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希望之声记者Juliet在参议院版本香港人权法案通过之后,采访了卢比奥参议员。(SOH图片)
希望之声记者Juliet在参议院版本香港人权法案通过之后,采访了卢比奥参议员。(SOH图片)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1日】(本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导)周二美东时间晚间,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随即表示要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反制。对此,有金融专家、彭博专栏作家分析认为,中共发出的反制威胁看似严厉,实则模糊,中共经济弹药所剩无几,拿不出可以反制美国的有效措施。

美国会一致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共外交部威胁“反制

针对美国国会因应香港局势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共党政机器全面开动高调回应。

11月20日(周三),中共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外交部驻港公署、全国人大和政协外事委员会均表示“强烈谴责”及“坚决反对”。

11月2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予以坚决反制”。

彭博专栏:中国经济弹药枯竭 无力反制美国

对于中共的“反制”之说,11月21日,彭博专栏作家、曾担任Stony Brook University助理金融教授的Noah Smith撰文表示,中国经济报复的选择余地本来就很有限,且大多数方案已在与川普的贸易战中实施,而目前能够拿出的反制措施无非以下三类:

首先,中共会威胁停止购买美国商品。这曾经是一个被中共用来打击川普票仓的“利器”,贸易谈判一路过来,中共一直以购买农产品作为与川普政府周旋或舒缓谈判气氛的棋子。但目前来看,这颗棋子已经不像开始那样好用了。

目前中国已经对价值135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加征了关税,美国各地的对华出口已然骤降。即使是明天贸易战就结束,也没多少人觉得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会恢复,仍在向中国销售商品的美国出口商,必须意识到这种处境并不可靠,而尽快找到其他替代市场方为明智之举。因此,在贸易战线方面,中共几乎再无威慑可言。

其次,中共可选的弹药可能是抛售美债

文章说,中共政府历来是美国国债的大买家,其持有的美债规模在全球位居第二,仅次于日本。这几年来,许多人担心,中共可能抛售巨额美债,重创美国金融体系和经济,以期在美中贸易争端中胜出。

但实际上,这种危险被严重夸大。其中主要原因可能有两条:

第一,正如近期经验表明,美国根本不需要中共政府的钱。2015年和2016年时,中国经历了历史上规模相当大的一次资本出逃,约有1万亿美元流出中国,导致中国的外汇存底大量减少,其中大部分是美国债券,因此而言,如果美国确实严重依赖中共政府的资金,那美债甚至整个美国经济的利率应该上升才对,但实际上反而下降:

第二,既然中国已经失去了所持美债的四分之一,也未造成美国借款成本出现波动,那剩余的四分之三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威胁。因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金融资本非常充裕。

文章指出,中国若通过减持美债来反制美国对香港的做法,境遇会比美国更加危险。没有外汇存底作缓冲,2015年和2016年的情形若再次上演,会导致中国发生典型的新兴市场危机,届时资本外逃或造成汇率骤然贬值,金融体系随之摧毁,经济发展也会猛然停滞。

最后,中国可以限制稀土出口。

Noah Smith引述专栏作家David Fickling观点认为,稀土对美国很难构成威胁。2010年时中国因地缘政治纠纷切断了对日本的稀土出口,日本只是通过与一家澳大利亚公司合作便找到了新的供应,迅速打破了中国的垄断。美国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复制这个方法。

因此对于中共来说,现在几乎没有经济武器就香港问题震慑美国。除香港问题之外,美国也对中共在新疆大规模拘留穆斯林和南海领土争端问题上谴责中共,对于这些谴责,中共的表现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中国继续升级贸易战的能力似乎受限。

Noah Smith警告,随着经济手段的枯竭,中共可能在某个时候采取更疯狂的报复方式(似指两败俱伤的超限战),美国不可忘记历史的前车之鉴。

不过,此前很多分析指,如果中共诉诸武力,贪腐成性、好多年没有打仗的中共军队,其实不堪一击。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