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議者不肯撤離香港理工大學。(美聯社)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議者不肯撤離香港理工大學。(美聯社)

陳光誠:制度問題要從改變制度解決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2日】(自由亞洲 作者:陳光誠)自從2019年6月9日至今五個多月來,中共在香港所施行的種種暴行,不斷通過媒體傳遍世界,世人由此徹底認清了中共政權反民主自由的專制本性。

看到今天發生在香港的中共的一系列暴行,中共想繼續拿所謂“一國兩制”的統戰手段欺騙已經走上民主之路的臺灣是沒有任何可能性了。“一國兩制”失去了它的欺騙性便不再具有任何用處,等同於壽終正寢了。

曾幾何時,記得過去有人感嘆:“香港擁有的‘高度自治’爲什麼中共不能給西藏?!”我認爲,這樣的思維模式仍然沒有跳出中共的圈套。我想,看到近半年來香港市民的遭遇,藏人大概會徹底放棄中共會允許西藏“真正高度自治”的想法了。

事實上,所謂的少數民族自治區的“高度自治”,本身也是中共用來騙人的統戰手段。1951年5月23日,西藏被迫與中共簽署了類似《香港基本法》的所謂“17條協議”後不到五年, 1956年4月22日就改變政策,在西藏成立了所謂“高度自治”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可是成立自治區的話音未落,也許是自治區的“自治”仍然太“高度”了,向來想要控制一切的中共政權無法忍受,1959年3月,中共便派兵攻打西藏。3月17日,達賴喇嘛爲了避免落入中共魔爪陷入班禪喇嘛的遭遇,被迫出走印度。加在一起不到八年的所謂自治,就壽終正寢了。

從以上歷史事實看,當初已經有的所謂“自治”,中共都會言而無信的用暴力手段奪回,又怎麼可能再給回來?

其實,中共想要像逐步控制西藏一樣控制香港是不可能的。

中共政權講究的是武裝鬥爭,迷信的是依靠暴力維護它的極權專制。因此,在中國徹底結束野蠻專制制度、實現憲政民主文明之前,根本無法只靠文明體制下解決問題的規則——講道理,來解決靠野蠻暴力維持的、專門爲方便獨裁專制統治設計的制度問題。正所謂“暴政之下無對話,專制之下沒有講理的地方”,就是這個道理。

看現在,就連香港所謂的“一國兩制”都淪爲如今烽煙四起、暴力相加之地,藏人不應再對所謂的“高度自治”抱有任何希望。

中國的問題歸根結底是制度不公的問題,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就要從打破不公的專制制度着手。所謂“不破不立”,要破除專制,離不開武裝與戰略,可以有而不用,但不可以沒有。要建立民主憲政體制,離不開人才,文韜武略各種人才缺一不可。

總之,中國的問題是制度問題,必須從改變制度解決。只有從打破專制體制下手,纔是對症下藥。只有解決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才能迎刃而解。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