出来这些。在这个过程中,《大纪元》这十多年的报导,透过讲真相的过程中,特别是中共活摘器官,就是这种暴行对法轮功学员。这种暴行在香港我们看到在景点上有法轮功学员办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除器官的展示」,香港人看了以后呢,就不能够相信不可信。所以他们有部分香港人就觉得《大纪元》的报导夸张啊!情绪啊!非常有仇恨啊!⋯⋯等等,就是这种想法比较多。所以这一次这5个月来香港人经历了这个「海上漂浮尸」、「抗争者涉嫌被纵火」、甚至「活活烧死」,然后「周梓乐」(2019/11/4日凌晨,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坠楼事件)这个学生就是涉嫌被打死后,再被推到停车场的地面。

主持人:被抛下来。

郭君:对,被抛下来。而且经历这一切呢,共产党是让你感受到是它干的,就像陈彦霖(2019年9月,全身赤裸浮尸于油塘魔鬼山一带海面)一个15岁的女孩子自杀,她要把衣服脱光去自杀?而且之前她还有很多是说她不会改变,她要一直和「勇武派」一直走下去,这样的她自己拍的一些的视频。她没有理由这样去自杀,就是说中共是让你感受到这是它(莫名其妙的死亡事件)干的。它一定还露出一些,让你感觉出非常明显的破绽,让你感觉到是它(中共)干的。但是你又没有办法去调查,因为在这里你也不可以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有很多东西你也没有办法去独立调查!那么甚至它(中共)就说,比如说「831太子站惨案」,CCTV(监视器)就不公布,陈彦霖的录像也是有限度的公布,在后来在公布的话也有被涉嫌被剪辑和有替身,民众都有很多质疑。它(所有事件)是让你感受到是它(中共)干的,但又让你没有办法去调查。所以这一种刺激,就是说它这种方式,让你感受到恐惧,然后恐惧袭来,在恐惧当中又无能为力。用这种方式想让民众放弃他的初衷,放弃他的抗争,像这样的一个做法对法轮功学员已经是采用了二十几年了。

主持人:二十年了

郭君:我们不断是在曝光这个,包括现在海外人,他现在听到这个中共媒体宣传说:是暴徒啊!中共精心策画的这些抹黑、嫁祸⋯⋯,所谓的宣传啊,很多人看的,觉得听起来,他也觉得好像表面上也是那么回事。但是实质上你在当地你感受到你在被迫害的时候,你那种愤怒你是很难表达的,因为它(中共)用的方法都是非常邪恶的,那种掩盖、欺骗、谎言、嫁祸,所以像这种手法它在对付法轮功,就像原班人马,政法委的这个策略全部彻底的挪到了香港香港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法轮功(学员)》说的都是对的,《大纪元》报导的都是真的,所以就是很多,我们每天几乎每天都收到这样的给我们的留言啊、短讯啊,甚至民众都是流泪的跟我们说对不起,对不起《大纪元》,欠我们一个公道。所以民众现在对《大纪元》非常的认同,我们的记者到现场采访,一听说是《大纪元》的(记者)都非常的(认同)。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郭君女士给我们带来香港的这个最新情况,因为今天时间很快又到了,那我们也感谢两位的精采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蔡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