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大唐圣王李世民 】第39集 天象告诫唐皇不悟 秦王表白忧国忧民 (音频/视频)

李世民很坦然的回答道:“儿臣以为那是天象,是神的旨意,客观存在,没有人能主导它,也没有人能改变它。”
大唐圣王李世民 - 1 / 40
千古英雄人物

【大唐圣王李世民 】第39集 天象告诫唐皇不悟 秦王表白忧国忧民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19日】(希望之聲千古英雄人物節目組)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千古英雄人物》专栏,我是陆平。

今天播出的节目是大唐圣王李世民第39集《天象告诫唐皇不悟 秦王表白忧国忧民》

上一集我讲到宰相裴寂传皇帝的圣旨来了。那么裴寂要传的圣旨是什么?

因为6月1日、6月3日两天连续两次出现太白金星,直白的说,这个天象标志着当朝的皇帝要换位了。于是引起了朝廷政治地震。那么太白金星出现与李世民有什么关系呢?请听我讲下面的故事。

武德9年6月1日,皇帝李渊在中朝会议上正式授权四皇子李元吉为扫北行军元帅。确定6月5日在昆明池为李元吉出征送行。

大臣们陆续走出大殿,奇了!发现天空有两个太阳。

皇太子李建成问在场的太史公怎么会出现两个太阳。古代的朝廷都设有太史令,负责观察天象、制订历法等,傅奕就是唐朝的太史令。他语气冷淡地回答太子道:“太子殿下,不是太阳,是太白金星。”李建成一听,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站在一旁的宰相封德彝厉声喝道:“傅奕,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于今天下承平,四海安宁,哪里来的太白星?”

傅奕冷冷一笑:“封阁老,天象示警,自有其一定的规则,下官便只能据实相告”。

大家都知道问题严重,官员们心中十分惊恐,却不敢表露出来。

太史令傅奕写了奏章,上报皇帝李渊。李渊却没有任何反应。

听众朋友,我们现代人也许会把这种天象当作奇观,一笑了之。可是古代人可不会如此轻描淡写。这种太白金星出现的天象,意味着皇帝失德、朝廷政治混乱。按照惯例,政事堂六位宰辅大臣个个要上表请罪。甚至皇帝都要下罪己诏。李渊上午任命李元吉为大元帅,中午太白金星就出现了,怎么会那么巧,难道是偶然的吗?

上天的神,看看李渊没有反应上天的警告,你皇帝不当一回事,好!再给你来一次警告。6月3日中午,太白金星再次出现天空。太史令傅奕着急了,再次写了奏章,上报皇帝李渊。傅奕的奏章是这样写的:“太白形于日侧,见于秦分,主秦王当有天下”!

用白话说,太白金星白天出现在太阳旁边,金星所对应的地区是秦-关中,指明秦王应当成为天下的君主。

李渊第二次接到太史令傅奕的奏章后,召开御前会议,关于皇帝要不要下罪己诏一事,六位大臣,裴寂、封德彝和宇文士及等坚决反对皇帝下诏罪己,裴寂称自己有罪责,请辞去宰相。而萧瑀这个佛教徒认为皇帝应该下罪己诏,向天上的神灵认罪,才能得到神的宽恕。

只有老成持重的宰相陈叔达低着头一语不发。他可能明白上天警告什么!

这个时候,李渊仍然不悟,而且怒吼道“朕还活着呢——”,一把将傅奕的奏表掷在地上。他脸色铁青,喘着粗气站在御案前,发出沙哑的声音,冷笑道:“有人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啊!好,朕今天就杀一儆百,中书省马上写我的圣旨,立刻将傅奕送大理寺问罪,妖言乱政,形同谋反,朕断然容不得他!”

宰相陈叔达抬起头严肃的叫道:“陛下,万万不可!”

李渊吼道:“怎么?你陈子聪要为这等乱臣贼子鸣不平?”

陈叔达沉稳地说道:“陛下,傅奕职务在司掌天文、历法、星相,他所解释的天象或有差误,但不应获罪,况且傅某与秦王素没有来往,此番也不像为秦王争取王位,乱解释天象。”

裴寂也叩头道:“陛下,自汉高祖以下,历代帝王没有杀史官的。”

皇帝李渊看了看这两位老臣,冷冷问道:“朕要是不采纳你们的意见呢?”

陈叔达抬头直视着皇帝道:“臣万死,若陛下一意孤行诛杀太史令,门下省将不予副署!”副署是什么意思呢?唐朝的制度,皇帝发出的圣旨要得到门下省的同意盖章才能生效,很有点君主民主制的味道吧!皇帝不能独裁的。

皇帝苦笑道:“好了,朕不做这个无道的昏君!”

但是,李渊仍然气恨难忍。“朕的儿子是英雄好汉,巴不得朕早点死了。什么太白形于日侧,主秦王当有天下,嘿!直接说朕应该让位子不好了么?看来世民是真的得人心啊,连老天爷都帮着他来催朕退位。”

他气极了,对裴寂道:“你这就去宏义殿,问问世民,朕明天就禅大位给他,问问他行不行!”几位辅臣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

陈叔达再次开口道:“陛下,恕臣直言,秦王有大功于天下,没有显著事由,不可轻加惩黜。秦王性情勇烈,如果被迫太过,恐生了疾病。皇上悔之晚矣”

皇帝李渊改口道:“好罢,朕就听你陈子聪一次。裴监,你还是去一趟宏义宫,带上傅奕的这份奏表给他看看,问问他是怎么想的,告诉他,朕就在两仪殿,等他明白回奏!裴寂这才领旨来到天策府。

李世民接了圣旨,急急来到两仪殿,跪在李渊脚下。李渊闭着眼睛,似乎不想再看到这个让他怨恨的儿子,直截了当的发问道:“你怎么解释傅奕的奏章?”

李世民很坦然的回答道:“儿臣以为那是天象,是神的旨意,客观存在,没有人能主导它,也没有人能改变它。”李渊想不到李世民会毫不掩饰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暴跳起来吼道:“你这个不忠不孝的孽子,真的要造反啊!”李世民很冷静的说道:“有人要造反,但是,不是儿臣。父皇想一想,儿臣现在是光杆司令,怎么造的了反呢?”

李渊觉得这个儿子真的不好对付,皇帝的威风根本就压不住他。李渊只好降低语气问:“你对天象怎么解释?”李世民说:“太白金星出现,就说明朝廷政治已经偏离正道,乱臣贼子横行无忌。并且,金星代表刀兵,有人掌握兵权,企图颠覆皇权。”

李渊一听,心中的气恨又升起来了,“你说清楚!谁要造反?”李世民一字一句的说:“李元吉与太子已经设下埋伏,6月5日,在昆明池谋杀儿臣和天策府的大将。并且逼父皇退位。”

李渊:“你有什么证据?”

李世民犹豫了一下,终于说出了王晊告密的事。在东宫,王晊以耿直著称,李渊知道这个官员。李渊接着问:“那么‘主秦王当有天下’这句话又怎么解释?不是暴露了你的野心吗?”

李世民微微露出了笑容,“父皇问的好,儿臣能指挥千军万马,却不能指挥上天。父皇只能问天上的神灵,为什么这样。如果父皇认为这是儿臣野心的暴露,那么儿臣要父皇解释一下,为什么父皇和母后给儿臣起名为‘世民’?小时候,母后教导儿臣说:‘你四岁时,有一个高人说你二十岁之后,将成为济世安民的主,所以你的名字叫世民。你要仿效古代的圣人,心中要怀有天下百姓。’儿臣打了无数的仗,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就是因为牢记母后的教导。总不该四岁的孩儿就怀有野心了吧!”

李渊听了,记起这段故事,被李世民说的无言以对。

李世民接着说:“现在常败将军李元吉成为大元帅,突厥人知道一定会大笑,要打败唐军不费吹灰之力。这不是长了突厥的威风,灭了唐朝的志气!我的母后断定元吉是个祸根,一出生就抛弃他。我的母后是多么仁慈的人,怎么会无故抛弃亲生儿子?这不是天意吗?

我不能死在李元吉和太子的手下,因为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们,如果我死了,王世充、窦建德一定会耻笑我,‘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你也只是唐朝的一只狗。”

李渊说:“我从来没有允许他们杀你,不过,你的行为常常让我生气。”

这一下真正激怒了李世民,李世民对李渊诉说:“儿臣不孝,今天被迫说出不敬的话,父皇都是听了尹德妃、张婕妤对儿臣的诬陷。她们与太子、元吉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父皇问问万贵妃就清楚。她们是纣王身旁的妲己,祸乱唐朝的妖精。前车之鉴,不得不防。”

说起两个贵妃与太子、元吉的勾搭,让李渊非常尴尬,李渊不想再说下去,无可奈何的摆摆手说:“我累了,下去吧。明天早晨,你带王晊来作证。让建成、元吉也来,在大臣们面前说说清楚。这事也应该有个了断了。”

明天,6月4日,又将会发生什么事呢?请听众朋友继续收听大唐圣王李世民第40集《天理民心向秦王 绝境一搏正乾坤》

责任编辑:夏語冰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