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希望之聲記者Juliet在參議院版本香港人權法案通過之後,採訪了盧比奧參議員。(SOH圖片)
希望之聲記者Juliet在參議院版本香港人權法案通過之後,採訪了盧比奧參議員。(SOH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1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週二美東時間晚間,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隨即表示要採取“有力措施”予以反制。對此,有金融專家、彭博專欄作家分析認爲,中共發出的反制威脅看似嚴厲,實則模糊,中共經濟彈藥所剩無幾,拿不出可以反制美國的有效措施。

美國會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共外交部威脅“反制

針對美國國會因應香港局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共黨政機器全面開動高調迴應。

11月20日(週三),中共外交部、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全國人大和政協外事委員會均表示“強烈譴責”及“堅決反對”。

11月2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將採取有力措施予以堅決反制”。

彭博專欄:中國經濟彈藥枯竭 無力反制美國

對於中共的“反制”之說,11月21日,彭博專欄作家、曾擔任Stony Brook University助理金融教授的Noah Smith撰文表示,中國經濟報復的選擇餘地本來就很有限,且大多數方案已在與川普的貿易戰中實施,而目前能夠拿出的反制措施無非以下三類:

首先,中共會威脅停止購買美國商品。這曾經是一個被中共用來打擊川普票倉的“利器”,貿易談判一路過來,中共一直以購買農產品作爲與川普政府周旋或舒緩談判氣氛的棋子。但目前來看,這顆棋子已經不像開始那樣好用了。

目前中國已經對價值135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徵了關稅,美國各地的對華出口已然驟降。即使是明天貿易戰就結束,也沒多少人覺得中國對美國農產品的進口會恢復,仍在向中國銷售商品的美國出口商,必須意識到這種處境並不可靠,而儘快找到其他替代市場方爲明智之舉。因此,在貿易戰線方面,中共幾乎再無威懾可言。

其次,中共可選的彈藥可能是拋售美債

文章說,中共政府歷來是美國國債的大買家,其持有的美債規模在全球位居第二,僅次於日本。這幾年來,許多人擔心,中共可能拋售鉅額美債,重創美國金融體系和經濟,以期在美中貿易爭端中勝出。

但實際上,這種危險被嚴重誇大。其中主要原因可能有兩條:

第一,正如近期經驗表明,美國根本不需要中共政府的錢。2015年和2016年時,中國經歷了歷史上規模相當大的一次資本出逃,約有1萬億美元流出中國,導致中國的外匯存底大量減少,其中大部分是美國債券,因此而言,如果美國確實嚴重依賴中共政府的資金,那美債甚至整個美國經濟的利率應該上升纔對,但實際上反而下降:

第二,既然中國已經失去了所持美債的四分之一,也未造成美國借款成本出現波動,那剩餘的四分之三也不會造成什麼大的威脅。因爲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一樣,金融資本非常充裕。

文章指出,中國若通過減持美債來反制美國對香港的做法,境遇會比美國更加危險。沒有外匯存底作緩衝,2015年和2016年的情形若再次上演,會導致中國發生典型的新興市場危機,屆時資本外逃或造成匯率驟然貶值,金融體系隨之摧毀,經濟發展也會猛然停滯。

最後,中國可以限制稀土出口。

Noah Smith引述專欄作家David Fickling觀點認爲,稀土對美國很難構成威脅。2010年時中國因地緣政治糾紛切斷了對日本的稀土出口,日本只是通過與一家澳大利亞公司合作便找到了新的供應,迅速打破了中國的壟斷。美國也可以輕而易舉地複製這個方法。

因此對於中共來說,現在幾乎沒有經濟武器就香港問題震懾美國。除香港問題之外,美國也對中共在新疆大規模拘留穆斯林和南海領土爭端問題上譴責中共,對於這些譴責,中共的表現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中國繼續升級貿易戰的能力似乎受限。

Noah Smith警告,隨着經濟手段的枯竭,中共可能在某個時候採取更瘋狂的報複方式(似指兩敗俱傷的超限戰),美國不可忘記歷史的前車之鑑。

不過,此前很多分析指,如果中共訴諸武力,貪腐成性、好多年沒有打仗的中共軍隊,其實不堪一擊。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